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最強狂兵討論-第5036章 她是天生強者!看書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一个毁不掉的女孩儿?
埃尔斯的这句话让直升机舱里充满了莫名的压力!
因为,埃尔斯的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埃尔斯,你是认真的吗?”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科学家说道:“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她除了拥有可以针对传承之血的特性之外,并没有超出常人的地方啊!”
“因为,她会觉醒。”埃尔斯沉声说道:“她会变成一个我们从来不认识的存在。”
而他所说的“觉醒”和“存在”,似乎让李基妍又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为什么你认定她会觉醒?我对这个词很不理解。”那个老科学家说道,“你到底对这个孩子做过些什么?”
直升机还在围绕着游艇悬停着,并没有上升或是下降,水花还在被螺旋桨的狂风掀向四周。
兔妖已经游到了游艇旁边,但却始终没有冒出水面,她看着上方的情景,心头也觉得很诧异。
“如果这些人要发起攻击的话,那么为什么还不动手,反而一直停在这里不动?”
兔妖心里焦急万分:“得想办法通知大人才行,他现在如果在和李基妍那样的话,会不会被这些直升机给吓出某种障碍来啊?”
不得不说,兔妖的关注重点永远都是那么的奇葩。
…………
面对老伙伴们的诘问,埃尔斯沉默了一下,眼睛深处闪过了一抹痛苦的神色来:“我的确对那个孩子做过一些违背人伦的尝试,当时,你们想要获得一个最完美的躯体,而我想要的是……一个完美大脑。”
“完美大脑?这不可能在受精卵的时期就做到,在少年时期也不可能!”那几个科学家立刻否定了埃尔斯的看法,“再说了,衡量大脑是否完美的标准又是什么呢?你这纯粹是异想天开!”
“我可以让她的脑力增加到最强的地步,全世界只有我才能做到。”埃尔斯说道:“无论是脑容量,还是大脑的功能性,皆是如此,当时的我,对大脑的研究与开发已经领先同行一大步了,那一大步里所包含的内容,其他的同行们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句话之中大有深意。
所以,在某些特定的时刻,个别科学家真的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可是,即便她的脑力很强,即便她的脑力可以反哺身体潜能,可是,你为什么说她有危险?为什么说她会觉醒?”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科学家问道。
“因为,记忆移植。”埃尔斯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自责的味道,“我做到了。”
这种自责的语气和他眼睛里面的痛苦相互映衬,很显然,所有人都看明白了——他后悔了。
“记忆移植?你对那孩子进行了记忆移植?而且你还成功了?”一旁的科学家们都要呆住了!
他们没想到,埃尔斯竟然能强悍到这种程度!
只是,这明明是人类的巨大进步,明明是脑科学方面里程碑的事情,为什么埃尔斯的表现要如此的沉痛?这里面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是的,我成功了,你们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在动物之间实现了简单的记忆移植,以为这种移植只关系到简单的后天训练和动作记忆,以为这种移植所产生的结果在几周时间里面就会消退,但实际上……绝非如此。”埃尔斯的目光环视四周:“我成功了,超出你们所有人想象的成功。”
机舱里一片沉默。
没有人接话,那些和埃尔斯认识多年的老科学家们,此刻已经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了。
联想到某些极有可能会发生的后果,这些人更是不淡定了!
所面对的事情越是未知,就越是会引发人们心中惶恐的情绪!
又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埃尔斯才说道:“这个孩子……她是个天生强者,只是她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
天生强者!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李基妍的大脑里一定已经被埃尔斯植入了一个所谓的“强者”的记忆!
而这绝对不是在对方还是个受精卵时期所完成的操作!这一定是后天又做了手术!
埃尔斯必然瞒过他们所有人,悄悄地来过一趟东南亚!这可真是个混蛋和疯子!
“那么,觉醒记忆的条件是什么?”一个科学家问道。
现在,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可能要比想象中严重很多了!
很显然,当记忆觉醒之后,李基妍将不再是李基妍。
她能够对付传承之血的变异体质,只是最浅层的表象而已,这个姑娘的厉害程度可能要超出这里所有人的想象!
而实际上,她的脑海里,应该还存在着一个超级强者的记忆,或者说是——“残魂”!
天知道埃尔斯到底给她移植了多少东西!
“记忆觉醒,和大脑成熟度休戚相关,而在我的预估看来,这个丫头的大脑,会在二十四五岁的时候达到完美的成熟阶段。”埃尔斯面带凝重地说道:“当然,成熟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想要完全觉醒,还需要一个很重要的触发条件。”
“什么条件才能触发?”
听到这儿的时候,众人不由得都紧张了起来。
“情绪和刺激。”埃尔斯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埃尔斯,事已至此,请说的再详细一点吧。”
“如果有了最激烈、也最深层次的情绪刺激,那么,这一切就不再是问题,沉眠记忆的激发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埃尔斯说道:“这个超级强者是被人所杀,杀死他的那个人所拥有的血脉特质,将会引起这丫头脑海中沉眠记忆的情绪波动,这会是最直接的触发器。”
一个科学家已经喊了起来:“这不可能!这无法操作!血脉特质和大脑记忆无法形成闭环逻辑!你在扯淡,埃尔斯!”
埃尔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在这个领域里,我说能,就一定能。”
的确,埃尔斯说的没错,在脑力科学的领域,没有任何人能够质疑他的权威。
沉默了许久之后,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科学家又问道:“世界这么大,遇到那个人的概率也太小了,如果这是最主要的触发条件,那么……不足为虑。”
“不,并不仅仅是这样。”埃尔斯摇了摇头说道:“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血脉所决定的,并不一定需要本人亲至,如果是那个人的家族和后代,同样能够达成这样的效果。”
“这个星球有六十亿人,彼此相遇的概率太低了。”显然,其他科学家也仍旧不主张杀掉李基妍:“埃尔斯,你的担心是完全没必要的,如果因为这个虚无缥缈的原因就杀掉李基妍,那么就太胆怯了,也太残忍了。”
埃尔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么,如果说,这个人现在就在李基妍的身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