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北方佛陀-第五百六十二章 紅星小學土地案!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回到家中,苏岚闷闷不乐。
这个妇协主任的位置,刚得到,还没等她炫耀呢,就失去了,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坐在沙发上,琢磨来琢磨去,她再不待见林轩,也知道既然不是申琛帮忙,那多半就是林轩了。
可林轩帮她拿到妇协主任的位置,为什么又突然被人收回去了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百爪挠心,几次想打电话问林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想到自己跟申琛贬低林轩,就没脸去问。
谁能想到,申琛一直说自己在上京这么厉害那么厉害的,竟然这么垃圾,连个妇协的位置都活动不来。
还敢冒领功劳,真不要脸!
一直等到晚上林轩跟徐静回来,刚一进客厅。
苏岚就迎了上去,她赶紧问林轩,“林轩,昨天你跟我说,能帮我入职妇协的事,到底靠不靠谱?”
林轩笑了笑说道:“本来已经找人帮忙了,但是妈你不是找了申琛帮忙么?”
“既然你那么信任申琛,有他帮忙,区区一个妇协职务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我就通知那个帮忙的战友,不需要他费心了。”
苏岚傻眼了。
难道真的是林轩给她拿到妇协主任的位置?
就因为她找了申琛帮忙,通知战友,结果对方就把任命给撤回了?
一瞬间,苏岚觉得自己太愚蠢了。
找申琛帮忙,这是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脑子转了几转,堆砌起满脸的笑容来,赶紧接过林轩手里的包,说道:“辛苦了赶紧坐下歇歇。”
林轩笑了笑,也不奇怪。
苏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不敗天王-第五百六十二章 紅星小學土地案!看書
跟莫名其妙的徐静坐到沙发上,林轩问道:“妈,申琛不是帮你拿到妇协主任的位置了么?第一天上任,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徐静也很奇怪苏岚的表现,同样诧异的问:“对啊,妈,你今天不是张罗要请申琛吃饭,庆祝一番的么?”
苏岚脸色一换,满是愧疚跟愤恨的样子,大声说道:“可别提申琛那个败类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徐静怔怔的看着苏岚,心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八个字,明明放到你身上更合适的。
她还是关心苏岚的,问道:“什么情况?”
苏岚添油加醋的把在妇协大楼前的遭遇讲述了一遍,对申琛跟王玉梅的“丑恶嘴脸”描述得绘声绘色。
“女儿啊,幸亏我没让申琛有机会接近你,这货就是一个只会吹牛逼,打蛇随棍上的玩意。”
“明明我被任命妇协主任,跟他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也敢冒领功劳!”
听到这里,徐静这才明白,果然,苏岚的妇协任命,跟申琛是无关的,都是苏岚节外生枝。
这时候,苏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林轩说道:“女婿啊,你看看,这里边有误会了。今天我都上任妇协主任了,你那边的战友听说不需要帮忙,大概是以为我不需要这个职务了,就又给我取消了!”
“我这个妇协主任要是干不成,我这脸,真的就没地搁了。”
“女婿啊,你看看,再跟人家战友说一声,这个忙,他还得帮啊……”
林轩微微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有些人情,用一次就少一次。”
苏岚顿时一滞,这话,她就用来讥讽过林轩,依仗战友不靠谱。
林轩继续说道:“妇协主任这个人情,人家已经费好大劲了,谁知道妈你另有高明,不惜得用。我要是再找人家,再折腾一次,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份人情了。”
“有,肯定有!”
“我女婿的人情大,战友的人情更重!”
苏岚连连奉承,妇协主任的位置,她即使只口头当过那么十几分钟,但已经体验到了那种众人奉承的滋味。
就连王玉梅这个妇协理事,在她这个主任的权势之下,都得老老实实的,让她王玉梅去打扫卫生,她王玉梅就得打扫卫生去。
人前显耀,在她苏岚面前如狗。
这种滋味,苏岚可不想仅仅尝试那么一小会。
她还没过足瘾呢!
林轩扫了苏岚一眼,琢磨了一下,说道:“我这个战友,刚动用过关系,马上再反复,不太好,过十天半月,我再跟他商榷一下。”
苏岚顿时大喜若狂。
虽然一直看不起林轩,但内心还是隐隐有这种印象的。
只要林轩答应的事情,最后都能办成,无一例外!
十天半月虽然会让她度日如年,但盼头也是足够的大!
别说十天半月,就是十年八年,她也得等啊!
……
两天后,徐静接到周依敏的电话,脸色略变,匆匆赶了过去。
原来,是周家通过法院,下了传票给周依敏,必须本人出庭。
周依敏让徐静陪同她过去一趟。
徐静陪着周依敏来到上京法司门口。
望着这个威严肃穆的建筑,周依敏脸色有些凝重,迟迟不敢向前踏步。
她下意识的捏了捏衣角,有些紧张。
徐静看在眼里,心疼的说:“妈,咱们真的要单枪匹马的去和周家谈判吗?还是告诉林轩一声吧,关键时刻还能有他帮咱们。”
“周家那些人不好对付,我担心没有林轩在,他们会耍伎俩。”
周依敏看了看高高的太阳,说:“如果真的出问题,再找他吧。最近麻烦林轩太多次了,我不想让他太累了。”
“再说,这可是法司。难道周家人在这种地方也能横着走吗?”
徐静脸色一沉,担心的说:“就怕真的会如此。”
听到徐静的话,周依敏怔了一下,低着头走上台阶。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不敗天王 txt-第五百六十二章 紅星小學土地案!展示
她的腿刚刚恢复,走路不成问题,不过上台阶还是有些难度,没走几步,就累的停下来,擦了擦脑门的汗。
“妈,我背你。”徐静心疼的说。
“不用。”
周依敏笑了笑,说:“这腿好久不活动,得多锻炼,恢复的才快。”
见周依敏这么说,徐静也不再勉强。只是陪在她旁边,随时准备着扶她一把。
“呦,我说你这是何必呢?”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徐静和周依敏抬头,发现周豪昌站在前面不远处,倚着门口向他们投来鄙夷的眼神。
“周依敏,都是一家人,至于为了一块地闹上法司吗?”
周依敏皱起眉头,呛道:“是啊,都是一家人,你们为什么非要抢爹给我的嫁妆呢?”
周依敏心底十分排斥周家人,对这个哥哥更是没有丝毫的好感。
明明是他们苦苦相逼,说的话倒像是她和林轩不识抬举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