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霸衛討論-第九百章 翻盤之法熱推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本公子自然有自己的法子,就不需二公子在这里替我多虑了。”姬还脾气倔,哪怕他真的没办法,他也绝不会说出来。
“晋世子,得了吧,您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妄想离开此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等晋侯班师回来后,定然会治你的罪,立大公子姬伯为世子,告知天下人,到那时,您颜面尽失,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当个逍遥公子,倘若运气不好…”
卫文故意顿了顿,意有所指。
姬还冷言道:“有事说事,运气不好又怎么了。”
“您可别忘了,这些年来您的所作所为,对大公子来说招招致命,您当真以为他会这么大度,不计前嫌让你当个逍遥公子?这根本就不可能,算上新仇旧怨,姬还公子,您之后在晋国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卫文演绎的绘声绘色,仿佛他亲眼见到了这一幕一般。
无法否认的是,这些年,姬还的所作所为着实过分了些,九年来,大公子姬伯在外流离失所,可他呢,非但没听君父去找寻大哥的踪迹,反倒派了许多兵马前去追捕他,甚至还想取他性命。
姬还陷入沉思,卫文说的话句句都在点子上,他现在虽然被关在大牢里,但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可等回到晋国,大哥姬伯登上世子之位,或许就会与他好好算一算这笔账了。
“二公子,那您说,我有什么办法能离开此地,亦或者夺回世子之位。”
听到这番话,卫文笑了起来:“夺回世子之位?姬还公子,您怕不是在痴人说梦吧,背弃盟约、背叛盟友,仅凭这两点就休想让天下人原谅你,也休想再夺回世子之位,您倒是说说,若晋侯在此基础上还把世子之位交给您,岂不是把他自己推向风口浪尖?
晋侯是聪明人,能在犬戎侵袭之时抓住机会,一举获得勤王之功,被封为方伯,这一天可来之不易啊,要知道,之前的他不过也是落魄公子罢了,晋国被晋殇叔占据,他好不容易召集兵马夺回城池,您觉得,他会因为你而放弃这方伯之位么?”
“照我看,夺回世子之位您就别想了。”卫文说着向姬还望去,却见这位世子殿下低下头,仿佛在思忖些什么,“世子殿下,您就莫要想这些了,晋侯是万不会把世子之位再交给您的,您不如想办法当个逍遥公子,也算自由自在。”
“说来说去,我最终还不是只得当个公子罢了。”姬还的语气有些忿忿,他并不甘心于此。
“有胆识有气魄,不愧是晋世子。”卫文啧啧称赞道。
“都成为阶下囚了,还在这里夸赞我,不觉得很讽刺么。”姬还冷哼一声,一步错步步错,跟随他的豺狼兄弟都被关在齐国大牢之中,自己因为攻打卫国一事,害得老师荀成身受重伤,自己也在大牢里,世子之位也被废除,思来想去,他也想不出有什么翻盘的方法。
卫文话说这么多,却没有一句有用的,姬还听的都有些不耐烦了,不客气地说道:“二公子,您若是没什么好办法的话,就不要打扰我消息了。”
“世子殿下,您最大的弱点,便在于不会听人劝,试想一下,攻打卫国之前,您若是能听荀将军的劝言,您还会这么冲动么。”
姬还刚想回到自己的位置,在听到卫文这番话后,他却停下了脚步,回身,眼神颇为凌厉,似乎对卫文的一番话颇为不满:“二公子,谨言慎行,元蒙先生难道没有教过你?”
“您看您看,我才说了这么一句简单的话,道出了事实,您就对我恶言相向,怪不得您会不是我大哥的对手,要知道,之前我与外公元蒙处处为难他,他也没有生气,反倒是沉住气,以逸待劳,找寻我的破绽,可您呢,不过因为一句话,就容易动怒,看来您与大哥相比,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不要在我面前提他。”姬还顿时怒上心头,厉声喝道,若不是因为这位卫国世子卫扬,他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从招婿之试伊始,突然出现在齐国参与招婿之争的废柴世子卫扬,本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废柴罢了,与自己相比,不足挂齿,可后来谁曾想到,烽火戏诸侯一事,在场众诸侯公子中,竟然只有卫扬一人能看穿。
他身为堂堂晋国世子,连这点阴谋诡计都看不穿,简直无地自容,为此,他还特意让君父在齐侯面前替他求情,让他与卫扬再进行一次招婿之试。
若不是因为姬仇身为方伯,天下诸侯都得给他几分颜面,他也得不到这第二次机会,可谁曾料到,自己的武艺明明远胜于卫扬,却在招婿之试时,自己落得了一个被秒杀的下场。
而后,被逐出晋国九年的大哥姬伯突然回来后,顿时让他慌了神,他以为大哥是来与他争抢世子之位的,虽然他早就知道大哥一直藏在城外,可他没想到,大哥的突然出现竟然让他慌不择路,好好的一副手牌都打得稀烂。
因为此,晋侯姬仇让他待在自己府里,还派人守在府外,可他呢,非但没听君父的,还擅作主张,派人前往携地,与乱臣贼子虢公翰、姬余臣商议共同攻打卫国,他本意是想把世子之位给夺回来。
可他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以及老师荀成将军是否会帮助他一同攻打携地,千算万算没算到荀成将军竟然选择不攻打卫国,为了晋侯姬仇的颜面,才致使他攻打卫国城失败,被打入大牢。
往事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姬仇只觉得苦闷,他也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从晋世子到现在被关在大牢里,他心中各种滋味,谁又能知晓。
他虽然不相信二公子卫文当真有这样的本事能把他带离,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不用说姬还现在这样的处境,单凭他一人之力,根本就没法离开此地了。
“二公子,我倒是想听听,您到底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