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三章 初級僞劣探索者 (8200,大章求月票!)相伴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伟大存在·平衡】
公正的裁决,审判的本质,人与神,天与地的契约,一切誓言与约定的见证者——祂是托举衡器的旁观之人,亦是为万物标上价值与意义的赋名者。
那些可以通过付出代价,进而得到什么的‘交换’,无论其表象是将自己倒挂于智慧树,献祭自己眼睛的大神,亦或是奉上灵魂于恶魔,交易力量的邪徒。
无论是真理之门还是祈愿术,无论是向天地许下大愿换得功德神通,亦或是普通地使用施法材料,施展法术。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平衡的权能。
苏昼对于雅拉口中的这位伟大存在,感觉意外地熟悉。
毕竟,无论是什么神话,什么传说,甚至是什么故事——等价交换,亦或是献祭换取什么恩赏,乃至于使用材料施法,炼制魔药,其中蕴含的本质,都是平衡的一部分。
“原来如此……任何事物,但凡只要存在,就肯定是达成了某方面的平衡,甚至就连存在本身,都是一种平衡的结果。”
听着雅拉传输给自己的,有关于有平衡的信息,苏昼点了点头,露出了然的表情:“付出与得到的平衡,失去与重拾的平衡,生与死,阴与阳……听上去,是很正的道路啊。”
“的确,如若说对其他人强行施加自己的意志,就是所谓的‘恶’,那么平衡的确是非常注意每一个生命的意志,哪怕是最弱小的小妖精,祂也不施加任何影响,只有主动去寻找祂签订契约,才能成为平衡的‘眷属’。”
这一次,雅拉没有反驳苏昼,不过祂又很快话锋一转:“但是——但是,正的过头,就没有主观动能性了,一般人谁能想到,找到渠道去和祂签订契约呢?”
“而且,平衡的眷属除却世界的平衡外,也是别人不叫,祂们也不动的旁观者……而只要不是破坏世界这种究极的‘失去’,那世间有什么事情是不平衡的呢?”
话至此处,雅拉微微摇头:“当然,要点不在于这里,我和平衡没什么接触和冲突,对祂也不是特别了解……”
——不是特别了解,你就管别人叫做无所事事的客观怪?
苏昼在心中默默想到,但毕竟是高情商,他并没有将这种想法说出来。
而雅拉继续道:“……但我却很清楚,无论是平衡还是祂的眷属,不遇到什么大事,都会选择先旁观一下,要把所有事情的起因经过都看清楚,看明白,分析出一个脉络后,祂们才会出手,裁定‘平衡的结局’。”
“先驱和平衡的确关系挺好的,因为‘探索’本身,就是‘正确’的代价,平衡认为,只要不断地探索下去,发现更多的未知,等到‘代价’抵达了足够的程度后,就足以被称之为‘正确’。”
如此说道,雅拉借着苏昼的眼看了眼那位棕发蓝瞳,显得有些颓废的中年男人。
祂注视着德奇姆斯,语气带着好奇:“我对一位平衡眷属想要加入先驱空间并不奇怪,但是我对祂们为什么想要这么做非常好奇。”
“依照我的了解,祂们要不是遇到什么自己绝对无法解决的大麻烦,那祂们是不可能做出和这个选择的。”
“那的确。”
苏昼也点了点头,深表赞同:“能让一位天尊,未来‘合道武装’的继承者之一,都想要脱离创世之界的麻烦……果然,先驱探索者,一个个都是人形的麻烦吸引器啊,假如没有遇到我,那德奇姆斯铁定要参合进这个麻烦里面了。”
“那也是他自己找的。”蛇灵吐槽道:“他们不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才会成为先驱眷属吗?”
笑着摇摇头,苏昼站定步伐,不再渡步。
“我决定了。”
他如此说道,然后在德奇姆斯和克罗赛尔一脸‘您决定了什么?’的好奇目光中,他点头道:“这麻烦,就由我去参合参合吧。”
烛昼虽然不是乐子人,但很乐于参合参合乐子。
说到底,也是天神刻度的锅,这玩意每次都会将他带入纷争的中心,以至于现在苏昼也喜欢上了这种直接了当,一头撞进大事件的感觉。
“克罗赛尔,你要的血脉和修行资料我都已经给你了,希望下次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成就霸主,不要被结社事宜牵扯太多精力,到了现在这个时代,你也该找个副手和继承人了。”
嘱咐了几句自己的下属,苏昼转过头,对德奇姆斯道:“事不宜迟,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就尽快吧,等你解决,我们就出发。”
德奇姆斯自然没有什么事——苏昼愿意帮助他这一点,本身就解决了无数麻烦,让这位有些忧愁的男人眉头舒展开来。
“没有问题,尊主。”他忍耐着兴奋和喜悦,然后退下:“我要回去准备一下我的装备,然后就可以出发!”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章 初級僞劣探索者 (8200,大章求月票!)
苏昼自无不可。
很快,德奇姆斯便准备完毕,他先青年一步,在一阵灵光中,回归了先驱者空间,准备接引苏昼的到来。
而苏昼也就在此时,回归了自己位于水星轨道处的本体。
-太阳系·近水星轨道-
金色的阳光璀璨夺目,释放着无尽的能量与灵气,令周边仿佛化作了活性灵气的海洋。
精彩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章 初級僞劣探索者 (8200,大章求月票!)分享
一艘庞大的神木战舰正在星间缓缓移动,以身上的叶片汲取太阳的光辉,银青色的战舰外壳上流转着繁复的符文阵路,带起一阵阵扭曲时空的波动,汲取周边磅礴的灵气。
但突然,这艘沉寂休眠的战舰突然开始运转起来。
隆隆的轰鸣,炉心启动,引擎增压,所有的火控系统都开始进行微调,瞄准,中枢系统被激活。
青年的意志,此刻回归自己的躯体。
“出发!”
回归的苏昼,在第一时间就激活了芙妮雅与德奇姆斯给予的先驱信标。
霎时间,一层层银色的辉光就像是银河那般,覆盖了整艘神木战舰,磅礴的伟力仿佛自遥远时空彼端而来,想要将苏昼牵引至多元宇宙的彼端。
但是这力量还不够大,就像是倘若是一艘没有锚的船,再怎么庞大也不可能在其他船只的拖拽下纹丝不动,但有了锚,那需要花的力气可就要数倍上升。
苏昼就是那艘有锚的船,而且锚还不止一个,每一个都非常庞大且沉重。
不过,苏昼早有准备,他在同时开启了天神刻度,将自己送入虚空,以天神刻度的定位之能,顺应着这先驱信标的牵引之力,然后开始自发地时空传送。
时空扭曲而成的旋涡,遮蔽了太阳的一面。
以至于处于同一个轨道的水星,整个星球都被汲取了所有光与灵气的旋涡遮蔽,久违地迎来了暗夜。
而与此同时。
一道银色的轨迹,就这样在冰凝虚空中急速前行,顺应着莫名的指引,朝着多元宇宙的偏远边缘之处,那一道道无限延伸的辐射线终端而去!
冰冷,抖动……
当德奇姆斯回到自己的个人空间时,便感应到了高空端急的冰冷狂风,和足下正在狂风中微微摇晃的法师塔。
“嗯,看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法师塔的自动维修系统又出问题了。”
微微皱眉,然后舒缓,作为大魔法师,德奇姆斯当然知道,只要自己有朝一日不能达到‘恒定永续法术’的地步,那么自己特意建造在以太空间的法师塔,就会在持续不断,并且千变万化的以太狂风吹动下不断地动摇,直至陨落崩塌。
先驱空间的先驱者,最初的个人空间不过是一套普通的房间,需要探索者不断地兑换扩大,才能变成独属于他们自己的个人基地乃至于世界。
德奇姆斯作为已经成就霸主境界的高端探索者,自然早就将自己的个人空间升级至顶点——一个可以观看虚空中诸多世界星辰,除却一个浮岛外空无一物的以太世界。
这个世界中,以太狂风永无休止,它会不断地轰击,分解这个世界中的一切物质,直至将它们全部都化作以太,而德奇姆斯就是通过在这样严苛的世界中苦修,凭借自己的魔法,硬生生地稳固住了一片足有数十平方公里大的浮岛,以及一座高居于世界顶端的法师塔。
无论是以何种标准计算,德奇姆斯都可以算是一位标准的先驱眷属,还是其中实力颇为强大,性格也算和善,非常善于交流的那种人。
因为他的友善,很多时候,德奇姆斯在异世界探索时,根本不需要战斗,就可以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和交流能力便获得情报,乃至于完成任务。
甚至,据说有一次,他在一次有着五个小队同时进行的任务世界中,通过外交手段,纵横于各方势力,硬生生将精灵,矮人和人类三方原本势如水火的关系缓解,引导至谈判桌上。
自然,这种未曾设想过的道路令先驱空间大大嘉奖了他,而其他四个小队更是一脸茫然地注视着‘任务已取消’的通知,根本不知所措。
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实力。
实际上,那三方被他说服的势力,主要也是因为德奇姆斯为他们解决了粮食不足的问题,还给予了开辟远方黑森林沃土的办法,以此为基础,又展现了自己半神级的实力后,恩威并施,这才让三方愿意坐上谈判桌,以言语而不是战争解决历年积怨。
不健身,怎么讲道理?
而在创世之界,与那位御衡道的尊主搭上关系,甚至得到任务,也是因为这一点。
德奇姆斯记得,那时候,自己正准备前往一颗脉冲星周边,进行实验考察。
他的目的,是收集脉冲星磁场的资讯和灵气模型。
脉冲星这种星体的力量,本身就是一种异常强大的自然法术,只需要稍稍修改特化,便可以成为他实力的一部分。
但是,就在德奇姆斯真的靠近那颗脉冲星时,他却看见了,就在近星轨道上,居然有一位身披黑金铠甲,沉默不语的尊主,正在脉冲星那暴乱的磁场中漫步。
足以撕碎星辰,遥远的余波便可以点亮苍穹,令天地间充斥极光的星之力,对于那位尊主而言或许只是颇为和睦,可以缓解头疼的微风,被头盔笼罩的强者虽然看不见表情,但祂的忧愁却显而易见。
这位尊主当然发现了正在靠近的德奇姆斯,却也没多说什么,在询问了这位异世界来客的目的后,祂居然主动打算离开,客客气气地将这颗脉冲星让给德奇姆斯,自己准备再去找一颗频率比较正的脉冲星周边散步。
如此好说话,好脾气,目前看来还有麻烦的尊主,德奇姆斯怎么可能放过求知的机会?他自然是用尽手段去与对方交流,探知对方忧愁的原因。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章 初級僞劣探索者 (8200,大章求月票!)熱推
用点简单点的话来说,那就是看见了一个头上挂着橙色感叹号,显而易见有高级珍稀隐藏任务的家伙,无论是用什么手段都要从祂那里要一个任务来做做啊!
事实也证明,德奇姆斯的沟通能力的确不凡,而这位尊主也的确麻烦缠身,目前想要离开这方宇宙,暂时脱离泥潭。
接下来,无论是借助先驱空间的力量提升实力,回归故乡解决麻烦,恢复平衡,还是说彻底脱离母世界……那就是法师先生不太清楚的事情了。
“我记得……好像是御衡道内部出现了问题,虽然卡斯·塔拉罗尊主语焉不详,但是我却能猜出,大概是御衡道内战了吧?”
施法稳固了一下法师塔的结构,并且优化了自动防御护盾的AI,德奇姆斯觉得自己的技艺又精进了不少。
对于卡斯尊主的遭遇,他的确不敢询问细节。
但是凭借御衡道已经超过数万年没有对祂们下属的星域发布命令,甚至是派遣神灵去巡视监督这点来看,德奇姆斯推测,祂们遇到的问题绝对不小,足以牵扯住所有相关神灵的力量和精力。
原本,这位法师还打算通过相关信息,深入探索一下御衡道内部的信息……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凭借自己经营的人际关系,还有幸运的提早准备,他德奇姆斯,又双请到了一位尊主!
而且,还是一位实力非常强劲,就算是昔年整个银河宇宙势力实力的顶点之一,虚无教首都可以被他轰杀的尊主!
苏昼自己或许不觉得。
但是他的实力,在地球,九玄界,乃至于青丘兽神界的诸多先驱空间探索者来看,简直就是一方大世界的幕后总BOSS的级别,备受诸多探索者关注。
甚至,还有一些探索者,在空间中著书研究苏昼的各种情报,简直就是当成课题来分析。
要刷他?
别开玩笑!
以目前先驱空间最顶尖的探索大队和冒险团的实力,哪怕是祂们一起上,恐怕都会被对方轻松反掌镇压!
而因为苏昼一言一行就足以影响整个银河,乃至于整个宇宙的命运,所以他倘若发放任务,先驱空间会直接给出S级开辟权限打底的高额奖励。
苏昼本人,更是不吝啬奖赏。
就好比说是九玄界重建过程,就有许多先驱空间的探索者出力,青年知晓对方已经在先驱空间吃了一笔奖励,但他仍然满额发放了报酬,甚至针对一些完成比较好的探索者,额外用自己的藏品支付了一波报酬。
试问,如此慷慨大方,一言不合就给双倍奖励的友善方NPC,又有什么探索者冒险者能不喜欢呢?
不过,做好了全部准备,甚至换上了自己最强的一套战斗用装备,德奇姆斯却还没有等到苏昼的到来。
“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微微皱眉,德奇姆斯站立在自己的法师塔顶端,眺望自己个人空间外的无尽虚空,他不禁陷入沉思:“虽然我很早就知道,想要让外界强者来到先驱空间,肯定问题极多,但是理论上来说,有着先驱信标的牵引,即便是再怎么偏远的世界,也一定能抵达此地……”
而就在德奇姆斯耐心等待之时。
突然地,冰凝虚空中,无数世界之光相映而成的星光银河,突然地出现了一丝微妙的扭曲。
冰凝虚空,便是因伟大封印而凝固的虚空——倘若是正常的多元宇宙,虚空会因为诸多世界本身的波动,而出现无尽的时空乱流,而时空乱流虽乱,却也乱中有序,如果掌握了规律,即便是霸主级的强者,也可以在虚空中顺应着时空流自如移动,前往有着信标的世界。
但是在冰凝虚空中,一切都是凝滞的,虽然霸主强者一样可以进入虚空,但是以他们的能量储备,只能在极近的区域进行世界穿梭,稍微长一点,就会迷失在虚空中,难以复还。
就算是成就了不朽天仙,也不是说可以能在冰凝虚空中自如移动,必须要学会专门的虚空穿梭之法,亦或是铸就专门的法器,才能进行长途旅行。
但是,先驱空间的力量,却可以横跨整个多元宇宙,视伟大封印为无物。
或者说,其本身就是伟大封印的一部分,是【先驱】自我牺牲,为祂眷属带来的特权!
但是,此时此刻,诸天列星,却因为一个并非先驱眷属者之人的行动,而扭曲,翻转。
即便是世界的光辉,也被一个存在的灵能波动所掩盖。
就像是一片平静的湖面,倒映着群星光辉,突然被起伏的波动打散,化作粼粼银辉,有一种动荡的美。
德奇姆斯从未在虚空中见到过如此奇景,世界的光辉被某个存在的力量所扭曲,甚至短暂地形成了一片时空乱流区域,而这个扭曲但却耀眼的光点不断地靠近,放大,朝着自己的世界飞驰而来时,这位霸主法师才如梦初醒,睁大了眼睛。
那熟悉无比的气息,以及胜过太阳的灵能波动,对方的身份显而易见。
“是,苏昼尊主?!”
“他怎么是直接飞过来的?!”
当然是直接飞过来。
天神刻度的力量,的确能保证苏昼可以在冰凝虚空中行动自如,远比那些钻研了虚空穿梭之法几千数万年的强者更加迅捷,但是因为祂毕竟只是一个工具,需要指引才会行动。
凭借先驱信标,苏昼的确抵达了先驱空间的周边,也不受到先驱力量的排斥,但也因为他的实力过高,信标并没有权限,强制指引他前往某个人个人空间的能力。
所以,苏昼只能自己行动,通过之前感知到的德奇姆斯的气息,朝着他的个人空间行进。
很快,伴随着银色的光辉闪耀,神木战舰便抵达了德奇姆斯的个人空间之外。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三章 初級僞劣探索者 (8200,大章求月票!)看書
但尴尬的问题又发生了。
——苏昼的本体,比德奇姆斯的个人空间要大。
他本体现在小半个月球那么大,虽然内部空间很多,压实在点还要更小几圈,但的确比对方的个人空间大一圈。
很尴尬,但这是事实。
庞大,并不代表强大,即便是人形,也可以摧毁恒星,但是苏昼真身的力量,本就有许多功能,需要装载于一幅庞大坚韧的躯体之中。
本质上,实力到了苏昼这个地步,无论是人形还是真身,都不过是一个释放自身力量的端口,需要精细操作,玩技巧,潜入突击,高速移动,那自然是人形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但是倘若只是需要简单粗暴的能量对轰,施展物理破坏力,修复/毁灭世界,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星际舰队,那么比起人形,身上要多出几十万个炮口的究极神木战舰,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苏昼也不是不能将自己的本体灵态化,但是灵态化能量也还是这么多啊!不过是转换一个形态而已。
他一进入德奇姆斯的个人空间,会直接将他的空间撑爆的!
“没事,大人,我马上解决这个问题!”
目瞪口呆地凝视着个人空间外,遮挡住了整个冰凝虚空的庞大战舰,感觉自己巨物恐惧症都要出来的德奇姆斯擦了把冷汗。
虽然苏昼没有说话,但是以他的智商情商,怎么可能想不出问题所在?
所以,他果断地回答道:“我这就兑换更高等级空间,让您能进来!”
没有任何犹豫,这位法师当即花费了自己库存的两个S级开辟权限和五十万点兑换点,直接将自己的个人空间,提升至了‘完整位面之种’的地步!
登时,虽然整个世界表面上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半位面,而是一个可以汲取冰凝虚空中无尽灵气,不断自我扩大,自我成长,承载能力也高了一大截的真实位面核心了!
只要有机遇,有资源,这个位面核心,完全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完整的大宇宙!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无所谓,但德奇姆斯的心实在是在滴血:“兑换点还好说,探索久了总会有,但是开辟权限可不好拿啊,每一次都是出生入死,原本是打算作为拯救克莉丝的行动资金……但也无所谓了!”
“能让苏昼尊主帮助我,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更何况我又没亏,这位面之种只是暂时用不上,未来却不一定!”
“麻烦你了。”
苏昼原本还在皱眉思索,要不要自斩一刀,进入先驱空间——毕竟对他来说,这种灵力方面的力量随便找个地方静修一段时间就恢复了,甚至还可以适当地优化一次,减少累赘部分。
但是德奇姆斯高情商的行动,登时令他对其观感上升不少。
对方的目的,青年很清楚,想要救出自己的爱人,很朴实,也很真诚的愿望。
既然对方有决心,愿意付出,苏昼自然愿意帮助对方一把……更何况,他也从中嗅到了古怪的味道。
创世之界的宇宙神系,哪怕是想要研究先驱空间的本质,现在也肯定研究完了,那些先驱探索者,要不是杀掉,要不是放走,按理来说,没道理一直关着,浪费时间也浪费资源,一个可以阻拦先驱空间传送的神通术法,绝对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维持的东西。
就像是苏昼也很难被先驱空间传送一样,宇宙神系,起码也是用了几乎和天神刻度同等级,应该也就是弱了一筹的奇物,这才能阻隔先驱空间对自己眷属的呼唤。
这种东西,不应该一直用在一群普通的探索者身上。
但是德奇姆斯既没办法复活自己的爱人,也没办法寻找到她的消息,就证明那位名为克里斯的女性探索者,仍然还在宇宙神系的手中,没有死,也没有放出来。
苏昼觉得,单单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疑点,也是揭露创世之界背后秘密的钥匙。
如此思索着,他已经将自己的神木战舰本体,化作一团青紫色的光轮,收纳于自己的灵魂空间之中——但是庞大的灵质仍然影响着世界,令苏昼举手投足之间,就会引动德奇姆斯个人空间的颤动。
在法师先生吞咽着口水的紧张表情中,苏昼迈步,踏足。
他踩踏在对方的个人空间之上。
登时,整个世界,便因此而倾斜!
无论是以太狂风,亦或是浮岛和法师塔——整个位面的天地,上下,都因为苏昼的这一行动而扭曲!
青年踏足之地,便是‘地’的基准,浮岛自动扭转方位,对其这一条水平线。
青年头顶之上,便是‘天’的方位,无穷以太流云纷飞流动,转换区域,最终再一次笼罩于新的‘穹顶’之上。
——改天换地,令世界尊重强者,而并非强者遵守世界。
毫无疑问,以苏昼如今的实力,对于小型世界来说,就是能造成如此剧变。
但是归根及底,他还是进入其中,并且没有造成世界崩溃。
这就已经算是成功。
“做的不错,放心好了,你不会亏的。”
抬起头,苏昼夸奖了满头大汗,差点以为自己倾注了无数心血的个人空间要坏灭的德奇姆斯一句,然后便闭上眼睛,认真地感应着自己正式踏入先驱空间后,所感应到的种种异变。
德奇姆斯的个人空间,也是先驱力量笼罩之地,在他踏足其中后,苏昼便能感应到,有一股源自于先驱的直系力量便涌向他的真灵,似乎想要标识一个标记,烙印。
这正是每一位先驱探索者都会有的标记,方便先驱空间为他们下达任务,并且进行跨越多元宇宙的传送。
“有意思,看来先驱空间可以复活探索者的传言是真的,有这样的烙印存在,即便是魂灵粉碎,先驱空间一样可以从无尽的时空中,将所有信息的碎块重新拼回来……真是温柔的伟大存在啊。”
微微感慨了一句,苏昼虽然夸了先驱,但却没打算让自己烙上这标记。
为什么?
开什么玩笑,雅拉会生气的!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烙不上去,苏昼的位格的确太高,且有着雅拉和天神刻度的力量直接庇护,先驱虽然强大,但也没到可以突破这两层防御的地步。
但是,不接受这烙印,却也无法成为正式的先驱探索者。
“苏昼,完美那家伙送给你的那本书呢?拿出来!”
此刻,还没等苏昼开问,雅拉A梦却是自己兴奋了起来,主动提出建议:“快点,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般若之书?好的。”
苏昼欣然应允,将完美赠送给自己的祝福,可以窥探众生完美之未来的‘般若之书’从灵魂中具现而出。
而赤色的蛇灵便伸出尾巴,打开了书页。
雅拉此刻,神情既严肃,也兴奋,祂的尾尖处闪动这混沌的光辉,循环往复,仿佛扭曲了一切事物……然后,以此混沌之力为引,祂牵引先驱的力量,烙印在了书上。
嗡!
般若之书剧烈地颤动,嗡鸣,释放出金色的光辉,与先驱银色的光辉互相映照,照亮了整个德奇姆斯的个人空间!
而在此之后,看见,原本无字的完美之书中,出现了一页烙印着无限辐射线源点的图腾。
“原来如此……以般若之书作为中介,承载先驱的烙印——而般若之书的确是我的一部分,但我却可以完全地操控它,进而也能通过般若之书,操控先驱的标识!”
苏昼眼前一亮,他伸出手,从雅拉尾中接过了这本全新的般若之书:“只要拿着这本书,我就是先驱探索者,而将其收起,我就是自由人苏昼!”
“我能感应到,先驱模板的力量就在这书中……让我看看!”
事不宜迟,青年将般若之书打开。
【般若之书已启动,开始自动收集资讯中……侦测到先驱探索模块……进行混沌兼容化运行中……】
【信息处理完毕,开始并行运行】
【姓名:苏昼】
【年龄:25】
【天赋:特异点】
【种族:烛昼】
【修为:创主高阶/大天尊】
【评价:初级伪劣探索者】
初级伪劣探索者苏昼:“?”
这个初级伪劣探索者,究竟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