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我在斬妖司除魔三十年 愛下-第一百一十五章 富貴人家(爲盟主 唐珈藍 加更)熱推

我在斬妖司除魔三十年
小說推薦我在斬妖司除魔三十年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襄县。
地处洛州边缘,与泾州崇山。
县城下辖十二镇,其中青山镇最为贫,镇中又属马家沟最穷。
日上三竿。
马老三颤抖着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身上破衣烂衫。
“狗都不穿的东西!”
一脸嫌弃恶心模样,可惜家徒四壁,四季都只有这一身。
冬天靠着塞茅草避寒,勉强冻不死人。
推开房门,太阳光照在脸上,面色显得苍白,丝毫不像是贫困村民。
院子根本没有围墙,木栅栏围起来一圈,长满了小腿深的野草。如果不是墙角的农具,谁也不会认为屋中有人住。
马老三打了个哈切,歪歪斜斜的扛着锄头,向自家地里走去。
走三步歇一歇,遇上同村的搭讪几句,直到后半晌才到了地头。
地里的野草和麦苗一样高,马老三咕哝着骂了几句,锄了几下,浑身上下无力的瘫在地头。
旁的田里也有人耕种,野草不比马老三家少。
不过邻家是两口子,男的精瘦见排,女子五大三粗,清理了几下野草也放弃了。
邻家男子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地里:“老三,多大了还不娶媳妇,可别让五叔我绝了后。”
马老三瞥了一眼粗壮女子,鄙夷说道。
“这种女人,也就你下得去嘴,黑了灯和狗熊似的,我怕鬼!”
粗壮女人听了,抓起土疙瘩偰过去,骂骂咧咧说老三活该没老婆。
马老三懒驴打滚闪开,倒拖着锄头,像是打了败仗的兵逃回村里。
一路上遇见不少从地里回来的乡亲,见到马老三急忙模样,个个笑着打趣。
襄县最穷的山村,上空回荡着喜悦的笑声。
马老三一溜小跑回到家里,坐在门槛上喘了半天气,掀开米缸空的能饿死耗子。
刮了刮锅里,还有昨天没刷,剩下的一层锅巴。
再续上水,拔了几棵能吃的野草,与锅巴一起煮成绿油油的糊糊。
“狗都不吃的东西!”
马老三捏着鼻子闭着眼,咕咚咕咚灌进胃里。
绿糊糊进了肠胃,仿佛适应不了,引起一阵扭曲痉挛,疼的马老三在地上打滚。
“嗬嗬嗬……”
待到疼痛过去了,马老三喘着粗气,连滚带爬的回到屋里。
破败的茅草屋中,任何透光的地方都堵死了,连窗户都封上了厚木板,透阳光的缝儿填上了泥巴。
门一关,如同陷入黑夜。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斬妖司除魔三十年笔趣-第一百一十五章 富貴人家(爲盟主 唐珈藍 加更)鑒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马老三衣服夜不脱,躺在床上闷头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
外头天色蒙蒙亮。
从睡梦中醒过来,掀开绣着狗尾巴花的棉被。
“来人,伺候老爷起床。”
马老三起来,立刻有两名如花似玉的侍女进屋,一个帮他穿衣,一个端着温水擦脸。
推开院门,见到的是左右两排十几间青砖大瓦房,地面上都铺了青砖。
每间屋子里都有一名老婆,有小巧玲珑,有婷婷玉立,有丰满曼妙……
“老爷,您的锄头。”
两名侍女抬着银杆子黄金头的锄头,长丈八,重量不下百十斤。
马老三一把抓住金银锄,丝毫不觉沉重,此时他身高丈二,威风凛凛,身穿青色书生长袍,头戴方巾。
“老爷去也!”
马三腰板挺直,扛着锄头走出十丈长的院子。
出门便看到大片麦田,打理的整整齐齐。
挥舞着锄头在田间奋战,松土、除草,马老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一刻不歇的干到了晌午。
家中出来八名媳妇,各自拎着做好的吃食。
有的做馒头,有的做包子,有的煮面条,有的炸油条……
其中马老三最喜欢的是老六,知书达礼,举止动作就像读书人。
马老三一边吃饭,一边享受八个老婆的伺候,浑身舒泰。
“好了,回去吧,女人家家的不能抛头露面。我要干活了!”
家主气息尽显,命令八个老婆退下,又开始了下午的劳作。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在斬妖司除魔三十年-第一百一十五章 富貴人家(爲盟主 唐珈藍 加更)看書
这片麦田一眼望不到边,马老三忙活了一整天,也不过清理好了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夜幕降临。
马老三回到家中,媳妇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必须等他回来才能吃。
十几个冷热菜,一坛黄酒,吃的喝的马老三起了兴致。
“今天该去老六房间,你们就不要等了!”
其他老婆听到马老三的命令,纷纷面露失望之色,不敢反驳家主的话,回到屋中歇息。
老六含羞带怯,拉着马老三进屋,就要吹灯熄火。
“今儿亮着灯!”
“老爷——你坏——”
“什么好的坏的,我怕黑狗熊!”
马老三耕耘几次,感到身心俱疲,搂着老六香甜的睡了去。
醒来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马老三努力合着眼不想睁开,结果外面咚咚咚传来敲门声,还有吱扭吱扭的栅栏晃动声。
“谁这么不晓得事,大清早扰人清静?”
与知书达礼的六媳妇呆久了,也学会了几个成语。
爬起来打开门,杂草遍地的院落尽头,一个牵着黄牛的青年,正在拍打柴门。
马老三迷迷糊糊的打哈切,不耐烦的问道:“你是谁?有什么事?”
“在下周易,从洛京来寻朋友,想问一问,近日可见外乡人来过?”
周易双目闪过灵光,发现马老三身上缭绕妖气,头顶气运呈灰白色。
“外乡人?”
马老三闻言神色一震,仔细打量周易。
身上衣衫不知什么材质,似乎比镇上老爷还精致,牵着的那头牛,壮硕的背上能睡人。
“没见过,不过我可以带你去见村长,他或许知道。”
“多谢。”
周易拱手致谢。
马老三打开院门,也无需上锁,家中所有加起来也不值锁钱。
领着周易向村中央走去,已经临近晌午,村中静悄悄一片,不见农人去耕田。
“你这衣服,是啥子布?”
“这是丝绸。”
“原来这就是丝绸,能不能让俺摸一摸,也弄一身。”
“可以。”
“你手指头上戴的什么?怪好看的。”
马老三一路上磨磨蹭蹭,问东问西,恨不得将周易身上穿的戴的里里外外摸个遍。
村长家院子有泥土砌成的矮墙,经历风吹日晒,泥砖融了大半,墙头高低起伏就像是城墙。
院中三间茅草屋,比其他村民家单间,稍显得阔气。
马老三隔着墙头向里面喊:“村长,又有外乡人来了。”
茅草屋中走出个老者,头发蓬松雪白,大酒槽鼻子几乎挡住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