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五十三章殺人的好地方分享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千骑驰骋,车架疾行。
京城发生了什么事情,柳明志一无所知。
此时柳明志在亲兵的护卫之下,还在赶往奔赴京师的官道之上。
“王爷,咱们已经到了忻州府的南域,再过半天穿过了风云渡之后就出了北地,到了明州的地界了。
十一亲王李廷如今被封为明王,咱们路过明王封地境内修整的时候是否前去拜谒一下?
毕竟他也是三公主的小皇弟,直接穿境而过却毫无表示,是否有些不妥?”
“不去,不熟。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本王跟他没什么好说的,直接穿境而过,回京便是。”
“这…..得令!”
“王爷有令,全力奔赴京城。”
“王爷有令,全部奔赴京城。”
柳明志听着亲兵的喊声逐渐远去,将手里的书卷丢到了桌案之上,有些心烦意乱的揉了揉太阳穴。
出了忻州城之后,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是因为陈婕的离去,亦或者……
局面不至于这么快就走到这一步吧!
挺身从靠枕上坐了起来,柳明志掀开车帘,望着官道两侧农田中白茫茫一片的积雪。
积雪下不时地闪露着明绿色的光芒,那是麦苗的尖端顶出了积雪的覆盖,向路人宣告着它喜人的长势。
风云渡口。
依靠泾河支流而建立,乃是贯通南北水上通道的重要位置之一。
平时多有船商在此周转货物。
乃是忻州北地各府与南方各地州府贸易往来的重要枢纽之一。
河运的便利大大的节省了陆运车马损耗的开支,一直为各大商户所喜爱。
没有人会不喜欢钱这种东西,能省则省,这才是商人本性。
车马前行,柳明志的思绪也越飞越远。
越是靠近风云渡口,他的心神便越是不安。
好像前面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一样。
“停车!”
“吁!”
“王爷有令,停止前行!”
队伍缓缓停下,柳明志掀开车帘直接跳下马车,走在咯吱作响的雪地上,柳明志俯身抓起一把积雪在手里搓了搓,目光眺望着一望不见人烟的官道,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王爷,有什么不对劲吗?”
柳明志瞟了孙明峰一眼,似笑非笑的拍打了一下手上融化成水的积雪。
“没什么,最后再看一眼我北地风光。
看看这交叉纵横的田垄,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富足了。
真好!”
孙明峰几人也弯腰抓起了一把积雪揉搓了一下,瞭望着两侧长势喜人的麦田目光充满了赞叹。
“卑职记得多年以前路过这里还都是荒芜之地,赖于王爷开荒之政,如今荒地也变成了肥沃的土地。
全部丰收,交了国库的赋税,剩下的余粮也足够百姓们大吃大喝,衣食无忧的过上一年,一路上,赶路百姓见到王爷车架,无不跪拜行礼。
说明他们是打心底里感激王爷的仁政啊。”
柳明志目光复杂的叹息了一声。
“赢得了天下心,却始终没有赢的了帝王心啊!”
“啊?王爷你说什么?声音太小卑职没有听到!”
“没什么,发一句牢骚而已,你说我柳明志算是一个好官吗?”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七百五十三章殺人的好地方讀書
“王爷是不是一个好官,卑职等兄弟没有资格评说,北地二十七府的百姓心里最清楚了。”
“滑头,那你们说我是一个好臣子吗?”
“王爷这话问的,放眼我大龙朝堂,各地州府所有官员之中,王爷你再不算是一个好臣子,卑职兄弟几个真的不知道什么样子的官员才算好臣子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七百五十三章殺人的好地方閲讀
随便找个官员问问,对朝廷最为忠心的人除了王爷你,只怕再也无人可以与你比肩了。
睿宗,先帝已成往事就不说了,就陛下登基之事以及后面发生的事情而言,王爷对陛下可谓是倾心辅佐,尽职尽责!
这一桩桩往事都是有目共睹的。”
“呵呵……那你们说若是某天我柳明志举兵造反了,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我?”
孙明峰,陶力他们正在乐呵呵陪笑的脸色一僵,悻悻的笑了笑。
“王爷,你就别跟卑职们开玩笑了。
说句大不敬的话,你造反也得有人信呢。
当年咱们几十万弟兄千里奔袭,入京救驾勤王,平定诸王叛乱。
放眼京城内外,全都是咱们的兵马,整个京城无人是王爷的一合之敌,传国玉玺更是从太后娘娘的手里到了你的手中。
万事俱备,只欠王爷振臂一呼便可改朝换代。
那个时候你都没有觊觎皇位,如今又谈何造反之说呢?
怕是王爷你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
“是啊,夺江山对我来说,但是简直是易如反掌,你们都明白,为何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啊?王爷你说的我们都糊涂了,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没什么,你们可得做好准备了,说不准本王哪天就造反了呢!”
孙明峰他们脸色再次僵硬了下来,虽然知道王爷是在说一些开玩笑的戏言,却还是不敢接下面的话语。
有些话柳明志可以开玩笑,他们却没有资格开玩笑。
只能悻悻的揉着鼻子,装作没有听到柳明志说的话。
“陶力!”
“卑职在!”
“把车厢左侧壁那个蓝色包袱取来,再把火盆也取来。”
“得令!”
几个呼吸的功夫,陶力将火盆放到了地上,将包袱递到了柳明志的面前。
“王爷,包袱!”
“嗯,你们先回去守着吧。”
“得令!”
孙明峰他们走后,柳明志也不管地上的积雪盘膝坐了下来,默默的扯开了包袱上面的系扣。
从中取出五本书籍,神色复杂着轻轻地抚摸了起来。
五卷屠龙术,只待后来人。
如今想来是没有必要了。
柳明志手背筋脉微起,用力将五卷书从中间一分为二丢在了火盆之中。
在火折子点燃下,五卷纸张皆是上好宣纸合订而成的书籍轻松燃起。
火光在柳明志复杂的眼眸深处舞动着,慢慢将周围的积雪融化开来。
纸张化为灰烬,等到火盆冷却,柳明志举起火盆用力一扬,一切皆以随风而去。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世上曾经还有这么五本书籍短暂的存在过。
驻足北望了一眼。
柳明志嘴上扬起一抹苦涩又包含深意的笑容,提着火盆朝着马车赶去。
柳明志钻进车厢不久,几只信鸽再次从小五的手里咕咕叫着北飞而去。
“启程继续入京!”
“得令!”
“王爷有令,继续赶路。”
日头西斜之际,队伍终于赶到了忻州跟明州的交界风云渡。
疾行的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车厢外传出了亲兵将领秦光的声音。
“何人竟然拦路,不知道这是并肩王的车架吗?速速让开!”
“秦将军,不认识咱了吗?”
“曾总管,您怎么在这里?”
“咱来迎接王爷入京,王爷可在车中?”
柳明志隐约听到曾海这位老故人熟悉的声音,起身朝着马车下跳去,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朝着队伍前段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驻足停下,柳明志看着站在官道上的曾海跟十个小太监。
目光中带着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神色。
仿佛早料到如此,又仿佛事情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总之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反应。
环视了一下远处冰冻的河面,好似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风云渡口,柳明志苦涩一笑。
山美,水美景更美,杀人的好地方啊!
能葬在这里,也算是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