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諸天大聖人笔趣-第1780章 逆徒,你誤我大事(求訂閱)展示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有事吗?”
江缺淡淡地询问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离开吧。”
他大概也要离开了。
南华:“……”
他老练不禁有些尴尬,忍不住继续道:“咳咳,前辈,晚辈思索整宿后,决定跟随在您身边修行。”
“我不需要。”
江缺没好气地瞥了南华一眼,“你还是好好教导你的徒弟吧。”
闻言。
南华也不气,也不恼。
他微笑道:“前辈,晚辈自知难求前辈您收为弟子,但晚辈自愿跟在您身边,直至打动您为止。”
他毅然决然。
很有决然的坚持。
看得江缺都是一愣,心道:“想要跟随在我身边,以毅力和恒心打动我?”
不得不说,如果他江缺没有经历那么多世界,或许会答应。
但……
现在就不一定了。
“师父,你老人家什么时候做的决定啊?”
张角好奇地问道:“昨日,你不是才跟我说要跟我去钜鹿吗?”
不是想要继续指点他斩苍天,而立黄天吗?
“哦,我不去了。”
南华淡淡地回应道,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放鸽子就是放鸽子。
但他放的是徒弟的鸽子,自然不会有事情。
张角:“……”
闻言后。
张角其实有点尴尬,他问道:“师父,那……那弟子怎么办啊?”
他心想:“你老人家都不去钜鹿,我一个人过去干什么?”
那地方虽是他张角的老家。
但已过无数年月,只怕早就物是人非了。
他一个人回去有什么用。
况且,他学艺不精。
太平要术里记载的障眼法等等,他都还没参悟透,因此想继续跟在南华身边学习。
毕竟,南华学识渊博。
他若是能好好学习几年,其实也是好的,也是挺不错的。
这个时代艰难,普通人家想要求学问道会很艰苦。
书籍都掌握在世家的手里。
南华能知道先秦练气士,甚至还知道许多道理。
这就是最好的老师。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南华淡淡地看了张角一眼,“此前的计划你若不想实施,为师也不勉强你。
太平要术也已经传授与你,该教导的也教导了。
张角,你该是出师的时候了。”
张角:“……”
闻言,张角再一次抽搐起来。
他心说:“师父,你老人家此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这变卦的速度也太快了。
他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结果仅仅是过去一晚上的功夫。
自家师父就要跟一个陌生的人走。
还是那种死皮赖脸的。
人家都一个劲地嫌弃,居然还在坚持。
简直不通人情世故。
便是张角也能看出江缺眼神里的冷漠,人家本来就不关心此事。
且不论江缺有些什么样的本事,仅仅是那嫌弃的眼神,就让张角觉得自家师父南华老仙肯定是疯了。
要不然,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师父,离开你后弟子怕是不行的。”
张角继续说道:“没有你的相助,弟子怎么能做成大事?”
不管张角怎么劝说。
南华的心中早就有决定了。
他淡淡地说道:“不用再多说了,为师心里有数,从今往后你便好自为之吧。
那件大事做不做都在你,我不会再管了。
今后,你也自由了。”
张角:“……”
虽然这自由来自不易,虽然他也很想要这种所谓的自由。
但……
当真正拥有的时候,他还是能感觉到那种独自面对一切事情的艰难之处。
想想就觉得可怕。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求道者。
老实说。
他有点害怕。
昨日的时候,张角是没有见过江缺的,自然也不知道江缺的事情。
并且,以他张角现在的眼光,同样也看不穿江缺的本事。
哪怕是南华老仙这样的人物,也只是因为眼界而看出一点不凡之处。
更何况是其他人。
张角的水平还远远不够,眼界也还不行。
“师父,你当真不管徒儿了?”
见到南华一脸坚持的模样,张角就知道十有八九没办法了。
自己大概是劝说不了。
毕竟,师父有决断。
这时候。
江缺却淡淡地开口道:“南华,你不如听你这徒弟劝,好好回去走你的道吧。
毕竟,即使你跟在我身边,我可能也不会传授你任何东西。
修行之道,本就虚无缥缈,你信?”
“我信。”
南华重重地点点头,“早在没有遇到前辈您之前,我便已经调查过,先秦时代便有修行的练气士。
只不过,那个时代的练气士只是一些简单的练气士罢了。
当然,更往前的时代里,大概是有更强大的修行之人。
这点我也从一些古籍上见过。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持怀疑态度,包括此前所谓的大计划也仅仅是尝试罢了。
但……
直到我遇到前辈您的时候,我才无比确信您就是修行者。
并且是强大的那种。”
这马屁拍得,大概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听得江缺一愣一愣的。
有些错愕不已。
能拍得如此天衣无缝,这南华倒也是个人才。
“师父,你说这位公子是修行中人?”
张角不信地打量起来,“他可有法力,可是会法术?”
“……”
南华眉头一跳,连忙道:“逆徒,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
要是得罪前辈事大。
万一连让自己跟随都不让了。
那他南华才是真正的损失,才是真正的艰难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南华的内心是很担心的。
他害怕江缺因此不管自己了。
江缺有没有法力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直觉告诉他江缺就是一个强大的修行者。
并且,江缺对此也没有否认。
“前辈,您勿怪。”
南华赶紧道歉:“我这徒弟从小没有受到过多少教育,脑子可能有些不灵光,还请前辈您不要介意。”
张角:“……”
我有师父你说的那么不堪吗?
他嘴角抽搐着,一脸的茫然不已。
不过,南华却寒光闪闪而起来,杀意绝然,仿佛有可怕的东西一样。
他心道:“完了,这个张角居然在关键时刻坏我大事。
一旦让前辈牵罪于我,我所有的想法和谋划,只怕都要没了。”
他非常害怕江缺生气。
“你这徒弟说得倒是不错,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江缺笑了笑,“南华,你若真想求道的话,只怕找错人了。”
南华:“……”
闻言后。
南华忽然想把张角一巴掌拍死的心都有了。
这逆徒误我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