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第三十八章 通向未來鑒賞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万里长城的工程期大幅延长、阿房宫停止修筑、兵马俑停止修筑,以减轻百姓的徭役。
停止无休止的征兵。
蜃楼上冗余的人员与物资搬回来,勒令将其改为海上商船用途。
——张良的仁政可视为只有这三道。
这不是他眼高手低,而是所有上古神器均已被发现,各自以桑海城为目的地进行移动,只是由于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耽搁在路上,他的施政时间决定性的不足,
以张良修订的过于严苛的秦律为例,与群臣商议如何修订要花时间、政令传到各地要花时间、各地官吏接受新律法要花时间、惩处不按新规办事的酷吏要花时间,哪是几个月时间便可完成的,最多只能留个模板给后面的皇帝作参考。
尽管如此,对于提前结束徭役的劳苦百姓、被强征至蜃楼当奴仆的童子而言,这绝非三道无关紧要的政令。
“……说起来,阴阳家是否从一开始就打算出海东渡建国?”坐在蜃楼的栏杆上,看着白衣飘飘的童子们沿着长逾百米的楼梯走下、登上码头的马车归家的莱尔,忍不住问道。
“确实有寻找蓬莱岛的计划……”少司命微微一点头。
想要长生不死的人不止嬴政一个,在神魔世界炼制出长生不老药也绝非不可能,若是能获得充足的长生不老药,他们不介意驱船返回大秦,以‘这就是唯一的长生不老药’的作派献给嬴政。
当然,前提是那时候的皇帝还是嬴政,阴阳家从不认为失去了他们相助的嬴政还能活到蜃楼回航。
大司命补充道:“不过,如果寻找蓬莱岛无果,远航至别的地方建国,也在计划之内。”
因为科技水平限制,阴阳家看不破海市蜃楼现象,建造蜃楼远航还能说得过去,可远航时不要成年男性水手要童男童女,撕开阴阳家编织的谎言后,只剩下祸心。
“果然~阴阳家才是最为成功的谋逆者啊~”莱尔拍了拍手,作为局外妖,他对阴阳家的行为没有任何负面评价,“还好,我的出现没有抹去这个现实,只是阴阳家换个人当首领。”
“…………”大司命和少司命默然,她们对曾经的上司的下克上行为不作评价。
莱尔收起笑容,沉吟道:“只不过,我还真没想到那个叫‘星魂’的邪气小鬼,会把张子房放出来掌权……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他年纪小,所以报完仇后还留有点善心吗?”
大司命奇道:“主人,难道星魂不是退居幕后操纵扶苏吗?”
在她看来,张良只是被视作‘能臣’而使用,真正决意推行这些政策的人是星魂。
顺带一提,这也是各大势力高层的主流观点。
莱尔晃晃手指头,失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有一件事他早该做了。”
“?”大司命面露疑惑。
少司命在旁提示道:“……轩辕剑……”
“小衣真聪明~”莱尔用力点头,赞许道,“如果说留下扶苏是为了轩辕剑剩下的两击,他早就应该派人来询问这件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最终解释权在莱尔手中。
如果莱尔认为谁灭秦称帝、谁就能继承轩辕剑的使用权,他可以马上诛杀扶苏,自行登基称帝;如果莱尔死心眼地只认嬴政的子嗣有继承权,那得给扶苏准备一个妃子,因为扶苏的妻儿已经被他杀光了。
但先不管莱尔的答案是什么,最起码得前来询问。
“原来如此……复仇心之下并非野心?”大司命恍然道。
“野心还是有的,只是无意于殃及天下人。”莱尔不觉得会歪嘴邪笑的星魂会是常规意义上的‘好人’,“但如此一来,有一件事基本成定数了呢~”
这一次大司命回答出正确答案:“是指失却之阵的用途吗?”
“对,星魂的一票、乱臣贼子的两票,再加上阴阳家本来就是目前竞争力最强的组织。”莱尔眺望着闹哄哄的码头,轻笑道,“子房哦,人间似乎真的要迎来议会制国度的时代了,可是他们准备好了吗?”
》》》》》》
“甘罗大人,这是新秦律的初稿,还请过目。”张良也知道这份律法根本来不及应用,只是试图以此进一步唤醒星魂的良知。
虽说曾放话完全放权,可星魂对张良对律法的修改也颇感兴趣,没有表示拒绝,只是阴阳怪气地问道:“子房掌权时日不长,动作可不少,可有什么感悟?”
张良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说出:“我只叹息,可惜嬴政在位时间太长了……”
“哦~?”星魂没预料到会是这个奇怪的答复。
“嬴政前半生的功过,身负亡国之恨的我实在难以启齿。”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明了,“但若是他于某个时间点暴病身亡,由公子扶苏继位,又得强大的助力相护,我认为如今会是完全不同的局面。”
星魂怪笑一声,斜眼道:“看样子,子房对扶苏评价甚高?”
“我无意干涉甘罗大人之私事。”张良还有未完成之事,可不想触碰星魂的逆鳞,“但伏羲琴的力量只会影响到特定的心智,不会让一个暴君说出【孤欲大力削减兵员,子房有何良策】这种话。”
“……!”星魂脸色一沉。
削减兵员肯定是不可能的,蒙恬、王离、章邯全都知道阴阳家使用了伏羲琴操纵咸阳官吏一事,正考虑如何勤王呢,怎么可能削减兵员,也就是被洗了脑、误以为自己的帝位名正言顺的扶苏会说出这话。
但削军的想法是正确的,嬴政的治国思路仍停留在灭六国的时期,仍在看不到尽头地穷兵黩武,士兵太多,从事生产的平民太少,结构性的不合理必将导致民怨不止。
扶苏是否仁君暂未可知,晚年会否重蹈覆辙更是难以预料,可最起码他在这件关乎大秦命运和百姓生活的问题上,与张良和星魂的思路一致。
“……新秦律我自会阅览,子房先去休息吧。”星魂面色变化数次,一甩袖子,下达逐客令。
“子房告退。”张良走出宫殿,抬头望向夜空,喃喃道,“如若没有贤明之人,将权力分作九份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但愿他能变回曾经万民称道的‘甘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