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傳奇藥農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金蟬脫殼隱身形閲讀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明思究分身居然这么厉害,动作无比灵巧,挥剑格挡的力量也非常充足。
就在他愣神的瞬间,明思究分身抓住机会,剑尖划向莫君容喉咙。
莫君容吓得汗毛倒竖,不顾形象仰面跌倒在地,翻滚着躲远。
分身没机会追击,其他天命宫弟子一拥而上,举起兵器就往明思究和分身招呼。
战斗开始,兵器挥舞,火星四溅。
明思究和分身掩护彼此,在阁厅内辗转腾挪。
通过不停改变自身所处位置,减少同时应对的敌人数量。
而这种周旋的战斗方式,让阁厅里遭了殃。
陈列架接二连三被击碎,存放东西的木筐与箱子,也被劈砍成碎片。
那些质地脆弱的宝物,在刀剑锋锐面前支离破碎,飞扬抛洒得到处都是。
天命宫三十八名弟子中,莫君容兵器技击水平最高。
他曾今是闻剑宗弟子,修炼过各种剑法。
一人再加另两名天命宫弟子,就能托住明思究分身。
其余三十四名天命宫弟子,则跟着洪壤围攻明思究,招招不离要害。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面对这么多人围攻,明思究逐渐落入下风。
阁厅里摆放的陈列架已经被拆光,明思究失去了腾挪躲避的掩体。
旋转身体扫开周围兵刃,她眼角余光瞥向楼梯口。
天命宫这帮混账人太多,再这么打下去,自己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得想办法撤走,找机会去通知宗主。
因此,明思究边打边往楼梯口靠近,准备找机会下楼。
然而莫君容一直盯着她,看到她挪向楼梯口,立即猜到意图。
“堵住楼梯,别让她跑了!”
话音落下,洪壤一个纵身跳过去,将一堆陈列架垃圾扫至楼梯。
这些破东西很多,把楼梯口完全遮挡住。
明思究想要从楼梯离开,需耗费不少工夫。
见撤退路线被断,明思究只能使用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张替身符纸。
符纸叫做金蝉脱壳符,从一处洞府遗迹中挖掘出来的,具体效果不明。
只知道当时在金蝉脱壳符边上,潦潦草草刻有简短描述。
说这符纸在危急关头使用,无论面对多少神宿境至尊,都有七成以上逃脱机会。
而现在天命宫这帮修者,都与普通人无异,用此符逃脱的成功率更大。
金蝉脱壳符的标注上还写着,使用此符后,会出现严重副作用。
具体副作用也没写,只有用过才知道。
不管副作用是什么,总比被莫君容这帮混账活捉好。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傳奇藥農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金蟬脫殼隱身形展示
明思究果断取出天地晶掐断,塞入金蝉脱壳符揉成的纸团中,然后按至自己额头。
金蝉脱壳符没有发出天地之力光芒,也没有穿出任何声响。
就好像这张符纸,从头至尾都没有被启动。
实际上征兆还是有的,明思究赶到一阵热流从头洒下,迅速传遍全身。
紧接着自己脑门好像被敲了一记闷棍,视野突然模糊,动作也随之放缓。
随后她看到极为神奇的一幕。
自己视线突然脱离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同时还有强烈的抽离感。
而在原处,站着另一个明思究,正在挥舞兵器搏杀。
可是启动金蝉脱壳符,让她动作停顿了一下。
有两名天命宫弟子抓住机会,将手中兵刃刺入明思究侧腰。
兵刃抽出,带出两道血花。
醒目的红色迅速扩散,沿长裙向下流淌。
不对,那不是真正的明思究。
真正的明思究已经脱离原位,被金蝉脱壳符抛飞至阁厅边缘。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却没看到自己形体。
金蝉脱壳符好像有隐身功效,能让逃脱出来的本体与外界隔离,不露出任何痕迹。
突然她猛吸一口凉气,腰侧位置传来剧烈刺痛,好像被利刃扎穿一样。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金蟬脫殼隱身形
抬头一看,远处留下的虚假躯壳,也正好被兵刃刺穿腰侧。
原来这就是副作用,虚假躯壳受到伤害,会将痛楚远距离转嫁到自己身上。
明思究试着伸手摸索自己腰侧,疼痛依然存在,但没有伤口。
这让她松了口气,金蝉脱壳符不会转移伤害,单纯痛楚还是能忍受的。
不远处,那个虚假的明思究在受伤以后,动作逐渐迟钝起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于是更多攻击落到身上,劈斩出一道又一道狰狞伤口。
鲜血洒满地面,半炷香时间后,她就只能跪伏在地。
用白玉细剑支撑着身体,努力喘息。
“哈哈哈哈,明思究长老,你可真够愚蠢的。
这叫自投罗网懂吗!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服气吗?
实话告诉你,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虚神境,就算不在问天阁内,你也必输无疑。”
莫君容显得很兴奋,将火纹石长剑点在明思究腹部。
“听说你是曾今是芸幽的师傅,很好,我非常乐意将你处死。
不过在处死之前,会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说着,莫君容手臂往前一送,剑尖没入肌肤,并从背后透出。
“怎么,你还想反抗?”
看到明思究又想举剑,莫君容抽回火纹石长剑,刷刷两下削掉她胳膊。
然后,再对准腹部刺入一剑。
阁厅墙角,明思究本体捂着肚子,靠坐在墙上颤抖。
“真该死,怎么偏偏碰上莫君容这个变态,金蝉脱壳符的副作用简直就是在受刑。”
除了疼痛,她还感到虚弱,一种发自骨髓深处的虚弱。
显然留下的那个虚假躯壳,拥有大量肉身精气神,躯壳受损等同于损伤本源。
明思究知道,这个替身术就像壁虎断尾求生,损伤底蕴留下一个供敌人攻击的靶子。
一连扎了三十多剑,莫君容有些腻烦了,觉得继续璀璨血肉模糊的明思究没意思。
于是他横剑一挥,斩下明思究头颅,抬脚踢到一旁。
“那个分身怎么还不消失,快点处理掉,我们还得抓紧时间找斧柄。”
五息之后,分身也顶不住围攻,被乱刀砍成碎片。
把柄白玉细剑掉落在地,重新化为发簪。
莫君容对发簪没兴趣,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神兵天命的斧柄上。
阁厅里再次忙碌起来,天命宫弟子继续翻找搜索,查看可能是斧柄的物件。
(感谢bringner赠送的月票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