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77章 金!多謝安節帥贈箭熱推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淮南军出城了,怎么办!?
王二蛋想都没想,抬手就是一箭!
什么怎么办不怎么办的,既然发现了,难道还等着他们冲上来拼刀子不成!?黑山部可没剩下几名青壮了,拼刀子哪里比得上远远对射安全?
王二蛋却忘记了,他和黑山部青壮正在警戒,手中弓箭却与寻常羽箭不同,乃是能够发出刺耳声响的鸣镝,正是为了提醒己方发现情况的响箭!
鸣镝出手,顿时就是一声凄厉的声响,响彻夜空!
这一回,不但黑山部的青壮知道了,就连其他警戒的叛军也都知道了。
除了王二蛋之外,自然也有塞外的汉子注意到了汜水关下的异常……
这还有啥可说的?
射!
五千余叛军,谁都不想跟淮南军拼刀子,既然有人当先出手了,他们又何必客气,羽箭一支接一支地射出去,一壶十二支不够,还有下一壶,反正这些日子净填土了,也真是没有什么机会射箭,羽箭这些物资,充足!
就这样,一轮接一轮的箭雨,泼洒向汜水关下的重重黑影。
汜水关头,却是一片欣喜。
“三郎,成了!”
小智激动坏了,连“节帅”都不叫了,直接把平日里的称呼给喊出来了。
谢三郎却是微微一笑,根本不以为意。
后世再没文化,草船借箭的故事还是听说过的,当然,那是小说演绎,不能当真,不过他也听说过,这个故事的原型,正是安史之乱中张巡死守睢阳的一次战术应用,如今照搬过来,效果也是不错。
今天白天,谢小智一说汜水关的羽箭有缺口,谢直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提议派人赶制了三百个草人,三百个箩筐,等到天色大黑之后,将草人装进箩筐之中,悄无声息地从汜水关城头吊下去,做出一副淮南军偷偷出城、准备偷袭安禄山大营的假象。
叛军果然没有让谢三郎失望。
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常。
却在夜色之中、水汽之外,根本无法确定具体情况,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最为稳妥的办法,射箭!
一轮轮羽箭泼洒之后,想必草人之上已经布满了箭矢了……吧?
“把草人都吊上来!
清理箭矢。数一数,这一次,到底有多少收获……
然后再把草人放下去……”
“还放?”谢小智就惊了,拿安禄山当一回傻子还不行,还来第二回?这是……欺负傻子没够么……
谢三郎却嘿嘿一笑。
“其他人,注意配合!
城头上,也射两轮,做出压制敌方弓箭手的姿态来……记住了,就两轮,多了别射,羽箭珍贵,别糟蹋东西……
对了,安排点人,没事惨叫两声,人家射了好几壶羽箭了,一声惨叫都没有,忒假……”
一语出口,汜水关头一边欢腾,众人拼尽全力憋住笑声,一个个领命而行。
汜水关城下的混乱,也惊动了安禄山的大营,不多时,叛军将领打马而来。
“怎么回事?”
“启禀将军,淮南军偷偷出城!
被黑山部当先发现,鸣镝示警。
我等羽箭压制,如今已经将淮南军射回城中!”
叛军将领闻言,抬头看向黑压压的汜水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有说不上来……
正在他犹疑的时候,身边亲信突然一声低喝。
“将军您看,淮南军有出城了!”
叛军将领放眼望去,果然,城头之上,再次吊下来大量的箩筐,其中有黑影,影影绰绰乃是人形。
这一次,叛军早有准备,不等将领下令,又有人射出鸣镝示警,随后就是大量的羽箭覆盖。
“啊……啊……”
淮南军的“惨叫”,顿时不绝于耳!
“看来淮南军贼心不死!”身边亲信满脸愤愤。
前来报信的叛军却相对淡然。
“将军放心!
我等五千余人就地警戒,既然能够把淮南军射回去一次,就能把他射回去第二次!
只是,刚才一场争锋,我军消耗了大量的箭矢,如今随身携带的箭矢已然不足,还请将军尽早支援……”
话还没有说完,一直羽箭,突然破空而至。
“嗖……”
“噗!”
正中叛军将领身边的亲信,直接死于非命!
与此同时,汜水关头一片灯火通明,数不尽的淮南军也开弓引箭,开始跟城下的叛军对射。
“啊……”
“啊……”
事发突然,数不清的叛军在骤然遇袭之下,就倒在了淮南军的第一轮箭雨之中。
“将军小心!”
报信的叛军大惊,连忙拉着叛军将领向后退出了十多步,离开了汜水城下的一箭之地。
“将军,淮南军这是偷袭不成准备强攻啊……
城头之上箭雨压制我等,然后让悄然出城的淮南军白刃相搏……
还请将军早些支援羽箭,我等好将淮南军再次压制回城!”
“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叛军将领不疑有诈,狠狠一点头。
“就按你说的办!
你回去,统领五千将士,无论如何也要压制住淮南军出城!
我现在就回报节帅,请他派兵支援,同时支援羽箭过来!”
说完之后,也不管对方叉手领命,直接拨转马头,打马就回了叛军大营。
大营帅账之中,一片灯火通明。
汜水关底下折腾得那么热闹,叛军大营这边也早就知道了消息,安禄山、高尚、史思明等叛军一众大小头目,早就在帅账之中坐定,就等着前方的消息呢。
叛军将领回报之后,还没等安禄山说话,史思明就先开口了。
“节帅,属下以为,倒是没必要将淮南军强行压制在汜水关内……
当初教主有言,此战应当速战速决……不是,曾经说过,我幽州边军长于战场纵横,而淮南军长于在狭小环境中配合作战,此战,应该扬长避短,咱们一开始亲身做饵,也是寄希望于能够引诱淮南军出汜水,与我幽州边军在旷野之中一决雌雄。
只不过因为他谢三郎狡诈,早早在汜水关前挖掘了大量的地道,险些将我等围困在汜水城外两里处,也彻底断绝了咱们引诱淮南军出城的念想。
现如今,汜水关外的地道,已经被咱们全部填平,倒是又有了引诱淮南军出城的条件……
更难得的是淮南军主动出城……
以末将来看,不如放他们出城,最理想的状态,是将他们引诱到城外两里之外,脱离了汜水关投石机的攻击范围的地方,然后将之围而不杀,以此来围点打援,说不定还真能将谢三郎和淮南军全部引诱出城……
熱門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77章 金!多謝安節帥贈箭展示
到了那时候,我就不信我数万幽州轻骑,还真打不过他三千淮南军!
说不定,节帅可以一战功成!”
安禄山听了,不由得点头,却不想,在他开口之前,高尚却抢了先。
“节帅慎重,此计不妥!”
高尚高军师,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对意见。
“谢三郎狡诈!
暗中派人出城偷袭,倒是有可能。
但是派人出城偷袭不成,却改为强攻,让城头弓箭手一力压制我军弓箭手,却依旧延续着偷偷派人出城的动作,实在有些画蛇添足,与其这样,何如直接打开城门放出淮南重骑?难道他还怕重骑盈门的时候,我军弓箭手能反冲城门不成?
所以,高某料定,谢三郎此举,必然有诈!
以高某之见,不如维持现状为好。
我军已经填平了汜水关外的所有地道,眼看攻城在即,以十万雄兵攻打仅有三千淮南军守备的汜水关,纵然谢三郎依托汜水关地形能够大量杀伤我军将士,却也断然没有攻打不下来的道理。
与狡诈之人相争,堂堂正正地大势碾压为尚,何必在夜晚情况不明之中妄动?
我等只要以羽箭压制住淮南军不得出城也就是了,有什么事儿,天亮再说……”
两个意见,一正一反,一个说让淮南军出城,另一个说维持现状,就这么直接摆在了安禄山的面前,等着他这个主帅进行抉择。
说实话,如果单纯从人的这个角度出发,安禄山还是更相信史思明一点……
史思明靠谱啊,统领工匠营,不但在规定时间内打造出足够的宫城器械,还别出心裁地打造出大型攻城锤来,要不是谢三郎在地道之中早有准备,恐怕上个月叛军就已经攻破汜水关了,说到底,攻城锤未能建功,也是非战之过。
反观高尚,纵然顶着一个“军师”的名头,实在有点没溜,安禄山也算是看明白了,高尚此人,才情或许是有的,但是嫉贤妒能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权利欲相当强烈,有的时候,完全是为了彰显自身的不同而提出来反对意见。
别的不说了,就那一次出主意“堆土为山”,根本就是为了反对史思明才提出来的,结果呢,五千人,十天之功,被谢三郎一把火足足烧了三天……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安禄山现在要多不待见他就多不待见他,但凡有辙,安禄山都不想从他嘴里面听见一个字。
不过呢,具体到今天这个事儿。
高尚的反对意见,又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过言语之中也有道理,其中“谢三郎狡诈”一句,颇得安禄山之心,至于后面,“等到天亮堂堂正正而战”更是让他心有所感。
再看史思明的意见,虽然描述的前景非常可观,但是立论根据却是“高军师”曾经的战略部署“引诱出城、扬长避短”,现在连“高军师”都自己跳出来反对,如果还坚持按照史思明的建议去做,好像就有点不合适了……
再说。
安禄山即便再不待见高尚,却也要考虑他身为弥勒教教主的身份,不说他麾下嫡系的五千塞外胡骑,就说在叛军将领之中,也是颇具影响力,最起码,史思明这个弥勒教的左护法,就对“教主”恭敬异常,没看见高尚一反对,史思明就一句话都不说了么……
“好,就依高军师之计!”
随后,安禄山排出五千叛军,携带大量箭矢前去增援,并且命令,一定要把淮南军压制在汜水关中,坚决不能让淮南军出城!
回来报信的叛军将领领命而去。
结果,在增援的路上,遭受到了淮南军的饱和打击。
一个人两个人,穿越战场往来报信,大晚上的,淮南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现在,五千叛军集体行动,乌泱泱一大片,淮南军想开不见都不行啊……
两里,投石机发威。
一里,破城弩攒射。
除了一箭之地之内的羽箭,淮南军的远程攻击,全部启动。
想往来于战场,行,留下性命!
事实上,叛军将领带着五千叛军闯过区区一里之地,竟然损失了两千余人!
他们到了汜水关下的一箭之地,那些原地警戒的叛军,还射着呢……
叛军将领顾不得其他,赶紧安排手下三千余叛军投入战斗。
原地警戒的那五千叛军,一见援军到来,顿时士气大振,原来累得都快抬不起来的胳膊,也不知道从哪里又升腾起一股力量,发射羽箭更加上劲了。
一时之间,八千叛军,人人施射,箭雨密集得如同瓢泼一般!
射着射着,叛军将领就感觉不对劲了,听惨叫,一会“啊”一声,一会“啊”一声,这到底是射死人还是没射死人啊……?
叫过原地警戒的首领。
这哥们倒是挺兴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将军,此战,必然大胜!
我们刚才数了一下,一共三百箩筐,上下了十余次,淮南军惨叫连连!
初步估计,咱们今天一夜,至少杀伤淮南军三千有余……”
“你他么放屁!”狠狠一嘴巴,就把他给抽倒了!
叛军将领终于知道到底哪不对了,谢三郎作战,向来把淮南军士的性命看得比天都大,有怎么会放任淮南军这么上上下下地给叛军当活靶子?
三百箩筐,上下十次,所以射死射伤三千淮南军……有他么这么算账的吗?淮南军一共才多少人!?合着让你一晚上全射死了!?
“停下!都给我停下!”
不过,已经为时已晚。
“够了吗?”
“够了够了,这一晚,最少得箭二十万支以上,足够了!”小智的脸都快乐开花了。
谢直也高兴。
“既然如此,传令军士,齐声高喊,多谢安节帅赠箭!”
汜水城头,一片欢腾,众多军士领命,齐声高喊。
“多谢安节帅赠箭!”
“多谢安节帅赠箭!”
“多谢安节帅赠箭!”
三遍之后,就是齐声哄笑,笑声洪亮,在静谧的夜晚之中,传出去好远……
叛军大营之中,也是依稀可闻。
安禄山正和叛军大笑头目说笑,突然听到惊天动地的叫喊之声,初时混乱听不太清,等到最后一遍,还真听明白了。
“多谢安节帅赠箭!”
安禄山久经战阵,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在上个月被火药弹炸伤,养伤一个月,纵然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心中却窝了一口气,如今听到这句恶毒的“调侃”,一时之间怒极攻心,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节帅!”
帅账之中,顿时一盘混乱!
却说汜水城头,谢直也在朗声大笑。
笑过之后,远远眺望灯火通明的叛军大营,沉吟片刻,突然开口。
“明天,再来一回!”
小智在旁边一听,脸都僵了,还来?欺负傻子没够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