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重生過去震八方-第二百二十七章 馬爺、雙簧(求訂閱)鑒賞

重生過去震八方
小說推薦重生過去震八方重生过去震八方
听到老曹这么说,老齐想了想说道:“好吧!我自己去打也可以。”
一件破家具换一件新家具,就算是需要自己去打也值了。
“方圆,咱们进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嗯!”方圆点了点头,然后三个人就一起进了屋里。
“嘶!”刚来到屋里,方圆就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老曹要带他来这里。
这位齐爷家的房子并不大,但是整个屋里到处都是老家具,先说这客厅吧!一条一看就很有年头的条几。
上面的花纹很漂亮,是的,就是漂亮,这条几上还有很多镂空的雕刻。
除了条几,还有两把太师椅,太师椅的中间是一张方桌。
之所以称为方桌,不叫八仙桌,是因为这张桌子比较高,坐在太师椅上,扶手基本上和桌子持平。
一般八仙桌是没有怎么高的,那么这就不是吃饭的桌子,而是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桌子。
堂屋里还有一张八仙桌,另外还有好几条凳子,不过方圆没有看,因为这一看就是新家具。
方圆在客厅并没有看多大会,然后这位齐爷带他和老曹来到了东屋。
东屋的家具也不少,一张很大的床,给方圆第一眼的感觉这是个老物件。
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過去震八方 愛下-第二百二十七章 馬爺、雙簧(求訂閱)展示
除了床,还有一个立柜和一个四角柜,另外在挨着窗户的地方还有一个梳妆台,带铜镜的那种。
“怎么样?这些都是老家具,从我太奶奶那辈用的就是这个梳妆台。”这位齐爷指着梳妆台说。
“不错,确实够老的。”方圆点了点头说道。
“呃!”这位齐爷尴尬的笑了笑,他以为方圆是说这些家具太旧呢!
方圆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些家具越老越好。
方圆摸了摸梳妆台,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没办法,他对这个没研究。
不过没关系啊!不管什么材质,能放这么多年就说明了问题。
要知道一般的木材是很难存放这么长时间的,那么能存放这么长时间的,基本上材质都不会错。
“我说齐爷,你这家具也太旧了吧!有没有看上去差不多的?”老曹这时候问道。
“差不多的?有啊!厢房里。”
“先等一下,我先看看西屋再说。”方圆拦着两个人说道。
“方圆,这些家具都太旧了,你……”
还没有等老曹说完,方圆就打断他说道:“老曹,你忘了我的目的了吗?我就是要旧家具,越旧越好。”
听到方圆这么说,老曹拍了拍脑门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然后两个人来到了西屋,西屋和东屋差不多,除了少了一个梳妆台,床、立柜和四角柜都有。
而且也都是老物件,同样的也是有一层黑色的漆,让方圆看不到用的是什么材料。
当然,方圆也不知道这外面一层黑色的东西是不是漆,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
暂且只能称它为漆,方圆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虫食蚁蛀。
看完西屋,这位齐爷又带着方圆和老曹来到东厢房。
这位齐爷家住的是胡同,大门在西侧,大门旁边有一间房是厨房。
东厢房一看就是不住人的,好像专门用来放东西,因为门口没有看到有踩踏的痕迹。
齐爷很快把门打开,这两间厢房是相通的,中间有一条梁。
整个东厢房里放的都是家具,当然,还有一些别的杂物,看了这位齐爷把这里当成放杂物的房间了。
方圆看了一眼这房子里的家具,确实比堂屋里那些新,但这也不是新家具,也是老物件。
这些家具之所以看上去新,是因为这些家具上没有黑色的漆,只有一层跟油似的东西。
整个家具看上去黄黄的,像是经常被人摸,油光发亮。
方圆眼睛一亮,因为一眼他就看出这些是什么木头了,这种颜色的木头,不是金丝楠木就是黄花梨。
可惜方圆对这些没有研究,要不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怎么样?这些要比刚才那些新很多,而且也是以前的老家具。”齐爷看着方圆和老曹说。
“嗯!这些家具都不错,这样吧齐爷,您开个价。”方圆做事比较喜欢干净利索。
“这个……”齐爷看了一眼老曹。
“齐爷,您看我干什么玩意?东西是您的,您看多少钱想卖。”
听到老曹这么说,这位齐爷尴尬的笑了笑,伸出五根手指头说道:“这个数怎么样?”
“五十块钱啊!那倒不贵。”老曹点了点头说。
“老曹,不是五十,是五百。”齐爷对老曹说。
“五……五百,我说齐爷,您这是抢钱啊?就这些破家具,您竟然要五百,您这也太狠了。”老曹不乐意了。
要知道方圆可是他带过来的,这齐爷张口就是五百,这是不给他面子啊!
“曹爷,我这些家具旧是旧了点,但是都很结实,而且这么漂亮的家具现在可不好找。”
方圆知道,这位齐爷确实有点坐地涨价的意思,估计也是看出来方圆比较喜欢他这些东西。
“屁的不好找,现在谁家没有几件这样的家具啊!”老曹看着这位齐爷说。
说完以后,老曹又对方圆说道:“方圆,这样吧,你不是喜欢这些家具吗?我家里也有一些,回头我送给你,这些就算了。”
“老曹,先别生气,价格是可以谈的吗!”方圆对老曹说。
听到方圆这么说,老曹想了想也是,然后看着老齐说道:“我说齐爷,你给个实在价。”
“好吧!看在您曹爷的面子上,四百,不能再少了,您也知道,我就算是重新打这些家具也要花不少钱,而且再给弄回来。”
“成交,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还没有等老曹说话,方圆就先开口了。
方圆不需要以为这件事,让老曹和这位齐爷弄的关系比较僵硬。
再说了,四百块钱买这么多老家具,对于他来说太值了。
这是没有人知道这些老家具的价值,要不然一件都不止这么多钱,甚至你给多少钱人家都不会卖给你。
“方圆,你这是……”老曹看着方圆说。
“行了老曹,谁让我喜欢呢!就这样吧!”
其实方圆也是故意的,他这是想通过这位齐爷的口,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高价收购老家具,估计到时候有不少人愿意把家具卖给他。
“好吧!反正你也不差钱。”老曹还能说什么。
“那个方圆,你的条件是……”齐爷这时候问道。
“是这样的,上午这些家具我是运不走了,我下午开车过来运,我希望到时候您能找几个人帮我把这些家具装到车上。”
“就这个啊!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齐爷拍着胸口说。
“好,就这么定了,我先把钱给您。”
“不用不用,有曹爷在这站着,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好。”
这位齐爷很会做人,刚才虽然做的有点不地道,但现在给了老曹足够的面子。
“也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人并没有留下来吃饭,这倒不是说齐爷没有留他们,而是方圆没有时间,他还要到城外去换车,要不然怎么把这些家具给拉走啊!
从胡同里刚出来,老曹笑着对方圆说道:“怎么样,我刚才的红脸唱的不错吧!”
“不错不错。”方圆对老曹伸了一下大拇指说。
原来两个人刚才是在演戏,甚至说主角就是老曹,方圆只是在配合他。
其实在没有到这位齐爷家之前,两个人就商量好了,只要方圆让出价,就说明方圆想要这些家具,然后老曹就配合他。
“只是可惜没有混上饭。”老曹摇了摇头说。
“哈哈哈!想吃饭还不容易啊!回头我请你去吃东来顺。”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赖账。”
方圆给了老曹一个白眼,说道:“我至于吗?”
两个人并没有回去,老曹又带着方圆来到了另一家。
这一家房子比较大,而且房子的位置并不是在胡同里,而是在大路边。
老曹上去拍了拍门,大门很快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年龄比老曹要大上几岁。
“原来是曹爷啊!不知曹爷大驾光临有什么事?”中年人对老曹抱了抱拳问。
“马爷,您就别寒碜我了,今天可不是我来找您,而是这位要找您。”老曹指了指方圆说。
“马爷好。”方圆也装模作样的抱了抱拳。
“咦!是你。”
“没错!是我。”
是的!这位马爷方圆认识,甚至说还很熟悉,当然,两个人是在老曹家认识的。
这位马爷可是有钱人啊!不但买了很多的肉,也卖给了方圆很多的大黄鱼。
“快请进。”
“谢谢!”
两个人跟着马爷来到了院里,马爷在院子从外面看就不小,进来以后才发现,里面比外面看着还大。
虽然说没办法和那位老人的四合院比,但是要比老曹家的四合院大多了,如果论面积的话,最起码比老曹家大了一倍不止。
“走,进屋,中午就在家吃顿便饭,希望二位不要嫌弃。”这位马爷一边请两位进屋,一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