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txt-第四百三十五章 轟擊木寨閲讀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听到陇右将士的话,许诸已是怒不可遏!
典韦更是拿捏着双锏,踏马上前两步,欲要出手。
其身后的一千西凉铁骑,也将手放在马旁的弯弓上,只有李易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冲关!
斩杀陇右将士。
而作为领头的李易,则是小脸铁青一片,双眸射出杀意,却再次强忍了下来。
扯动许诸的衣袍,细语道,“老许,继续问他,割甲藏兵乃是我之意,他哥舒翰有何权利,收缴周仓的兵权。”
“还有,何为妖言惑众的百姓头目!”
“明白。”许诸不动声色的微点头,目视木寨上的陇右将士,语气茫然的问道,“哥舒翰将军收缴唐王殿下麾下人的兵权,这不合理吧,毕竟唐王李易可没说,要交出兵权,而是让我等割甲藏兵归田。”
“还让在下不解的是,周仓又跟什么百姓头目扯上关系了?”
“还请陇右将军告知,我等也好有戒备,免得到时候触怒了哥舒翰将军。”
“看你如此诚恳,本将便与你说说。”陇右将士不觉许诸等人危险,反而听许诸语气,这是要投靠他们的意味。
便露出讥讽的笑容。
什么唐王李易麾下之将,皆是铁骨赤胆,无惧无畏。
此刻看来都是不可信的谣传。
这什么许诸,不仅人怂,还要想巴结他们的将军哥舒翰,真是可笑至极。
却不知哥舒翰,只信他部族的人,也就是他们这些将士。
于是清清嗓子道,“陛下圣令已下,既然这安西是我家将军管辖,理因安西的兵权归我家将军所有。”
“唐王李易已卸甲,他要这兵又有何用?留着谋反用吗?!”
“而那周仓,我家将军许诺他偏将之位不要,非要带着李易麾下将卒牧马耕田,简直不识好歹,我家将军岂能放过他!”
“至于百姓头目,其实就是一些,反对兵甲税,反对我家将军清缴乱贼周仓的人。”
说道这儿,陇右将士便挥动火把道,“好了,你已经知清缘由,快快放弃兵锋下马。”
“跟着我们陇右军,保证你富贵荣华!”
“庄主杀不杀?”已经明白缘由,典韦轻问李易。
他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
“此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李易沉吟。
却想不出其中缘由。
而且。
陇右将士又不像在说假话。
但是,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他们已经触及到了李易的底线,李易只有送他们一程。
与哥舒翰当面对峙。
“你等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之前都是在戏耍本将的吗?!”毫无举动的许诸,让陇右将士大怒,挑眉的对着许喝问。
“你说的不错,的确是在戏耍你。”这次回答陇右将士的是李易,不在是许诸。
使得木寨上的陇右将士,皆是有些懵头,看着下方矮小不清的身影,喝斥道,“本将与你家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熱門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五章 轟擊木寨讀書
“竟然口出狂言戏耍我等,那你就去死!”
说完,只见一名陇右将士,对着李易身影,就是一箭射出。
飞来的箭矢,被李易无视,抽出腰间唐刀怒喝道,“西凉铁骑听令,给本王用神武炮,轰杀他们!”
“得令!”一千西凉铁骑顿时策马列队,一尊尊神武炮从他们中拉出,整齐的排列在前。
一共九尊。
同时木寨上的陇右将士,见到下方火把移动,听李易的话,与铁骑踏地响起,也反应了过来。
羞恼的喝道,“果然你等贼心不死!”
“众将士听令,防御乱贼进攻,给我放箭射杀乱贼!!”
“得令。”陇右将士飞快的跑动起来,从木寨下搬上许多雷石滚木,并且弓箭手们已经在拉弓抛射。
“咻咻咻。”
成百上千的箭矢,顿时冲向李易等人。
“西凉铁骑听令,防御!”李易见此,淡然呼喝。
紧接着拉扯战马缰绳,退却在神武炮之后,挥动手中火把,喝道,“给我开炮!!”
“砰!……”
控制神武炮的西凉将士,齐齐点燃九尊神武炮的引线,瞬间幽深的炮筒中,射出带火的弹丸。
“轰!…”
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五章 轟擊木寨
还在射箭的陇右将士,在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看到带火圆球飞向自己。
都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见圆球击中身边的物体,猛烈的爆炸开来,带起巨大的火焰与烟尘。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四百三十五章 轟擊木寨展示
随即他们失去意识。
死的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本来坚固的木寨,在带火弹丸的炸裂下,变得千疮百孔,变得脆弱不堪,燃烧起熊熊大火。
这一恐怖的场面,直接吓呆了幸存的陇右将士,战甲下的裤管留出腥臭的液体。
一时间,陇右军所建的木寨,只留下了惨叫与哀嚎。
还有不可置信的疯癫。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一定是在做梦!!”
“那是什么,那是天罚吗,他们是神吗……”
此刻的陇右军,精神已然崩溃。
前一息,整个关卡上还热闹非凡,近两千陇右将士,还鲜活的站在那里拉弓射箭。
可后一息,恐怖的咆哮声响起,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超出他们的理解,开始怀疑起人生。
“停!”当神武炮放了几轮后,李易扬起火把呼喝一句,让控制神武炮的西凉将士,停止装弹。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浪费弹丸。
整个木寨关卡已经全部摧毁。
又等待片刻,李易策马踏行而上,“走,过关!
若遇到活口,留一两人。其他的杀无赦!”
“得令。”西凉铁骑齐喝,跟随在李易身后。
按压着腰间的环首刀。
“庄主,今夜事后,必定会惊动陇右,甚至会让长安那位知道,庄主已到陇右。”
“是否让属下派遣斥候,前去联系周仓等人?”许诸落后李易一步,轻声的询问。
毕竟他们此时的兵力稀少。
如果陇右节度使真的想对李易不利,那么他们的处境便会很危险。
虽然他们有神武炮,但是他们所带的弹丸,却不是很多,一旦用完,神武炮只会变成没用的铁疙瘩。
“不用。”李易摇头,踏近毁灭的木寨中,看着陇右军焦黑的尸体道,“今夜之事传出,也会引起周仓的注意。”
“与其漫无目的去寻他,还不如让他来找我们更容易点。”
“而且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安西城,也不怕他们知道我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