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4、上官春秋,登花船聽曲鑒賞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皇城大殿中,人皇姬无疆端坐在宝座上,下方文臣武将都有。
“左烈,你镇守赵国边境近一甲子,你说说对赵国妖族的看法。”
姬无疆低头问道。
“回陛下,妖族大多速度、力量都远超我大楚人族军士,若不是起数量稀少,的确难以对付。”
宁国公,一品都尉左烈抱拳高声回道。
他的话让身后不少武将点头。
赵国人族军队不难对付,但那些混入其中的妖族才是让人头疼的。
妖族很多手段都是让人防不胜防。
还有些修为高深的,性情古怪,更是难对付。
“国相,你说说吧。”
姬无疆不置可否的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国相孙洛。
孙洛乃是出自皇城书院,宗师境的儒道修为,又是在各处大楚东南为官数十年,方才入京。
他对东南赵国的妖族颇为了解。
“说实话,妖族,比人族好相处。”
孙洛的话让左烈眉头皱起。
“相国大人,你不会也是想要一只红袖添香的白狐为伴吧?”
左烈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其他武将都是低声哄笑起来。
他们这些武将身上煞气太重,寻常的妖物根本无法近身。
若是修为高的,倒是没有大影响,可谁敢让那等妖物靠近?
最近满中州传那“白狐”故事,很多读书人都心中神往,恨不得有一只白狐为伴。
可故事毕竟是故事,狐妖的脾性,左烈他们可是清楚的很。
那些妖族中,最难对付的就是狡猾无比的狐妖。
“宁国公说的是,此等白狐谁不想有一只?”孙洛捋着长须笑着道:“我那房里虽没有白狐,青蛇倒是有一条的。”
左烈脸上闪现一丝怒色,倒是其他人,很是羡慕的望向孙洛。
特别是那些文官,羡慕之色溢于言表。
“陛下,狐族是赵国大族,若是真能让其与我大楚和平共处,对陛下大计实为大利。”
便在此时,久不上朝的老都尉上官春秋上前一步,高声说道。
“春秋老大人,你这是何意?”
左烈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这大楚,若说与赵国仇怨,最深的莫过于上官春秋。
他可是在与赵国一战中受伤,修为再难寸进。
可现在听他的意思,似乎是要与赵国,乃至赵国妖族和解?
“宁国公,为陛下大计,当忍则忍。”上官春秋摇摇头,然后微笑道:“再说,看开了,这仇怨,也不过烟云。”
左烈还要再劝,上首端坐的人皇姬无疆已是开口。
“上官春秋留下,其他人先退下吧。”
众大臣忙躬身退出大殿。
“春秋,你随我征战多年,这伤也是与赵国一战落下,这仇怨,真能放下?”
姬无疆看着上官春秋,开口问道。
“回陛下,私人仇怨岂能置于家国之上?”上官春秋躬身道。
“我那孙女常说,大义当前,个人荣辱得失算不得什么。家国百姓之重,才是真的重。”
“若言那个小丫头?”姬无疆脸上也现出一丝笑意。
“拟旨,让灵焰请赵国皇室、赵国几大妖族参加今年的花仙子大会。”
姬无疆顿了一下,又道:“上官若言协办此事。”
“多谢陛下。”
上官春秋赶紧躬身叩谢。
“春秋,三日后,你来九天之上闭关吧。”
姬无疆的话让上官春秋浑身一震,不禁抬头看向姬无疆。
“朕为你疗伤。”
“多谢陛下!”
一瞬间,上官春秋老泪纵横,向着姬无疆连连叩首。
陛下为他疗伤,他的修为必然能再上一层。
到那时,上官家族算是真正稳固了。
直到回到家中,他还有些微微楞神。
“若言那丫头呢?让她过来。”
许久之后,他才想起来,出声说道。
——————
“先生,今日这一舞如何?”
身穿红色衣裙的紫萱走到韩啸身边,低声问道。
她眉眼间的笑意浮现,蹲下身,将桌上的茶杯斟满。
她已知这位就是一诗惊天下,“各领风骚数百年”的韩啸,自然要殷勤对待。
这等大才,若是再留一段佳话,她身价倍增。
“紫萱,你生长在富人家,从小生活无忧,便是练习舞蹈歌韵这些,也是有专人教导,从没有品尝世间苦楚。”
韩啸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然后摇头道。
紫萱点点头。
她真名莫子璇,乃是皇都御史大夫莫贯城的幺女。
正如韩啸所说,她自幼聪慧,又是数百年的官宦世家出身,真的没有吃过苦。
游历江湖时候,身边有高手护卫,那些学子武者趋之若附,更是让她高高在上之感。
“先生,你的意思是,我需要去品味人间苦痛?”
紫萱眨着眼睛问道。
如果随韩先生一起乔装打扮,如凡人一般于市井中相伴相随,其中情趣……
不觉,她有些痴了。
“咳咳,无需如此麻烦。”
韩啸轻咳一声,让紫萱霞飞双颊。
“你听,那大江上可是有琴瑟之身?”
紫萱转头侧耳,果然听到隐隐约约的琴声。
“换身男装,我们去听琴。”
韩啸站起身来道。
紫萱眼睛一亮,忙起身去换衣服。
不过片刻,她已经身穿淡青色男装,俏丽的站在韩啸身前。
“小姐,那可是花船,你真要去?”
花婆婆低声说道。
花船是花船,游船是游船。
花船乃是庸俗之地。
“先生愿去之地,自然有其妙处,不是吗?”
紫萱轻笑着看向韩啸。
韩啸一整衣衫走下舷梯。
下方赵晨安已经架着小舢板在那等候。
“去那边船上。”
小船晃晃悠悠靠近花船,船上的琴声听得更真切了。
“咦,抚琴之人琴技不一般啊,为何沦落至此?”
紫萱好奇的的问道。
“这便是红尘世事,总有你想不到的人生百态。”
韩啸站起身,踏在花船那边伸过来的跳板上,几步登上。
紫萱脚尖一点,也落在花船上。
“两位公子,是来喝酒,还是来听曲,或者是来寻乐子?”
一脸堆笑的侍者上前,躬身问道。
“喝酒,听曲。”
韩啸朗声道。
“那公子你们可来对了,我们兰桂坊的兰花娘琴技冠绝一方,二位公子一定要听一听。”
侍者笑着伸手,指向前方的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