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 起點-第929章 一書難求展示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浩然书院中,尹兆先的小院内,一张小小的石桌地方不够计缘三个人施展,所以计缘便从袖中甩出三张桌案,一字在梅花树下排开。
计缘将自己的文房四宝摆开,铺好才买没多久的宣纸,尹兆先和王立也各自从院中书房内取了笔墨纸砚摆好。
而在这期间,尹兆先已经先吩咐了守在外面不远处的一个书童,告知他和两位先生将会闭院作书,什么人都不可打扰,就连饭食也只需送到院外。
书童其实一直有留意院中的尹兆先和计缘等人会讲些什么,但奇怪的是他们进了院子之后,虽然有声音,却模模糊糊怎么也听不清,这会得了尹兆先这么吩咐当然是连忙应下,但好奇心就更重了,只是虽然好奇,却不敢做什么逾越之事。
一切准备妥当,三人还没动笔,天空已然隆隆作响,无云之雷的声音持续不断,好似老天的某种情绪一般。
一张张黄泉画作悬浮在三张桌案之前,上头有各种光景变化,也有幽冥正堂和各处阴司的一些景象,但尹兆先甚至王立都似乎不为所动。
“二位,如方才所说,王先生主笔,我与尹夫子润色,尹夫子还得加些特定篇章的诗词,计某则还需加入丹青画作,如无异议,就这么开始吧?”
尹兆先和王立对视一眼,各自点头,虽然有主次,但三人却几乎同时动笔。
天上开始凝聚阴云,并且变得越来越厚重,使得京畿府一下子都暗了不少。
“咔嚓—轰隆隆隆……”
闪电的光照耀大地,天空的雷鸣骤然变得剧烈,震得京畿府之人全都惊愕望天,不少孩童都被这雷声吓了一跳,在家中嚎啕大哭。
计缘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虽然铅云滚滚,但奇特之处在于,独独浩然书院,或者说只有浩然书院中的这一角,有阳光穿透云层的小间隙,照射在尹兆先的院落中,照射在计缘、王立和尹兆先的三张桌案之上。
京畿府上空,滚滚乌云之上,应若璃手持折扇站在这里,是她刚才汇聚风云积成雨云,使得空鸣之雷不算显耳。
而在这乌云汇聚之后,电闪雷鸣也持续不断,而应若璃却并不掌控风雷了,她手持折扇站在云层中,一会之后迈开脚步,在云中滑动,来到云头一角。
应若璃抬头看过又低头看看,这边有一个小窟窿,几缕微弱的阳光总能透过这里照射到大地上。
龙女轻轻扇动折扇,在若有所思之间,京畿府风起雨落……
“哗啦啦啦啦……”
倾盆大雨最终还是落了下来,京畿府从小半天前的万里晴空,变成现在的狂风大作雨势不止。
“呜……呜……呜……”
浩然书院中的一个客堂内,正在讲课的一个老夫子停下了书文的念诵,走到客堂门口看着外头的雨势,堂中学子也大多望着门外窗外。
这些书生中竟是不少都孕有浩然之气,就算还无浩然光辉显现,但身上文运缠身文气自显。
“这风雨声,好生凄厉啊……”
“是啊,恍若天哭!”
老夫子用手中的书轻轻拍打着手掌,视线瞥向书院的一个方向,虽然被风雨掩盖,但是因为都在浩然书院内,且这学堂距离那边不算太远,所以隐隐能看到一束天光透过云层照射在那个方向。
‘院长在做什么呢?’
浩然书院中有此想法的人不止一个,而整个大贞京城内如今卧虎藏龙,观天苦思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他们大多明白似乎有大事要发生,却都无从得解。
……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尹兆先的院中,计缘、王立和尹兆先三人时而下笔不停,时而略作探讨,时而观图卷变化,桌案上堆叠的留墨纸张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厚。
王立不愧是此道的天纵之才,借用现有一些阴司的规矩以及幽冥正堂的一些规章,再加上和计缘商讨的一些设想,以此为内核,衍生出种种丰富的故事,悲欢离合情义忠坚尽在其中,甚至还有阴阳两间的断案联动,就算是计缘的眼光来看,都觉得异常扣人心弦。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29章 一書難求
阳间种种事,阴间样样明;
涛涛黄泉水,幽幽黄泉路;
彼岸花开处处,此方心中惶惶;
生前行走,脚下虽窄却阡陌纵横,死后归来,路途虽宽万鬼行路一条;
人皆希望,爱恨情仇终有所报,死到临头,又显患得患失,今朝事难明,此生愿难尽,万般牵挂难释怀,或可人身再一世……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
从金风渐起到白雪皑皑,一部《黄泉》作成,耗费的时间不过几月,但耗费的心血却不知凡几。
期间不知道多少朝廷大员皇亲国戚来浩然书院拜访尹兆先,就是仙师也有来者,但都被拒之门外,甚至连皇帝都不得入院,至多得院中尹兆先一声致歉。
而尹家人自然也是多次前来,但也同样不得入内,不过得知里头还有计先生在,就顿时没有任何担忧了。
年末之刻,在易家的书局牵头之下,《黄泉》六部被刻文刊印,其中有书有画,更有诗词歌赋。
《黄泉》一书并无任何作者署名,可作序之人却有多位,一为计缘,一为王立,一为尹兆先,还有一位辛无涯。
而这书虽然在前言和序言中,都讲明了此书乃是一部小说,可其中写尽了人间百态,一切都细致入微言之有物,甚至还隐隐蕴含天地之理,便是修行之辈偶见也会情不自禁找寻完整书册,而关于阴阳两间之事的转换,就不由让阅者深入联想。
……
春惠府城的一条街上,大清早天还蒙蒙亮,一个书铺的门前已经开始排起了队,来排队的除了一看就是一些学院书生的人,还有一些某某人的家仆之流。
尽管天气寒冷,但这些等着买书的人搓手跺脚都不离开,聪明一些的在来前已经于别处买了热腾腾的包子,这会正边吃边等,看得旁人口水直流。
“吱呀~~”
书铺里头,一个伙计打着哈欠把门打开,却被外头的一双双目光给吓了一跳。
“哎呀娘哎,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最前头的书生急道。
“听说你铺中今天会到一批文圣作序的奇书,就是那一部《黄泉》,是也不是?”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29章 一書難求鑒賞
店伙计愣了下,点头道。
“是啊,昨晚上从码头卸货的,牛车运来我才休息的,在铺子里呢,呃,你们都是要买那书的?”
“不错不错!有就好,有就好!快快,给我来一整部,不对,给我来两部!”
最前头的书生急匆匆这么说道,但话音一落,却引得身后多人不满。
“哎这位兄台,你怎可一人买两部,多少人觅书无门呢!”
“就是啊,这位兄台来得是早,可买两部过分了,多少人排着队呢!”
“是啊,听我京城回来的友人说,很多书铺现在都一人限买一部,甚至有些地方只能买一本的。”
还有些困倦的店伙计忽然想到什么,赶忙也出声道
“哦对对对,掌柜的也说了,一人只能买一部!”
“那你把那箱子快开封啊,我们要买书!”
“是啊,我来帮忙都可以。”
“哦,好好好,各位客官稍待片刻,马上,马上就好!掌柜的,掌柜的——好多人要买书啊!”
店伙计朝店铺后面吆喝几声,听到回应后赶紧去把几个箱子开封,同时心中对《黄泉》一书也分外好奇起来。
阅读黄泉,不但有引人入胜的小说故事,其中文采更是极为出众,又有惊艳文坛的诗词歌赋融入各个故事之中,而且其中更有天地至理,黄泉之事细思细想又细算之下,甚至能震动修行界的各方修士。
以至于一部《黄泉》在最初刊印后,随着书籍流出,失态并缓缓发酵了一个多月,很快就在各方引起连锁反应。
说书人发现这是绝好的说书题材,又新颖又引人入胜;书生们发现这是文学瑰宝,同样也爱看其中故事;百姓们也喜欢其中的故事;而仙佛精妖乃至鬼神等修行之辈,偶然之下,骤然发现这竟然是一部真正的奇书!
一时间,《黄泉》一书难求。
而这种连锁反应,如今仅仅是以大贞京畿府为核心往外辐射,但这速度却快得惊人,更隐隐有引起更大幅度震动的必然性,因为修士据书而算天机模糊,因为“黄泉”二字,令倒好高深者闻之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