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第八十六章 菩薩進門鑒賞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听着五大虚空藏法,苦桑道人心头烦闷,语出威胁,一行只是合十诵咒,不理不睬,苦桑道人却是不敢真个动手,正憋得无处发泄时,虚空藏菩萨含笑结了个佛印,佛印绽放光明,将虚空通道照得透亮。
一时间,金蟹将军焦虑的情绪平复了,苦桑道人胸口的一团火气消散无形,就连还在一脑门浆糊的龟丞相,思路也理清了许多,张口道:“将军怎么来了?”
苦桑道人敬畏的看了看虚空藏菩萨,不敢再乱逞口舌嘟囔一行,向龟丞相和金蟹将军道:“太……那谁回来了,姓孙的说不用等你们,我说当然要等,姓孙的就怒了,非不让我来找你们,还说再不来……再不听她的就要履责扫青。我身为青坛将军,自是要为青楼的兄弟姐妹们做主,哪里容她肆意妄为,当即斗在一处。当是时也,风云变色、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金蟹将军知道他是在东溪待久了,听惯了百花门那些楼堂里的说书,说话也受了影响,于是道:“将军自然是胜了的,于是赶来接我等,对不对?本将谢过了。菩萨要去勾陈宫拜会太师,你快回去通传一二,太师有什么吩咐,也好早些告知我们。快去!”
苦桑道人知道轻重缓急,也不耽搁。驾着葫芦就走了,金蟹将军又看了看菩萨,见菩萨只是微笑,也不阻拦,心里更是放宽了,暗自琢磨:“还真是去勾陈宫串门?太师和菩萨还真有交情?”
跃迁最后一条通道时,龟丞相被金蟹将军拖着穿过通道,忽道:“苦桑败了?”
金蟹将军也懒得理他,引着虚空藏菩萨和一行来到南天门前。
菩萨要进南天门,王钦聚兵还想拦阻,虚空藏菩萨道:“敢问多目天神,因何阻拦贫僧?”
王钦道:“……”
一时间也想不起该怎么回答。
赤杖真人出现在王钦身边,道:“王将军快些让开,菩萨上天庭,一律免检。”
王钦问:“什么免检?”
赤杖冷笑道:“免予检查!要多修行、多学习,否则说话就跟不上时代!”
王钦道:“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东唐土话嘛!我说的是凭什么免检?”
赤杖道:“睁眼好好看看,这是菩萨!”
王钦想不出拒绝的理由,见宁不为撒开脚丫子往里跑,知道他是去勾陈宫通风报信,于是想办法拖延时间:“请恕末将眼拙,不知是哪位菩萨驾临?”
一行代答:“是香集佛国世界佛主,胜花敷藏如来,尊上虚空藏菩萨摩诃萨。”
王钦道:“不知菩萨要去何处,我这里做个记录。”
赤杖真人道:“菩萨不用记录!”
王钦冲他怒道:“赤杖,眼下什么形势?你怕是脑子有点不清不楚!”
赤杖真人是峨眉出身,峨眉门下佛道双修,对佛门并无成见,反是希望虚空藏菩萨去勾陈宫找找顾佐的麻烦,最好将顾佐带走,去须弥天中开辟佛国世界,做那无量灵石菩萨,免得自家成天里提心吊胆,日子都不好过,于是道:“南天门就得按规矩来,我不同意你这么拦阻!”
虚空藏菩萨也不生气,耐心等候。就在二将争执时,宁不为又一溜烟跑了回来,身后是苦桑道人。
苦桑道人冲王钦使了个眼色,道:“神君让末将前来迎候菩萨。”
王钦虽然疑惑,还是令手下天兵让开了大门,待虚空藏菩萨进门后走远,问宁不为:“什么情况?”
宁不为道:“苦桑说,神君和虚空藏菩萨有旧,想来菩萨是没有恶意的,可以放行。”
王钦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赤杖真人听了这话,脸色很不好,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王钦冲着赤杖真人的背影冷笑,向宁不为道:“你再去告知孙刑坛和洛兔坛,就说赤杖这厮好了伤疤忘了疼,该敲打敲打了。”
宁不为接令,又撒开丫子跑去找人了。
菩萨跟着苦桑道人进门,身旁是金蟹将军和龟丞相,行了不久,一驾宝盖香车驶来,车上有四人伴车随侍。
车驾停在菩萨身边,车上之人问道:“苦桑将军,这位可是虚空藏菩萨?哎,一行,果然是你,好久不见!”
一行合十:“贾总,多年不见,一向可好……小僧见过莫龙头、伍长老、空仓长老。这位正是家师。”
车上四人连忙恭请菩萨上车:“菩萨,神君正在与诸仙演法,脱不开身,遣我等前来迎接。”
这四人正是贾贵、莫五、伍胖子和空仓道人。
贾贵主营元阳烟,兼营商铺上市咨询,购买的大量高楼房产更是让他财富暴增两倍,成为东唐第一富豪,就连天子都向他借钱。
剩下三个都是百花门长老,莫五是龙头长老,傀儡掌门张富贵之下第一人,伍胖子是管理鸨娘的独豹长老,空仓道人是管理龟公的茶壶长老。
百花门如今可了不得,事业发展极盛,在潜山三角地带赫赫有名,是诸国间的人文胜地,作为长老,他们三个也都富甲一方。
贾贵道:“这是我家顾神君的座车,请菩萨登车。”
虚空藏菩萨谦让了两句,便携一行上车,众人簇拥着驶往勾陈宫。
路上,一行好奇的问:“四位怎的上天了?”
他是六意识境圆满的高僧,自然看出这四个都是元婴后期,离合道差远了。
贾贵洋洋得意:“神君选拔金童玉女,上天侍奉起居,我四人于南吴州大演武场力拔头筹,可谓打遍东唐无敌手,由此得以入选,便上天看看风景。”
说着,咂了咂嘴:“其实这天上,也一般,比不得东溪。”
一行还奇怪,他当年离开东唐时可是清楚的,这四位的修为实力都一般般,怎么就“力拔头筹了”?
苦桑道人在旁边忽问:“贾总花了有二十万贯?”
贾贵笑道:“哪有那么多……”忽然变色:“将军可不敢乱讲,擂台上明刀明抢打出来的,可没花钱!咱贾贵是那种人么?”
空仓道人笑道:“真没花那么多,哈哈!”
谈笑间,贾贵摸出个小盒子:“菩萨,来一根?这是我名下特产,一行用了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