人氣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第七百三十六章 遺憾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一个礼花盛开作为转场,镜头切入一条热闹喜庆的街道。花车游行,人流熙来攘往,正是汪伪搞出来的双十庆典,有青天白日满地红,还有挥舞着旭日旗。
镜头一转,热闹街道旁边一间空荡荡的豪华餐厅内,穿着西装特务站在各个角落,把守森严,客串汉奸的老段梳着油光水滑的小分头正在和朱旭对戏,老爷子没有一句台词,只是用细微的表情回应汉奸的劝降。
按照常规套路,观众静等对话发展,当看到刘微微饰演的服务员出现,大部分人都会心一笑,高群叔的电影怎么可能少得了这位呢?
正当看的人心态轻松之际,突然刘微微从笼屉底下摸出一把手枪,呯的一枪就把人模狗样的老段一枪击毙。
“嚯!”
意外,原本以为接个头啥的,怎么二话不说就给毙了?
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肾上腺素升高,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剧情中。
刘微微被捕审讯,满身血污。
大背头,一身汪伪海军制服的王志闻,皮笑肉不笑:“嗯,真香啊!这是一种香料,锡兰来的,八妞最喜欢……”
他一边说,一边斯条慢理的拿着刷子把黄兮兮的香料涂抹到刘微微的身上。
“说吧,早晚都得说,你们的情报从哪儿来的?”
“……”
见对方态度强硬,王志闻硬扯出一丝笑容,嘴角极不自然的勾了勾,随即把香料泼在女人身上。
闻到味儿的一条凶恶的大狗开始吠叫,加纳利犬,很多人可能都不认识这种狗,高大威猛,比大狼狗更具视觉冲击力。
牵狗的特务手一松,大狗扑了过去,随即惨叫连连。
镜头一转,王志闻眯着眼睛洗手,竟似很享受的听着……
看的人几乎个个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都胆小的甚至都不敢看。
都以为刘微微就这么被狗咬死了,哪知镜头一转,一个戴礼帽、穿马褂,夹着药箱的男人出现。
在座的媒体记者及影评人都看过五月份刚刚上映的《铁人》,里面那个淳朴、坚毅的铁人形象转而变成了一个总是弓着腰,满脸堆笑,见谁都卑微三分的狗腿子。
“那女的很硬,用尽一切手段都不肯开口。”
“那请六爷就对了,麻烦你了。”
这时贺新也出场,一口地道的日式中文。
“不敢不敢不敢,太君的中国话说的真是太好了!”吴钢翘着大拇指,点头哈腰,小马屁贼溜。
看到余则成和陆桥山同框,大家不由又会心一笑,同样的题材,两人从小荧屏又走到了大银幕。
紧接着,镜头一切,六爷已经出来,依旧夹着药箱,弓着腰,满脸堆笑……
“卧槽!”
很多人都是一个激灵,连谭非也吓了一跳。
在画面里,刘微微已经死了,睁着眼,满脸是血,不是被狗咬死的,而是头上插着几根针……
刘微微招了,爆出一个叫“老枪”的人。贺新和王志闻联手做局,一个特技镜头表现电报的传送过程。紧接着一个长镜头交待了五位主要人物,程好、李白莲、英大、胡君、王恺。之后便开始了真正的电影故事情节发展。
谭非这时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低头在小本本上记下:开场是一个特技长镜头,即显露出整部影片的灰暗格调。
字幕过后是一个礼花的转场,镜头切入热闹街道,饭店内上演了一幕暗杀行动,继而又是几组画面和报纸图片的转场,引出了果党和日军捉“老鬼”的伏笔。
开头几个用心设计的转场使影片显现出一种水到渠成的连贯,特技逼真,画面血腥,尺度略大,给人一种震慑和毛骨悚然的感觉。
快速的记录几行字之后,再次抬起头,此时画面是一家热闹的夜总会,舞池中,热情似火的程好不断换着男伴,肆无忌惮,骄纵飞扬。
李兵兵伏在吧台上发呆,一手夹烟,镜头拉近,眼角还有残留的泪水。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酒保接了个找人的电话,程好从人群中挤过来,微喘着接听后,勾了下手:“走。”
“现在?”
“嗯,走。”
程好拿了瓶酒,又毫无顾忌的拿起李白莲的那杯酒一饮而净,李白莲则很习惯的掏钱买单。
俩人披上大衣,从俱乐部出来,外面是漆黑的夜,路灯昏黄,四十年代的旧街头……
先是制服秀,然后又是旗袍秀,看过《纸醉金迷》的爱死了里面程好的各种旗袍造型,同时她饰演的顾小梦又展现了往日万人迷的风采,奔放明艳。
而李白莲随着年龄的增长,形象、气质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柴火妞,知性典雅!
让底下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令人赏心悦目。
一辆车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行驶,车里的五个人各怀心思,表情各自不同。终于被送进了外部阴森而内部豪华的裘庄,杀人游戏开始了。
当五个被怀疑的对象确立之后,谭非又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下了一句话:情节进入了阿加莎.克里斯蒂时间。
没错,无论是《东方快车谋杀案》还是《尼罗河惨案》都有一个封闭的空间,东方快车或油轮,人物是不能与外界沟通的,而此片中这个封闭的空间便是一座庄园之内。
哥特式风格,用航拍展示外部阴森的裘庄,为情节的展开做了一定的铺垫,而且“裘”与“囚”同音,在这里不仅仅要追寻出谁是老鬼这个主要问题,而且还会发生一些与生死有关的事情,联想到王志闻在审问犯人时的作派,使得底下的观众对这五个人,尤其是两位女主角着实捏一把汗。
除了震撼、令人毛骨悚然,《风声》最大的特点在于节奏的紧,故事的紧。比如进入裘庄后第一场正式审问时的跳切,每个人的问题被去掉,看起来都急于回答,激动的、无奈的、搞笑的,情绪和气氛一下子全部出来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片子放到四分之一,观众都已经跟着剧情在走,都在猜到底谁是老鬼?
就连谭非的小本本上也记满了各个人物的特点:
顾小梦,美艳玲珑、洒脱娇纵。她和吴志国针锋相对,和李宁玉情同姐妹,行事却莫测高深。她时而尖锐刻薄,时而柔弱温顺。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李宁玉,面容姣好清秀、眉眼透出精致的美,性格自持冷静,满脑子都是男朋友刘林宗,似乎对什么都不在乎,但谁能猜到她的真实身份?
吴志国,铁血阴冷、亦正亦邪、霸气而沧桑。他会是那个老鬼么?
金生火,处事温吞,胆小怕事,患得患失,很难让人把他和老鬼联系起来。但谁又知道,他是不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呢?
白小年,是五个人当中表现的最单纯的一个,卖肉上位,却最受不了旁人的质疑和嘲讽,但他真的是无辜的吗?
第一波审问,白小年揭金生火的短,顾小梦觉得吴大队有问题,成功制造了两伙矛盾。
第二波,对照笔迹,白小年的笔迹相同。
最单纯的总是第一个死,或者说咖位最低的总是第一个死。王恺虽然是新人,但他演绎的娘娘腔白小年却让人眼前一亮,即便在紧张的七人群戏中,也看不到明显的短板。
刑讯室内,一个脏兮兮的大池子,一张布满铁钉的椅子。他手脚被绑住,脸色惨白,声音愈发尖锐。
“不是我,不是我……”
“那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笔迹跟老鬼的这么像?”
“有人栽赃我,栽赃我!”
“扒了他的裤子。”
“啊,啊……”
看到那张钉椅,尤其是中间有一根又粗又长,听到传来的白小年的惨叫声,谭非也下意识的菊花一紧。
石朝琪饰演的张司令出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咬着牙用鞭子活活抽死的白小年。
节奏一如既往的快,谭非松了一口气,在白小年的问号后面加上了“出局”两个字。
紧接着随着表面刚强的李宁玉受辱崩溃,胆小的金生火恐惧之下开枪自杀。接二连三出局之后,脉络清晰,锁定在顾小梦和吴志国的身上。
一个老枪,一个老鬼,老枪命令老鬼,于是顾小梦举证,吴志国被带走,但李宁玉已经怀疑。
“我知道不是吴大队长,放心,我绝不会揭发你。”
“试一下衣服。”
程好把缝好的旗袍给对方穿上,仍是蹲下身,一个仰头,一个低头。
李白莲本是诈她,见其从容,还以为猜错了。结果下一秒,她站起来,高跟鞋哒哒哒的敲地板,用胶布将窃听器一一粘好。
李白莲的表情,已经从松了口气,变得疑惑且慌张。
手持镜头追随着程好,走到浴室门口,灯光下,她早已不似之前的美艳浪荡,从未有过的清澈、精致、哀伤,也从未有过的决绝、虔诚、奋不顾身……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现在……为什么找上我?”
“我的业务层级太低,你才是信息的关键。”
“太可怕了,你们到底什么是真的?”
李白莲震惊失态了。
“我真把你当姐姐。”
程好一脸诚恳。
“啪!”
李白莲痛彻心扉,愤然甩了她一巴掌,推着她顶在墙上,痛苦的质问道:“我今天要是被查获,我还有命活吗?刘林宗已经被抓了,你知不知道?”
说完,推门而出。
“你去哪儿?”
“揭发你,我要去揭发你!”
“非常好,我要是能死在你手上,无话可说……”
程好在笑,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李白莲在哭,为自己哭,也为对方哭,痛苦且无助。
“你简直是个魔鬼!”
“我只是在执行任务,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去举报我。”
“我怎么可能去举报你呢?都什么时候了,难道情报比命还重要吗?比命还重要吗?”
“小梦,别人怎么样,我不管,我要你活着!”
“好不容易以真面目相见,真想和你聊上几天几夜……没时间了,求你了,去举报我吧!”
这是整部片子中最精彩的一场戏,两个女人都奉献了最感人、最出色的表演。
唯有坐在底下的贺新在看的同时,心里不住的叹息遗憾,原本还有两个女人情到深处的一场吻戏,可惜没办法过审,最终还是被删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