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 愛下-第661章 周導,你的馬甲掉了!熱推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一个顶流的诞生
“大家好,我是木木……”
岑林的解说视频,从来不缺少粉丝关注。
当他的粉丝数量,越来越庞大之后,一些行业中的“内幕”,却不需要他去打听、分析,就有人主动告诉他。
一些电影剧组,只要对自己的电影有信心,为了给影片打广告,更积极邀请他参加开机仪式,首映礼之类的活动。
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如鱼得水。
制作的解说视频,质量越来越高,超过同行一大截。
良性循环之下,强者越强。
他本身也成为了行业中的金字招牌,解说视频一发布,立即有许多人收到提示,直接打开观看。
“最近有许多人圈我,让我讲解一下《定鼎》。”
岑林的声音,一如既往干脆,“我早去看了,也做好了讲解的视频。不过大家应该知道我的习惯,一般是在电影上映一周之后,才会发布解说视频。”
“所以《定鼎》的解说,本应该在前两天,就该发布。我却推迟了两天……放心,没人威胁我,更不是遭遇了绑票……”
岑林笑了一笑,补充了一句,“跳票的原因很简单,我抽空去看了《三毛从军记》。”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给大众消化信息的时间。
事实上,观看解说视频人,真愣住了。一瞬间,有人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嗯,没错。看了《三毛从军记》之后,我决定推翻《定鼎》的解说,拿两部电影作为对比,做这一期节目。”
视频中,岑林侃侃而谈。
弹幕炸了。
“你真敢!”
“胆肥!”
“明年给你烧纸!”
“这是在作死啊。”
“警告,还有三十秒,大军压境……”
密集的弹幕如梭,基本是惊叹岑林的“胆大包天”。
只要通网,关注娱乐资讯的人,谁不知道这事十分敏感,岑林却不怕事大,非要拱火。
这个操作,一不小心,就要被集火。
不管大家是什么想法。
反正视频中,岑林继续说下去,“各部电影,各有优劣。《定鼎》的特效、大场面,特别是炮火覆射,惊天动地的场景,绝对会成为战争片中的经典镜头。”
“余导也不愧是被同行誉为,专门为大场面而生的天才导演。对特效镜头的拿捏,保持巅峰的水准。”
“这票,没亏!”
岑林娓娓道:“当然,《定鼎》缺点,也十分的突出,就是文戏说教的意图,太明显了,显得拖泥带水,让人看了别扭。这拖累了影片的节奏,影响了大家的观影效果。”
弹幕中,也一堆人吐槽。
“没错,就是这样。”
“还是木木敢说真话。”
“少了那些文戏,电影肯定爽飞天!”
“……”
观众的欣赏水平有限,但是感官舒不舒服,很容易得出结论。《定鼎》的一些剧情,确实没拍好,没得洗。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强迫不了。
“至于《三毛从军记》,黑色幽默的剧情,夸张的肢体动作,还有妙趣横生的故事,让大家看得开怀大笑。”
“当然,电影的内涵,也十分的丰富。反英雄主义,黑遍了那个时代的各种现象,极其讽刺。”
“在拍摄手法、剪辑手法,电影的结构上,更是大胆的创新,荒诞、写实的表现方式,充满了后现代解构主义的意味。”
“不过也有缺点。”
岑林慢声道:“很多事情,电影明明可以深挖下去,导演却选择了点到为止。不知道是为了过审,无奈的妥协。还是由于不想电影太沉重,避免牺牲搞笑的风格,所以选择了隐忍。”
“总而言之,在我看来,两部电影都不差,大家可以去看一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岑林笑了,“接下来,就是两部电影的对比了……”
“开炮了,木木要开炮了。”
“我不怕,让炮火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保护我方木木。”
“进度条还有一半,我很安心!”
“……”
弹幕太疯狂了。
许多人皱眉,立即点了关闭。
视频顿时变得干净清爽。
岑林眼中,充满了笑意,“我知道,你们肯定以为,接下来我要拿两部电影对比,分出高下来……”
嗯?
不是吗?
许多人眨了眨眼睛。
解说电影的时候,拿两部电影并列。
当然是要全方面解析,从导演到演员,到投资,到选址、布景、服装、灯光、道具、音效……
一项一项打分。
最终得到结论,谁更胜一筹。
然而,真不是。
“其实我要说的是,两部电影之间的关联。”
岑林莫名兴奋,“对,大家没听错,这两部电影,关系很密切……不是时代、背景的关联……”
“????”
如果有人打开弹幕的话,肯定会看到密密麻麻的问号。
实际上,连没开屏幕的人,也是满头的雾水。
在他们的印象中,《定鼎》与《三毛从军记》,应该是风牛马不相及才对,哪有什么关系啊。
对手关系吗?
那勉强算!
众人带着强烈的疑问,专注观看岑林的解说。
“……之前说了,我要解说《定鼎》,所以手头上,也搜集了不少相关素材。一些镜头,更是《定鼎》剧组,提供给我的。”
视频中,画面一分为二。一边是岑林,一边是《定鼎》的一些影像片段,走马观花似的浮掠。
这时候,岑林神秘笑了,“接下来,就要见证奇迹,大家千万不要眨眼……”
“停!”
他挥手示意。
旁边一段影像,立即停顿下来。
“调色!”
岑林连续发了几个指令。
针对这些影像片段,进行了一些处理。
然后他轻笑,“播放!”
“……啊!!!”
瞬时,视频外的众人,瞪大了眼睛,呆若木鸡。
只见解说视频,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段灰旧模糊,好像老纪录片式的黑白影像。
摩肩擦踵的人群。
飞机在空中掠过,投下了一枚枚炸弹。
城市、村庄,硝烟四起。
坦克行驶,大炮发威。
还有整齐的军队,在正步行军。
一幕幕,一个个场景,依稀有几分熟悉。
这,这……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时候。
视频中的岑林,轻吁了一口气,“大家看到了吧,现在谁还敢说,两部电影没有关联吗?”
“这两部电影,许多镜头太相似了,有些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连贯起来。”
“千万不要告诉我,这只是单纯的巧合。”
岑林一副不要让我怀疑你智商的神态,“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叶子,同样的道理……”
“在两个不同的电影剧组,拍出来的镜头,却这么相似。好像是同一批道具、群演,在同样的布景下,穿上同样的装扮,为不同的剧组服务?”
“这事,你们信?”
岑林笑了,“所以真相就是……肯定是一部电影,拍好了足够的镜头素材,然后被另外一部电影‘借用’了。”
“至于谁借用谁,一目了然。”
岑林分析,“《三毛》电影场景,相对比较简陋,资金肯定不如《定鼎》充裕。不必多说,肯定是《三毛》借了《定鼎》的镜头,再进行嫁接,移花接木。”
“这样一来,最大的问题出现了。”
岑林吸了口气,“为什么?”
“《三毛》凭什么,还有这个本事,从《定鼎》那里,拿到它需要的素材?”
“偷的吗?”
岑林自问自答,“不可能,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再说了,偷的东西,谁敢明目张胆用,不怕起诉呀。”
“只能是借、索取、哀求……”
“不过问题又绕回来,凭什么授权给你?”
众人不由得点头。
对啊。
换作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情,别说哀求,跪求也不行。自己辛苦拍拍摄的素材,干嘛让你拿去用。
这不是“资敌”么。
打死不干。
“我知道原因。”
岑林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这两天,我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主要是,有些事情,看破不要紧。说破了,后果可能比较严重。”
“所以我很纠结……”
他在卖关子,弹幕中都是“打死”、“砍刀”之类的言论。
“不过我最终决定,还是点破了吧。”
岑林眯眼笑道:“毕竟这是我自己灵光一闪的发现,当然可以理直气壮,不怕任何打击报复,大家说对不对?”
弹幕中,自然是瀑布似的支持声。
“好,我说了。”
岑林定了定神,眼中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其实这事,说穿了真的不值得一提……”
“试想,这世界上,可以让余念导演,心甘情愿把自己拍好的素材,借给对方使用的人,又有几个呢?”
“恰好我知道,《三毛从军记》的导演,就是那个叫莽哥的导演,他好像姓周……”
“对了,还有电影的编剧,叫什么……小崔。”
在众人目光呆滞,嘴巴渐渐张大,快要合不拢的时候。
岑林亮出了绝杀,“大家再看,这是一个粉丝,拍到的‘莽哥’的照片,一脸大胡子,很威风嘛。”
“再看看这个……”
他指尖一拨,周牧的近照,与“莽哥”并排在一起。
哒!
岑林打了个响指。
两张照片变黑了,只剩下漆黑的剪影。再一对比,视频之外,已经有人忍不住尖叫!
岑林咧嘴一笑,“周导,你的马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