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財富似海深 第四境界-第八百九十八章 充滿愚昧閲讀

我的財富似海深
小說推薦我的財富似海深我的财富似海深
赤坤飞羽发现她很酷。除了关键点,她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暴露在外。但她不是个吝啬鬼,所以她不觉得尴尬。她很大方,穿上了衣服。
然后他又问:“红鲨紫霄,你是红鲨城的吗?”
林浩点了点头:“目前,我的身份是,学骄第三司令员,红鲨子孝。”
赤坤飞羽也不傻。听完后,他明白了,说:“意思是你不是赤沙城的真人。你是来救我的吗?”
她多少有些尴尬。一开始,她脱下司令员的位置,追着赤昆城,为了信守诺言出来救人。她不认为人们没有救她。相反,她被奇沙克市的人抓住了。后来,她被关在监狱最底层的水上监狱里。
我以为我不能在我的生活中脱身。我只能流我所有的血,被那些在红鲨鱼城的动物榨干而死。我从没想过还有一天我能再次看到太阳。我被我接受的保镖救了。
现在想想,真的很傻。既然林浩有能力来这里,不仅要当领导,还要把她从水底监狱里救出来,那么他的力量一定比她强。
既然他有这样的实力,那么当初那条深海神蛇肯定帮不了他,她貌似义正词严的行为却充满了愚昧。
林浩没想那么多。他点点头,摇了摇头:“我来这里不仅是为了找到你,也是为了找到碎片。”
“碎片?什么碎片?”赤坤飞羽不解。
林浩拿出手里的两块,说:“就是这两块。赤昆城的先知告诉我,只要我找到所有的碎片,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
赤坤飞羽拿起一块碎片看了看。他说:“我知道。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祖父先知给我看了。
据说这些碎片是古代遗留下来的。我们大昆人的根本使命就是保护这些碎片……”
披露的信息比林浩从先知那里得到的要多一点,但也非常有限,意义不大。
之后,赤坤飞羽好奇地说:“林浩,你说先知爷爷告诉你,只要你收集碎片,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你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吗?”
林浩想了想,抬头一看:“我要刺破天空。”
“刺穿天空?”赤坤飞羽比较困惑,但她不是那种特别细腻的人。看到林浩显然不想多说。
夜凉如水,波涛拍打着岩壁。同时,也使雄伟的声音传遍了各地。
临海的百丈崖上,林浩静静地坐着,一手抱着地,一手喝酒。他的目光落在远处。
远处大海浩瀚,而附近的大海似乎波涛汹涌。远处,似乎平静祥和。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重剑是直的。虽然重剑的尖端进入岩石,它看起来像一个忠诚的卫兵。它仍然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尊严和厚重。
统帅级的人都有资格佩带的武器。因为他和小城主关系密切,所以二池沙城是个例外。
但老实说,在他眼里,这个东西除了材料外,什么都没有用。
然后在这样一种别样的安静中,突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还有裙子飞舞和青丝舞动的声音。
“你觉得怎么样?”赤坤飞羽坐在他旁边,双手放在膝盖上。他的声音听起来柔和而活泼。
林浩递过手中的酒坛,微微抬起头笑着说:“看远处的大海。太平静了。不像这里。海浪有几千英尺高,海浪有几百英尺高。”
赤坤飞羽拿起酒,抬起头来倒酒。一些酒从他的嘴角洒了出来,滑落到他锋利的下巴上,从他长长的天鹅脖子里流了出来,掉进女仆裙子下的无底沟里,或者继续往下流
不知道多久前,她停了下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望着茫茫大海,笑着说:“是啊,远处那么宁静,没有这里可怕!
但那是假的,因为平静之下有汹涌的暗流,你永远不知道那些暗流何时会爆发,吞噬人,毁灭天地。
这就是大海真正可怕的地方。相比之下,这些光波根本算不了什么。”
话音落下,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好像周围没有人,他们只是看着大海,默默地递上了酒。
在某个时刻,突然,赤坤飞羽低声说:“明天我们要去打仗。”
“好吧!”林浩点点头,嘴角微微向上:“你的情绪好像很低落,是不是担心我?”
赤坤飞羽笑道:“怎么会呢?你多聪明啊,你的力气比我强多了,我不担心你。
你知道,这对我有好处
红鲨城和银鲨城之战即将打响。今天是最后一个和平的日子。舰队明天出发。
对于赤坤飞羽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因为即使这样的对抗并没有真正打响,对赤坤市也是非常有利的。
借此机会,赤昆市或许能够突破封锁,与外界其他大城市取得联系。
如果这场战争真的打响了,那就更好了。长期以来的平衡局面极有可能被打破,古昆士人有望跃过大海,奔向云端。
林浩点点头,笑着说:“别担心,我们会战斗的。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战斗。”
“休息一天?”赤坤飞羽转过头,看着身边男人的侧脸,略显心不在焉。
林浩笑了笑,没有发出声音。
他喝了最后一口酒,就起来,把酒瓶扔进海里,说:“明天要打仗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可以留在这里保护自己。不要轻率行事。”
赤坤飞羽愣住了:“我留下来?你不打算带我一起去吗?”
林浩摇摇头,笑着说:“我想,战后,有个漂亮的女佣在等着洗澡暖床。很愉快,但这是一场战争。你见过有人带女仆去打仗吗?”
赤坤飞羽也没有脸红。他想了想说:“女人扮成男人没关系,也不难。”
林浩笑着说:“真的不难。你是跟随那些人睡在营里,还是让人看着我和你们两个出去?”
这是奇坤飞羽罕见的腮红。
林浩的脸很冷,他说:“这次出去很危险。如果你不小心,你会被困住的。你帮不了我,你会把我拖下水的。”
赤坤飞羽脸红了。他下意识地想反驳,但他只是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最后,她只能站起来,咬紧牙关,搂着赵天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用柔和的声音说:“我不能走,但你一定要小心。
如果,如果真的做不到,不要强迫。你回来的时候,我在等你。只要你愿意,我会陪你到世界任何地方……”
……
一天,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