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390. 男女混合雙打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沈离,或者说罗睺。
在戴上面具的那一刻,极为强横的气息就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黄梓的瞳孔猛然一缩。
因为罗睺爆发出来的气势,几乎不在他之下了!
虽说登临彼岸便几乎可称玄界顶峰,可称真仙、可证佛位、可登帝位。但实际上就算是登临彼岸境也不可能所有人的实力水准都是一致,在这个境界里依旧有强有弱——黄梓一人可杀真元宗数十真仙,便是最好的佐证。
可此时,罗睺身上的气息显然并不是作假。
因为下一刻,他便自黄梓的眼前陡然消失了。
这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以至于都产生了瞬间消失的特殊效果——没有留下残影,那是因为对方的速度还没快到超越黄梓的视觉认知,但能够产生这种瞬间消失的结果,也足以说明黄梓的动态捕捉能力的确有些跟不上了。
“小心!”黄梓低喝一声。
同时左手一甩,便是一道寒光爆耀而起。
空气里,陡然炸出一道火花。
罗睺的身影,赫然于黄梓的长剑之前显现。
这个时候,黄梓才终于看到罗睺所用的兵器。
那是一把匕首。
但不同于玄界常见的任何一种匕首,这把匕首的刀身极薄,犹如蝉翼一般。
而且匕首没有握把,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一片刀片。
有着匕首长度的透明刀片!
就这么夹在罗睺的指缝间。
刚才正是黄梓的飞剑,与罗睺右手指缝间透出的刀片撞到了一起,所以才会迸溅出那一抹火花。
一击失利,罗睺身形一退,竟是又消失在了黄梓的面前。
原本打算迈步追杀的黄梓,硬生生的停下了迈出的步伐,只是因为事过紧急,踏出的力道不好回收,所以当他右足落地之时,直接便将地面踩出了一个脚印,其散溢而出的力量更是震动传递而出。
霎时间,犹如海浪般的地陷,便以黄梓为核心的向着四面八方辐射性扩散。
稍远处,有到身影一晃即逝。
那是因为错估地面震荡的影响而身形稍微受影响的罗睺。
“轰——”
“轰——轰——轰——”
一道火焰,几乎是擦着罗睺消失的瞬间猛然炸响。
橘红色的烈焰,如莲花般盛开,在地面上铺出了一圈荡开的地火。
但紧接着,自第一道莲花盛焰铺开的位置起,相距百米之外的八个方向便各又有一朵烈焰莲花铺开,然后以第二朵烈焰莲花的位置为圆点,又分别有三个不同方向的烈焰之花盛开,相距依旧百米。
几乎是眨眼间,小半个残界便被烈焰所覆盖。
青珏的身上,有微弱的荧光闪耀,地面上燃烧着的烈焰根本无法就无法烧灼到她丝毫。
而黄梓,则是在第一道烈焰莲花炸开的瞬间,就已经浮空而起。
地面此时已是青珏的主场。
罗睺根本无所遁形!
火海之中,一道身影破空而起。
黄梓眼眸一眯,声音冰冷:“剑一。”
随手一划。
强烈的剑气破空而出,甚至引起了空间的震荡。
这是一道横向剑气。
天空中甚至出现了横跨数里之长的白线。
加固于这片残界的灵罩,竟是无法抵御黄梓的这一道剑气之下,半空中竟是出现了一道细碎的裂痕,仿佛要将这片天地的空间与时间都彻底断裂!
罗睺的身影,几乎是当场就被剑气拦腰横斩。
但印象中肉身分裂、血洒长空的一幕却并未出现。
罗睺的身影直接破裂了。
就如同破碎的气泡一般,直接破裂了。
这竟是罗睺的虚影!
但黄梓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慌张,甚至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看来我还真的是被小看了。”
地面的火海里,青珏轻笑一声:“真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嘛。”
也不见青珏有什么动作,但周围熊熊燃烧着的烈焰,却是在顷刻间全部停顿住!
黄梓自高空之中俯瞰,能够明显的看到,以青珏为圆心的十丈之内,所有的火焰全部都被凝固了:那舔舐着空气的焰尖,冒腾着飘舞而起的火星,被高温炙烤而碎裂陷落的土地,迸溅跳起的碎石子……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攥紧,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静止状态。
而十丈之外。
烈焰所形成的火海,依旧在张牙舞爪的疯狂燃烧,大有一种焚尽天下的趋势。
十丈内外,一线之隔,却是形成了宛如冰火两极般的癫狂姿态。
自凝滞停顿的区域内,罗睺的身影缓缓浮现。
无际宇玄
但却并不是一具。
而是数十具之多!
他们从四面八方涌入,朝着位于火海中心的青珏扑杀过来。
犹如狼群。
可在这种诡异的区域内,所有的罗睺身影却是全部都陷入到了无法动弹的状态。
“剑百。”
半空之中,黄梓一脸轻蔑。
他已经看出了罗睺这份强大实力的本质。
上百道金色剑气,陡然浮现而出。
但却并不是在黄梓的身边,而是在每一道罗睺身影的面前,距离眉心仅一寸。
凝滞的火海……
孑然的女子……
金色的剑气……
凶厉的敌人……
浮空的男子……
于因凝滞而静止的场景里,宛如勾勒出一幅恢宏的油画。
青珏嘴角微扬。
本就是角色的面容,此时露出的轻笑,更是有了一种让世间万色也不由得为之一暗的错觉。
但下一刻,凝滞的时间再度流动。
火海再度燃烧,有噼啪声响起。
女子轻笑一声,宛如风铃摇曳。
剑气刺入敌首,发出噗哧微响。
敌人惨叫一声,声音急且短促。
男子振袖一甩,空气传来爆音。
数十具罗睺的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就彻底消失,亦如最初被黄梓一道剑气横斩那般,纷纷破裂。
强烈的气流自火海里猛然卷起,震散了周围不断燃烧舔舐着的烈焰,露出一片干燥的空地。
罗睺的身姿,半跪于低。
但不同于之前的气势冲天,他此时的气息竟是显得萎靡不少,而且就连脸上的面具,也多出了一道破裂。
只是裂痕并不明显——约莫拇指印般大小的凹痕,向着周围蔓延出两、三道细微得几不可见的裂痕。
“很精妙玄奇的能力。”黄梓凝视着眼前这半跪在地的敌人,神色中的戒备并没有丝毫的松懈,“这是那个面具赋予你的力量吗?”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罗睺抬起头,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声。
“哦,其实我知道答案的,刚才只是那么随口一说而已,你不用当真。”
黄梓一脸淡漠的说着这话,引得青珏不由得“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丝毫没有顾忌此时此地的场合环境。
而罗睺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楚具体的神色,不过靠想象力也能够知道,此时的他脸色一定相当难看。
“我甚至大概也能够猜到,你是如何获得这个面具的。”
黄梓右手一抬,在身边又凝聚出两柄金色的大剑。
是那种犹如门板一般的巨大剑气,甚至比之苏安然最早拿到的屠夫还要夸张,因为这两柄巨剑已经远远超过黄梓的身高了,含柄差不多有接近三米的长度,剑身的宽度也在一米八左右。
而他也在召唤出这两柄巨剑之后,整个人才缓缓飘落回地面,站在了青珏的身旁。
“呵,那你还真是厉害呢。”罗睺讥讽一声。
“没用的哦。”青珏突然摇了摇头,“只要我在这里,你就不用想着利用拖延时间来福恢复状态了。”
如此说着的同时,青珏伸出一根手指。
下一刻,罗睺便感到自己的右腿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青珏的鼻翼微张,然后笑道:“你露出惊惧的味道了。”
“时间……”罗睺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迅速的转头环视了一眼周围,接着才发出一声惊呼,“你的领域能力居然是时间!”
“你真聪明。”青珏一脸“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眼里有着几分狡黠和得意,“如果你不是急着想要解决我的话,虽说你最终还是会死,但起码不会输得这么快。……从你想着优先解决我的那一刻,你就不可能赢了,而我只要等我夫君击溃你的规则世界……甚至不需要彻底彻底击破,只要有一个破绽能够让我的规则力量侵入……”
说着,青珏又做了一个小动作。
她右手食指逆时针的轻轻绕了一个圈。
罗睺体内的真气就完全处于一种停滞的状态,身上原本还在恢复的气息,更是一瞬间就被凝滞住。
而且更让他感到惊恐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对四肢的掌控力,就仿佛他只剩下一个头颅,脖子以下的部位已经彻底消失了一般。
“你看……我终止了你脖子以下的时间,所以你也就彻底失去了对四肢的掌控力。”青珏笑嘻嘻的说道,“然后如果我这么做的话……”
青珏的食指,顺时针的绕了两个圈。
“噗——”
罗睺四肢,包括身躯的部位,便陡然出现了数道伤口,鲜血直接从伤口中喷溅而出。
强烈的剧痛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嚎。
体内真气因突如其来的紊乱,导致在他的五脏六腑胡乱冲刺,他根本就压制不住这种状况,因为他体内的时间被加速——他所思所想所下达的控制命令,一旦进入脖子以下的部位,就会被加速好几倍来执行,但形成效果的却仅仅只有“真气”,所以如此一来,反倒是他在自己伤害自己。
“恐惧的味道,更明显了呢。”
青珏轻笑着食指轻点虚空,罗睺的惨嚎声才终于得以停止。
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变成了极为明显和强烈的喘气声。
情迷法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在这一瞬间,他所遭受到的情况,比刚才他和黄梓、青珏交手的时候危险了数十倍不止。
“你们……你们……”
黄梓没有理会罗睺的叫嚷,他利用巨剑的夸张程度遮挡住罗睺视线的同时,非常隐晦望了一眼青珏,便见对方同样微不可查的轻摇了一下头。
“当你发现这个残界的真相时,你恐怕已经被彻底同化,无法长时间离开这里了。”
黄梓侃侃而谈,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罗睺的脸上戴着面具,没办法欣赏到对方难看的脸色——并不是黄梓不想摘下对方的面具,而是他刚一这么想,就有一种类似于心血来潮的感觉:若他摘下面具,那么他会遭遇不可挽回的巨大危险。
此时正处于已经开始书写历史的胜利者姿态,黄梓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冒险。
“我不太清楚你是如何接触到传说中的天庭密室,但你在里面挑选面具的时候,便是被这罗睺之面给吸引了。”
黄梓并不知道东方玉所说的那个有着无数面具的特殊空间到底是什么地方,所以他决定先随便编造一个名字,反正只要说一些让罗睺感到模棱两可的话就行了。
“这些天庭面具的吸引力是相互的。”黄梓凝视着罗睺,冷冷说道,“而传闻中,罗睺乃是暗星,隐藏在光的阴影之下,所以也有暗面、阴影、不存在之影等称呼。……你被这个残界同化,无法轻易离开这里,但你本人却是活着的,是存在于此世之人,所以恰好符合了‘罗睺’的代指,因此你便继承了罗睺之名。”
罗睺沈离猛然抬头。
此时此刻,就算戴着面具,黄梓也能够察觉到,对方正一脸惊恐的表情望着自己。
“我不知道你以前所接触到规则是什么,但这个‘罗睺’的身份,显然让你掌控到了一条新的法则。……我想那应该是阴影,或者与之类似的法则力量。”黄梓继续说道,“这份力量,让你可以在面对我的剑一时,化身为影,直接遁入阴影的世界,而且还可以制造一个虚假但又真实的影子,伪造成我的攻击彻底失效。”
“只是你没想到,我的剑气威力远超你的想像,再加上你遁入阴影世界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远离,因此当剑气轰击而落时,你打开的阴影世界门缝也受到影响,所以你也就被我的剑气所伤……”
“这也是为什么你后面会选择去去刺杀青珏,而不是继续和我交锋的原因。”
“因为你已经没有自信能够打赢我了。”
世道心魔 方呆呆
“可你也没有想到,青珏的领域力量恰好完全克制住你的力量,所以你制造出来的那些身影全部都成了活靶子,不仅无法伤到青珏丝毫,反而还被我的剑气彻底锁定。”
“我更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可以把你的法则力量附加到你的剑气之上。”罗睺恨声说道,“若非如此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被你们如此轻易的伤到。……你们,根本就不懂得阴影的强大!”
“呵。”黄梓冷笑一声,“从你无法长时间离开这个残界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输了。……或者说,如果你不暴露身份,只要躲藏得足够好,那么或许还可以活很久,可一旦你暴露身份,那么你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由始至终,你在我眼里就如同小丑一般可笑。”
黄梓转动了一下巨剑,挡住了青珏和罗睺之间的视线。
“知道吗?”黄梓居高临下的望着沈离,“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因为由始至终,你就没有真正的掌控到罗睺所赋予你的那份法则之力。你只是按照面具传输给你的知识去使用这份力量,可实际的事实,却是你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这份法则之力的强大之处。……你就像是孩童拿着一柄锋利的宝剑,便自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却根本不知道与之配套的还有一门精湛的剑术。”
“你懂什么!”罗睺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嘻。”
恰在这时,青珏如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了。
“你心防被破了哦。”
遮挡住视野的巨剑被挪开。
抬头转望青珏的罗睺,瞬间就僵住了。
他的视野,已经被一对金色的竖瞳双眸彻底占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