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ptt-第817章:真理推薦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雨季到来,寨子里下的昏天暗地的,我坐在矮楼里,看着一头猪被吊起来,它挣扎着,嚎叫着。
但是无济于事。
突然,一把长刀扎进猪的心窝里。
鲜血,顺着雨水,一起流到桶里。
而那头猪的叫声,也越来越小。
很快那头猪,就变成了一具尸体,几个大汉把那头猪卸下来,摆在案台上。
砍头,割肉,清理内脏,一气呵成。
我从来没有看过杀猪的情形,这一次看,对我来说,震动很大。
我问吴千钰:“你要是不能怀孕,我会像那头猪一样,被他们杀了,而你,连一块猪肉都得不到。”
吴千钰微微一笑,她说:“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在一件小事上纠结呢?”
我看着吴千钰,我们在一起纠缠了多少天,我已经不记得了,在寨子里,没有时间的概念,这里的人,吃喝玩乐,根本就不在乎外面的情况,所有的生意,都是由黑八用电话操控的。
精品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17章:真理相伴
他一只卫星电话,就操控着整个边境上百亿的地下钱庄的生意,不得不说,黑八确实很有高手实力。
但是对于我来说,此刻的我,就像是那头猪一样,很快,就会被宰来吃了。
精品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17章:真理熱推
吴千钰卷了一颗旱烟给我,我咬在嘴里,她点燃了,我狠狠的抽了一口,旱烟很苦,很涩,也很难抽,就像是吴千钰一样,一张漂亮的外表下,就跟她父亲一样,有着很难驾驭的野性。
吴千钰跟我说:“拦子里有一头母猪怀孕了,杀这头猪,是因为猪太多了,养不下了,所以,就宰了它。”
我看着那头被大卸八块的猪,我就觉得很悲哀,我说:“没用的东西,就得为别人腾地方,现实,可真残酷啊。”
吴千钰依偎在我身边,她说:“你们男人,有时候,可真是蠢的够厉害的,试纸,是不分人跟畜生的,只要怀孕了,试纸都会出现怀孕的两条杠,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你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我听到了吴千钰的话,我心里为之一振,我皱起眉头看着她,我说:“真的?”
吴千钰偷偷的伸手摸到木板被褥下面,拿出来一个验孕棒,我看着上面的两道杠,我深吸一口气,困扰了我许久的心结,终于是解开了。
我看着这个验孕棒,我笑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不用死了,我很快就能出去了,黑八,当我出去之后,就是你的末日,你这头魔鬼,不管你再怎么小心,再怎么恶毒,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看到我露出笑容,吴千钰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她说:“开心了吗?”
我笑着说:“很开心,我告诉你,只要我出去,我们就能开创属于我们的帝国,我可以保证,将来福布斯财富排行榜上,一定会有我的名字。”
吴千钰说:“现在的你,才配得上你这个人。”
我看着吴千钰,我说:“你不是很憎恨我吗?你为什么……”
吴千钰说:“我曾经说过,你有一种,迷一样的魅力,从第一次见面,你就让我很愤怒,很愤怒,但是愤怒,也是一种情绪,让我对你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想法,我设想过很多种跟你争斗的结果,我想过用很多种手段杀死你,后来,我突然发现,我为什么要对你那么执着,我发现,你是我想过,印象最深的男人,慢慢的,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
我听着,心里就很难受,我握紧了拳头,我多么希望她说的,是骗我的话,因为,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她一定会恨死我的。
我立马笑着说:“你不用怕,就算你说不喜欢我,我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吴千钰深情的脸,突然笑了一下,她随后看着外面的雨,她说:“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这句话,让我有点恐惧。
这说明,她不是骗我的。
这个时候,吴千钰站起来,她说:“走吧,我带你去见阿爸。”
我有些木讷的站起来,跟着吴千钰朝着别墅走,我赤着脚,来到了黑八的别墅,光线很暗,黑八坐在佛堂里,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吴千钰走过去,轻轻的在黑八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她笑着用缅语说了一些什么。
突然黑八睁开眼睛,有些惊喜,也有点错愕,当他看到吴千钰手里的验孕棒的时候,他高兴的笑起来,亲吻了一下吴千钰,随后就看了我一眼,眼神里虽然还是有诸多猜忌与警惕,但是,却比之前,放松了几分。
我深吸一口气,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只想离开这里,只想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黑八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围着我转了一圈,他看着我说:“跪下来。”
我什么都没说,跪在了四面佛前。
黑八走着我面前,他拿着四面佛手里的金刚杵,朝着我的手心割了一下,我的手开始流血。
他拿着钵盂接了我的血,放在了四面佛前。
黑八对着四面佛拜了拜,他说:“如果,你敢做对我女儿不利的事情,神明一定会惩罚你的,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一定会让你寝室难安。”
我双手合十,对着四面佛拜了一下,我说:“佛爷,自由安排。”
黑八可笑的笑了一下,他说:“你错了,他不是佛,缅国人,不信他的,现在,整个缅国,也只有一尊四面佛罢了,我告诉你,他是梵神,他叫有求必应神,他代表着四种欲望,如果,你违反了你的诺言,他会让你受到反噬,让你被你的欲望折磨的痛不欲生。”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黑八那张阴狠的脸,我深吸一口气,我虽然不信鬼神,但是,我似乎已经隐隐感知到,我必将被反噬的征兆。
我闭上眼睛,匍匐在地上,我们国人时常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或许,这个时候,结束仇恨,是最好的。
但是,我一想到我的父亲回来时的画面,我合十的双手,就紧握成拳头。
算了?
结束?
我有什么资格替死去的人说什么?
又有什么脸面说结束?
既然不信,又何须恐惧?
血债血偿,才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