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308章 找到殺父仇人了!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翌日一早,辰时,周神医开始坐诊。
人流从书房门口一直排到府门外,又拐到前面五条街上,目测有三千米。
苏青之问了管家才知道,只有前二十名预约者才有资格入住客房。
登记本上的预约时间都排到了半年后,小月靠什么拿到了19号的号码牌?
而且还是李野发病的次日,就可以顺利看诊的时间?
“秋白兄,你觉得这周神医是肚子里真有货,还是骗子?”
苏青之将期翼的目光看向身旁的大佬。
“不知。”
冷千杨昨日趁夜探查过这所府苑发觉事情变得匪夷所思,那些杂乱的气息来自鱼?
“19号,19号该进了,只能病人一个人进。”
门口的家丁面无表情,贴着墙说道。
“来了,来了!”
李野屁颠屁颠跑上前大红嘴唇一张:“是我,小兄弟。”
“呱呱!”
从李野胸膛里探出一只青蛙灵宠,也是如出一辙的大红嘴唇。
家丁惊得贴在墙上,一脸鄙夷地说:“病人脑子有问题的我们看不了!”
“我们只看中了红梅香的!”
“咋回事啊,我这样不是显得气色好嘛!”
“你脑子才有问题,你全家都有问题!”
李野在心上人小月面前丢了份儿,语气格外的愤怒和不甘。
他雄赳赳气昂昂进了书房,俨然是奔赴战场的勇士。
一盏茶工夫不到,他就出来了,一脸欣喜?
被人轰出来不该是这表情吧?
“我好啦!”
“真的,看东西特清楚,脑子里干湿分离,特别爽!”
李野自信一笑,迈着沉稳的步伐摔了个狗啃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排队俩小时,看病五分钟?
“看病的过程,说说。”
厢房里,坐在主位上喝茶的仙君捏着手里的茶杯转了转。
“启禀仙君,弟子一进屋就被人蒙住眼睛,脱掉衣衫躺在水里,好像有很多鱼游过来咬我,像是针扎一样。”
“那个周神医一直在烧符,我顺了一张,请仙君过目。”
李野恭敬地递上符纸,沉声说。
“这是罗刹印!”
苏青之沉吟几秒叫出声,猛然想到在魔界白神医失踪那次,仙君在偏殿画的就是这个。
这是灵虚派独有的罗刹印,为何会在周神医的房中?
他与灵虚派有何关系?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308章 找到殺父仇人了!相伴
“给我拿下!”
冷千杨将茶杯重重地搁在案几上,厉声喝道。
他沉思几秒就推测出一个不争的事实。
治病救人分明只是一个幌子,周神医骗人钱财还意图败坏我灵虚的风气。
简直是胆大妄为,拿人命当儿戏。
“咯咯!”
得知真相的李野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弟子领命!”
雅秋苑的众位精英,带着苏青之气势汹汹地杀进去就见院子里空..空了?
娘的,周神医发觉事情败漏,逃之夭夭了?
李野失了希望,重新变成颓废小野鸭,开始写遗书第三稿。
“告别仪式改在两日后,一品居,你们都来昂。”
提升气色的大红唇涂上,李野将寿衣也提前穿上了,两只眼睛哭成了大桃子。
“小月,事关重大,你一定如实回答我,号码牌你是怎么拿到的?”
苏青之将面前的寒叶茶往前推了两公分,正色说道。
“是我们掌门帮忙拿的,她得知李野的事情后特地来了一趟白梅坞。”
“周神医很爽快就给了,有个条件就是..”
小月欲言又止,咬着牙沉默了几秒说:“他拿走了我新买的一件肚兜。”
“这件事你千万保密,小野哥本就烦心,我不想他跟着上火。”
“拿走肚兜?”
苏青之一头雾水,这种冒犯等同于当街扒人衣服。
“这简直是个大变态!”
她忍不住爆了粗口。
此时白梅坞临街的汤饼店里,大变态正在呼噜呼噜地吃面。
“掌柜的,再来一碟糖蒜,两个荷包蛋。”
他将头上的斗笠压了压,催促道:“快,我赶路。”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308章 找到殺父仇人了!分享
“刷刷!”
苏青之带着众人跳进店里,正要抓捕周神医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顷刻间,有道白色身影抢在自己前头揪住了周神医的领子。
嘿,哪来的勇士抢我头功?
“周神医,你想清蒸还是红烧,自己选。”
这高大挺拔的背影,刀子一般的语言,陈舟舟?
他的剑气如流星斩月,蛟龙入水,舞的磅礴而犀利,将周神医面前的糖蒜挑了个稀巴烂。
桃花眼的陈舟单脚踩在案桌上,扯着周神医的脸皮就是狠狠一撕。
“陈舟,你干什么呀你!”
被识破真面目的周神医提着鱼尾衣服,扭了扭腰。
“江闪闪?”
“你真是丢尽了咱师父的脸面!”
陈舟气到极点,扯着他身上凹凸有致的鱼尾袍嘲讽说:“你这糟心玩意儿穿着作甚,给我脱!”
“哦噢!”
“灵虚第一毒舌要扒师弟衣服了!”
“他一向我行我素,啥事不敢做?”
“到底是同门师兄弟,还当着这么多男女老少的面扒,够狠的!”
灵虚派精英从手指缝里开始观战,用眼神开始疯狂八卦。
“陈舟舟?江闪闪?”
苏青之艰难地组织了会语言说:“好久不见。”
不对,江闪闪这个品行卑劣的无耻之徒!
“你这个大骗子,你把李野坑惨了知不知道?”
“他都准备告别仪式了,遗书写了第三稿了!”
苏青之的嘴像机关枪一顿叭叭,就被一颗橘子糖堵上了嘴。
“陈舟舟?”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忽然无比的尴尬。
自从姜云国陈舟与自己决裂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他这是消气了?
苏青之歪着脑袋刚要搭讪,就见他冷着脸离开了现场。
得,你还是那么记仇。
“陈师兄,回灵虚派的方向是东,你走错了!”
“我回去干什么,看你在戒严堂挑石头?”
陈舟怼的又狠又准,将搭讪的师兄呛的满脸通红。
“说,你干嘛侵入人家小月的灵识?”
苏青之揪着江闪闪的耳朵使劲一拧,追问道:“你个死骗子!大变态!”
“我不是骗子,我可能真的攻克了红梅香这个三界难题!”
江闪闪掏出一大堆的研究文稿,里面详细记录着每个病号的临床跟踪记录。
苏青之越看越是惊讶,江闪闪真的走狗屎运了。
因为中了红梅香的人经过他的神秘疗法后,发病的频率越来越少。
“我的秘诀就是那些鬼面鱼。”
“如今我身家雄厚,我已不满足于只做花掌门的替身夫君,我要取代他!”
他满意地看着苏青之脸上的惊讶之色,骄傲地抬了抬下巴。
“你会后悔的。”
苏青之甩了甩腰间的流苏穗子下了定论。
等你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花掌门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你。
这人当舔狗上瘾了,真可怕。
不过此人确实是个奇才,红梅香有救了。
她抿抿嘴正要说话发觉自己衣袖里有张纸条。
趁着江闪闪被灵虚派精英带走的瞬间,她看到寒秋给的纸条上写了一句话。
“杀父仇人已找到,速来小荷汤峪二楼。”
杀父仇人!
谜底终于要揭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