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逍遙戰神 花都公子-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欺騙閲讀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逍遥战神
看着面前的空壳子,王辰皱眉。
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欺骗他。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
如今的他们几个被关在地下室中,根本无法打开房门。
这就是博士的陷阱。
只可惜,王辰之前并没有看透。
坦克现如今,仍然处在报废的状态无法醒来,只能依靠王辰他们。
王辰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仿佛回到身在禁地那天。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逍遙戰神 起點-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欺騙鑒賞
“静观其变,那个老东西将咱们抓起来肯定有目的,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他自己露出马脚,就可以在此之前不用做任何的事情。”
想通这件事之后,王辰直接坐在椅子上,看也不看地将桌上衣服扔掉。
听到王辰的话,邓心虽有些犹豫,但还是点点头。
南护孤应该是唯一坐不住的一个,这周围全部都是他的同胞的身体,而且全部为生死不明的状态。
“这些该死的玻璃器皿究竟是什么?我怎么样才可以将我的同类就出来?他们为什么不争眼睛明明可以在水下呼吸的!”
其实南护孤并没有接触过太多的东西,他唯一能够涉及到的地方也就王辰他们。
所以当王辰听到南护孤感慨的时候,只能摇头。
“我们其实是可以出去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能出去,我们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搞明白这件事情才可以出去。”
南护孤听不懂王辰所说的,他只知道这里面排列摆放的全部都是同类。
“我老大都让你稍安勿躁了,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你看你旁边的罐子也没有用,他们早就已经没有生命气息,除了身上的一点点,可能还活着的,基因和病毒之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钥匙的声音。
紧接着邓心看到门被打开,露出一张苍老的脸。
那张脸的表情十分激动。
“让我看一看,我下一个身体是谁?我已经迫不及待的举办这个仪式了!”
就在这张脸激动说话的时候,王辰他们也听到博士的声音。
“您放心,既然我们有保证,那就一定会让你成功,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在社会上查不到的,就算是查到也没有什么事情,还请您尽情享用。”
也不知道这张脸究竟什么来头,博士说话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唯唯诺诺,仿佛非常惧怕。
就在王辰和邓心交换一个眼神之后,门被推开一条缝隙。
只不过推开门这条缝隙的并不是刚刚的那些人,而是一个小孩子。
王辰十分惊讶,在这种诡异的实验室内竟然还会有小孩子。
小孩子滴溜溜的转动双眼,看着王辰。
王辰半蹲下身,向着他招招手。
“你为什么自己在这里没有人看护,不要乱跑。”
小孩子咬着指甲,一脸天真的看着王辰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可是还没有等到小孩子说话,门外再次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
就像是有人正在激烈的交锋。
王辰下意识将小孩子拦在身后,根本没有看到他玩味的表情。
“刚刚这个房间的门是向外锁的对吧?”王辰一边慢慢靠近门口,一边转过头确认。
其实在一开始发现这里被封锁之后,他们想过很多办法,可是没有一个有用。
而现在这扇门竟然被一个小孩子轻轻松松的打开,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小孩子指指身后。
“这扇门本来就是开着的,被你们关上的是心门。”
王辰误将心门理解成为新门。
看着面前十分破旧,甚至还有划痕的门,王辰歪歪头。
这门什么时候新?
小孩子的精力总是有限,说一会儿话之后便想要离开。
王辰也没有过多挽留,而是看着小孩子离开的方向。
这个孩子的出现很奇怪,就像是被人特意设计好的一样。
所以王辰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想明白,到底要不要从这个房间出去。
博士欺骗他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王辰很是怀疑这小孩就是第二次。
“要不然我们出去看一看吧,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信息,而且我觉得现在的事情好像有点分崩离析。”
要知道一开始他们可是冲着南护孤同类去的,可是来到这里没有看到活的鲛人。
现如今这个房间,唯一活着的鲛人可能就是南护孤。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戰神》-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欺騙展示
听到邓心的话,王辰略微思索一下还是点点头。
无论前面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们一定是要走下去的。
毕竟现在发生的事情,可能有些超乎人的想象。
王辰还是第一次在现实当中看到如此狂热的科学怪人。
而且这个怪人身上的力量鱼龙混杂,就像是一个杂种。
杂交出来的东西固然有它的好处,但是弊端也很大。
王辰之前和这个东西交手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劲,可现在都已经结束,他却无法说出那不对劲究竟是什么。
一行人走出房门之后,再一次回到长廊之中。
只不过这一回的长廊变换成另外一个模样,他们走出长廊就进入一间庭院。
博士此时此刻正坐在树下,静静地饮茶。
当他看到王辰出来的时候,神情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仿佛是带着一些事态。
王辰快步向他走过去。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想要跟你合作,可是你并不想要跟我合作,那我只能想一些特别的方法来让你跟我合作。”
南护孤装作无辜的眨眨眼,看起来格外沉重。
王辰看着面前人畜无害的南护孤,狠狠皱眉。
“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不被承认的,所以你才会偷偷摸摸的在这里进行这些,鲛人恐怕也是你非法得来的吧?”
王辰怀疑眼前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幻觉,所以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坐下来和他闲谈。
很快王辰就发现其中破绽,这博士说话的时候,总是会停顿一两个字符,似乎像是在思考。
而且停顿的非常有规律,就像是排练过千八百次一样。
“选择正确的人做的事总是不会被人认同,所以我已经做好这个准备,你并不用对我使用激将法。”
博士测过头,轻轻拍手。
房间的墙面裂出一道缝隙,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刚刚离开的南宁叮。
南宁叮抬头冲着王辰微笑,眼睛上蒙着厚厚的纱布。
王辰有些疑惑。
刚才南宁叮可不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