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七零三章 勾心鬥角的江湖,一套連着一套相伴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小寨子内。
贾岩,老火的兄弟,已经在院内开始集结,假模假式的佯装要押着冯明一块去兴南生活寨。
楼内。
保林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后,轻声冲着自己的兄弟说道:“这个王八蛋太滑了,他自己应该是没打算跟着咱一块去兴南的,闹不好已经要溜了。咱不能走,不然很可能路上就要被干。”
“枪也没有,那咋弄啊?”旁边的兄弟也很紧张。
“外围的朋友找不到这儿,你去一趟厕所!”保林趴在兄弟耳边,快速交代了两句。
楼上。
贾岩已经将金银细软收拾的差不多了,与老火一人拎着个大箱子,迈步走出了房间。
走廊内,两名壮硕的青年迎了过来,老火走到近前吩咐道:“带保林他们往兴南那边走,路上直接干掉!”
“他们要问,你们咋没一块走,我怎么说?”左侧的青年反问了一句。
“你就说,我和贾哥去旁边的寨子,在接几个兄弟,已经先走了。”老火低声回道:“事儿已经办完了,不用对他们太客气,对方多说话,在院里就把他们控制住。”
“明白了!”青年点头。
“走吧!”
贾岩招呼一声,拎着箱子匆匆向后门走去,而楼梯口则是有六个身高体壮的马仔,拎着枪,贴身跟上了他。
一路快步前行,众人很快出了后门,准备在院外上车。
“呼啦啦!”
就在这时,一楼的室内卫生间,突然着起了大火,明亮的火光已经扑在窗户上,浓郁的黑烟呼呼的往外冒着。
“艹,一楼着火拉!”
“怎么搞的?!”
“……!”
火一烧起来,院内的那些马仔们,全都下了车。
贾岩站在后院门口,扭头往一楼扫了一眼,顿时皱眉说道:“让他们不要吵,把火弄灭了就行,我们走我们的。”
说完,老火和贾岩迈步就要上车。
就在这时,原本准备在拖一会的保林,已经从楼内看到这俩货准备跑了。
“他妈的,这溜的也太快了。”跟着保林的兄弟咬牙骂道;“前脚跟你谈完,后脚就准备跑,这老家伙太滑了。”
保林回头望向走廊,见到了冯明与另外一人,也奔着楼下走去。
“哥们!”
保林在后面喊了一声。
冯明此刻还以为保林是被蒙在鼓里的,淡然自若的回头说道:“你们还没下去啊,楼下好像……!”
“嘭!”
保林抄起室内的一张木头椅子,嘭的一声砸在了冯明的脑袋上,直接将其打到。
剩下的四名保林兄弟,也突然间上前,直接摁住了另外一人。
“什……什么意思啊?”冯明被砸的懵B了,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竟起了两次都没起来。
保林没有回话,低头从冯明腰间摸出手枪,转身跑到了走廊尽头,并且张嘴喊道:“给屋里的灯弄灭了!”
说完,保林冲着楼下已经启动,并且正在掉头的两台汽车,直接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清脆的数声枪响传来,贾岩,老火等人的汽车轮胎爆裂,车身打滑,斜着停在了原地。
“艹,咋回事儿?”老火有点懵。
保林开完枪后,再次回头吼道;“快,把灯弄灭了。”
先找电路线肯定是来不及了,四个兄弟抢完另外一把枪后,急中生智的在屋内拿起了水壶,冲着墙体插座,插电板就泼了水。
“滋啦啦!”
一阵电光爆响,屋内的灯光闪了数下后,瞬间集体熄灭。
这地方是郊外,屋里的灯一灭,那真是一点光亮都没有,保林心脏砰砰跳的带着四个兄弟藏在楼梯口,冲着楼下闻声赶来的马仔开枪。
楼下。
贾岩推门下车后,扯脖子喊道:“谁他妈在屋里开枪!”
“是哪个保林,他抢了枪!”一楼内的马仔吼着回道。
贾岩怔了一下后,反应极快的骂道:“他妈的,不好,咱……咱们好像也进套了!老火啊,老火,快拿着箱子走!”
“车开不了了。”老火已经把箱子拎出来了。
“不开车了,拎着跑!”贾岩仓促间回了一句,也把自己的箱子从车内拎了下来,二话不说,顺着山坡小路,撒丫子就要往无人地带逃窜。
“嗡嗡!”
就在这时,山坡后侧的两条路上,突然窜出来四台越野车。
“咣当!”
蒋学上半身从车内探出来,双手持枪的骂道:“C你个M的!!有大区部门支着的人你都敢坑,你真是活腻歪了!给我打!”
话音落,数名军情人员从车内探出上半身,全部拿着自D步,微C,疯狂冲着道路对面扫射。
“哒哒哒……!”
枪声大响,路上错不急防的老火马仔,当场被射杀两人。
贾岩此刻啥都没不管了,猫腰就要往满是霜雪枯木林里逃窜,但刚跑没几步,就看到山坡下方小路,又有十几台车赶了过来。
“亢!”
贾岩一怔的功夫,右腿挨了一枪,当场倒地。
“吱嘎,吱嘎!”
车队停滞,蒋学拎着枪冲了下来,摆手吼道:“快,快,去救屋里的兄弟!”
“呼啦啦!”
十几个人闻声冲向了屋内,而其他人则是站在原地,冲着老火等人继续射击。
双方交火不到两分钟,山坡下的车队赶到,而老火,贾岩等人则是打到弹尽粮绝,被憋在了枯木林内。
车队中央,可可推门走了下来,身边跟着小丧等人,快步直接冲进了枯木林。
与此同时,另外一台车上的张营长也拎着枪赶了过来。
贾岩是个完全没有下限和尊严的老混子,他当场跪在地上,嘭嘭嘭的磕着头:“放……放我一马,你让我怎么都行,于总,求求你了,放我一马!”
“嘭,嘭!”
小丧,张营长二话不说,抄起枪把子冲着贾岩的脑袋,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猛砸。
贾岩被打的鼻孔窜血,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可可双手插兜,俏脸毫无表情的说道:“先别打了。”
张营长踩着贾岩的脑袋,低声骂道:“CNM的,我的兵是保家卫国的!死在你这种人手里两个,真他妈不值!”
可可盯着贾岩,话语简洁的问道:“你背后是谁?”
“南沪,南沪的人,是一个叫建飞的,他找的我。”贾岩立即回道。
“他们去兴南了吗?”可可又问。
“去了,去了!”贾岩再次点头。
“就你这脑袋,还想两头通吃?”可可鄙夷的看着他,脆生生的骂道:“三百万我都花了,我还在乎在掏三百万钓你吗?”
“于总,我错了,您搞这么大阵仗冲我来,我明白啥意思……!”
“你明白个屁,你也算是个主角嘛?”可可直接怼道:“没有你背后的人,我都懒得看你一眼,更别提会来这么个地方了!我给你个活的机会,你找俩人在老三角地区,想办法让浦系的人抓住,就现在!”
贾岩听到这话懵了,一脸不解的看着可可。
众人说话间,院内的枪声已经结束,保林灰头土脸的跑出来,冲着可可说道:“取钱的那个回来了,被扣在门口了,车里有四百万!”
“我艹!”小丧踢了一脚老贾:“你他妈也真是个慈善家啊,我们给三百五十万,你他妈成倍的还啊!”
贾岩听到这话都快吐血了,三百五十万,他一分都还没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