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 起點-第1183章 法體自爆分享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如果北河真是魔王殿的人,那魔蚺族修士还是要正视一番的。
但是当听到北河要他通知魔蚺族的高层,将此地这条裂缝给封堵后,他就越发的疑惑和不解了。
只听这魔蚺族修士道:“这是为何?”
“这条裂缝连通血灵界,眼下还有不少血灵界面的修士,试图通过这条裂缝赶来。”北河道。
“什么!”
魔蚺族修士脸色大变。
身为法元期修士,他自然知道血灵界面的存在。
如果眼前的这条裂缝连通血灵界面,而且还有不少血灵界面修士,正通过裂缝赶来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关乎甚大了。
“希望道友动作快一点吧,北某也会也秘术通知我魔王殿的。”只听北河道。
“好!”
魔蚺族老者点了点头。
于是北河身形一动,就要带着身后的天圣猴离开。
“你们没机会了!”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带着揶揄之意女子的声音传来。
此女话音一落,北河三人同时转身,而后就看到那四肢修长,模样极为狰狞,宛如一头怪物的血灵界面女子,凭空出现在半空,讥讽的看着他们三人。
“哼!”
但听北河一声冷哼,之前这二人就拦不住他们,眼下他们还多出了一个法元期修为的魔蚺族修士,这两人更加别想将他们给留下来了。
然而这一次,北河话音刚刚落下,他鼻翼下意识抽了抽,他突然闻到此地充斥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而当他看到不远处的魔蚺族修士后,脸色不由一变,只听他道:“小心!”
闻言,魔蚺族修士目光一凌,因为这时他突然发现,在他的周围有一片肉眼可见的血雾。这片血雾,还散发出了一股微弱的红光。
“嘿嘿嘿嘿……”
就在此兽暗叫一声不妙的时候,只听从血雾中,传来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冷笑之声。
而后笼罩此兽的血雾,陡然开始收缩。只是眨眼的功夫,就顺着密密麻麻黑色鳞片的缝隙,尽数钻入了这魔蚺族修士的体内。
“该死,这是什么!”
魔蚺族修士脸色大变,此兽在半空剧烈挣扎,同时身上还有一股黑光大涨。
但饶是如此,它依然无法阻挡血色雾气的钻入。
不远处的北河见状后,瞬间就判断出来,应该是那血灵界面的青年男子,钻入了这魔蚺族修士的体内,想要占据此兽的身躯。
毕竟之前对方也是用同样的手段,想要夺舍他的。
優秀都市异能 人魔之路笔趣-第1183章 法體自爆讀書
于是他眼中狠辣之色浮现,抬起手来食指中指并拢,遥遥对着前方挣扎的此兽眉心一个指点。
“咻!”
从他的双指指尖,迸射出了一道黑色光柱,一闪即逝打在了前方魔蚺族修士的眉心上。
“噗!”
但听一声轻响,此兽的眉心瞬间就被洞穿。
只见魔蚺族修士眼中的神采,刹那就黯然了下去,巨大的身躯往下坠落,轰隆一声砸在了地上,一时间整个地底空间都震动了一下。
见状北河微微松了口气,但是他的目光依然死死的落在那魔蚺族修士的尸体上。
下一息他就发现,此兽身上红光大涨,而后他体内一股强大的气息,由内而外的散发了出来。
“唰!”
魔蚺族修士睁开了双眼,只见它的一双瞳孔,变成了红色,看起来极为诡异,同时注视着北河的时候,其中还有一抹阴森。
“嘶!”
只见此兽深深吸了口气,而后宛如喃喃自语的开口,“肉身果然比我族的强悍得多。”
而听此人的声音也变了,说话的赫然是那血灵界面的青年男子。
话音落下后,又听此人道:“此子交给我,你将那叛徒给拿下。”
“放心,这次他逃不掉的。”只听血灵界面女子道。
“呼啦!”
此女话音一落,只见将魔蚺族修士的肉身给占据的青年男子,身躯一个摇摆之下,猛然向着北河激射了过来。
同时从此兽的身上,还散发出了一股法元期的惊人威压。
在将魔蚺族修士的肉身给占据后,青年男子能够毫无阻碍的施展此兽领悟的任何神通。
眼看此人激射而来,北河一把抓住了腰间一只黑色的布袋,猛然一甩。
“嗡嗡嗡……”
从布袋中,那九只巨型伽陀魔蝗飞了出来。
但看到身躯足有百余丈,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了浓郁魔气的魔蚺族修士冲来,这九只伽陀魔蝗震动双翅,迎了上去。
“呼啦!”
尚在远处,魔蚺族修士将巨大的蛇尾一摆。
只见一道巨大的黑影呼啸而至,抽在了五六只巨型伽陀魔兽的身上。
一时间砰砰的声响不断传来,只见这五六只伽陀魔蝗,当即被拍飞了出去。
火熱小說 人魔之路 愛下-第1183章 法體自爆看書
见状,青年男子满是不屑。
但是紧接着,他脸上的不屑就为之一僵。
赫然是剩下的四只伽陀魔蝗,全部扑在了他的身上,而后这些灵虫不断挥舞着镰刀将他的鳞片给撕开,同时张开从两侧开裂的大口,一口口将他的血肉给吞噬。
一时间他身上的剧痛之感,从四个地方传来。
青年男子以魔蚺族修士的身躯,不断摆动挣扎,一时间只见此兽在半空摇头摆尾。
但是任由他的挣扎,那四只扑在他身上的伽陀魔蝗,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根本就无法挣脱。
“嗡嗡嗡……”
不止如此,之前被他给拍飞的五只伽陀魔蝗,这一刻毫发无损的振翅而起,继续向着他扑来。
这一刻还能清楚的从这些灵虫的血色双目中,看到一抹凶戾和嗜血。
在祭出九只伽陀魔蝗后,北河转过身来,看向了天圣猴前方的某个地方,陡然张嘴。
“桀!”
从他的口中,一圈圈黑色音波由小而大的扩散,当轰击在天圣猴前方的空间后,只见那血灵界面女子的身形乍现而出。
被一圈圈黑色音波给笼罩,此女眉头一皱。原本她是想要打正在疗伤的天圣猴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却被北河给打乱了。
此女有着法元后期修为,所以即便是北河施展的音波之术落在她身上,她也不像其他法元期修士那样不堪。
此刻只见她的身躯宛如水波一样蠕动了几下,而后她就立刻向后退去,避开了被一圈圈音波给笼罩。
与此同时,北河也缓缓的闭口。
眼看北河替他将那血灵界面女子阻挡了一下,天圣猴颇为感激的点了点头。同时此兽身上红光收敛了下去,他的伤势暂时被压制了。
不过这只是表面的,此兽两次重伤,内在的伤势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他需要大量的生鲜血液。
一想到此处,此兽看向不远处的血灵界面女子,眼中凶光闪烁。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将这两个麻烦给解决,即便是拼着再重的伤势,他都要将此女给拖住。
此兽只能将希望放在北河能够尽快的将那青年男子给斩杀,到时候二人联手,即便是面对法元后期的此女,也有自保之力。
而北河也没有让他失望,将血灵界面女子给阻挡后,只见他翻手取出了一柄灰色长剑,向着那魔蚺族修士杀去。
“嘶啦!”
尚在远处,在他凌空一斩之下,一道实质般的灰色剑芒迸发而出,一闪就落在了被九只伽陀魔蝗纠缠的魔蚺族修士的七寸处。
在这一斩之下,只见此兽的七寸位置皮开肉绽,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
同时伤口上还被冥气给侵蚀得呲呲作响,冒出了一缕缕青烟。
“嗷!”
但听魔蚺族修士的口中,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兽吼。
“嗡!”
而后从此兽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浓郁的黑光。在被黑光笼罩的瞬间,北河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被凝固,让他难以动弹。
这赫然是一种魔蚺族独有的,能够禁锢他人的神通。
在北河被禁锢的瞬间,魔蚺族修士对撕咬他身躯的九只巨型伽陀魔蝗视而不见,身形飞快的游走,以北河为中心盘踞了起来。
从远处看,北河的小小的身形,就像是被此兽给直接淹没了。
而魔蚺族修士百余丈长的身躯,则盘踞成了一座肉山。
接踵而至的,就是此兽的身上,一股惊人的波动释放。
仅此一瞬,被此兽禁锢在身躯之下的北河,就脸色大变。
血灵界面的青年男子,赫然是要操控这魔蚺族修士,直接自爆法体。
而此人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将他给斩杀,因为只有将他给斩了,这处连通血灵界面的空间通道的秘密,才不会暴露。
这一刻不但是他,就连不远处的天圣猴还有那血灵界面女子,都被此地散发出来的惊人波动给吸引。
二人脸色同时大变,因为青年男子自爆一位法元期修士的法体,很有可能会引起此地并不稳固的空间坍塌。
一时间两人纷纷放弃交手,并同时往后退去。
几乎是在两人有所动作的刹那,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堆积成肉山的魔蚺族修士,肉身轰然炸开了,一股遍布撕扯力的毁灭性气浪,当即席卷而开。即便是法元期修士面对,都会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