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第847章 李泰:稚奴,你來湊什麼熱鬧?讀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王爷,这身衣服更加合适,要就这套吧?”
魏王府中,鸡鸣之后,魏王妃阎婉就起床亲自给李泰穿戴衣服,一定要让李泰以一副光辉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陛下今天要册封自家王爷为太子了!
大家很快就要搬到东宫居住了!
自家王爷会是将来的大唐天子!
这几乎已经是魏王府上上下下的共识了,就连李泰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爱妃说这套就这套!时候不早了,本王差不多出发了,你就在府中等我的好消息吧。”
李泰难得的对阎婉露出了一副笑容,显然心情非常的愉悦。
往常时分,他都是有点起床气的,起来的前半小时,谁都不敢轻易的招惹他,否者轻者一顿呵斥,重者棍棒加身。
“那妾身就在府中等待太子殿下回来了!”
卧室里头也没有什么外人,阎婉也难得的说笑了一声。
虽然李泰的妃子不少,对待自己这个魏王妃并没有太过动情,但是阎婉对这么婚事却是感到颇为满意。
毕竟,李泰除了是李世民宠爱的皇子之外,还是宗室里头有数的才子。
这年头,男人单靠外表是很难吸引到美女关注,但是才华却是可以。
而放在后世,这个标准就复杂又简单了许多,有钱就行。
……
含元殿,作为大明宫里主要的宫殿,这里是朝会举办的宫殿。
到了丹凤门外,沿着宽敞的广场前进,就可以直接到达含元殿的台阶下方。
而此时此刻,文武百官都在丹凤门外等着宫门开启。
“杨兄,听说昨天阎记贸易的股票价格大涨,交易所里不管是有人按照多少价格挂牌卖出,都有人立马接手呢。原本只要六百四十多文一股的阎记贸易,在昨天一天就涨到了将近两贯钱,简直就刷新了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所有股票的上涨记录,现在还能买吗?”
贺勤劳自从在归义坊买房上面吃过大亏之后,终于认清楚了自己的投资眼光,开始盯着杨本满的动静。
而杨本满的动作主要都是在作坊城和大唐交易中心、大唐股票交易所,那么贺勤劳自然也安排家中的人员去这些地方收集信息了。
韦思仁在股票交易所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只要稍微留意的人,都收到消息了。
“阎记贸易?贺兄,这家公司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杨本满对谁当太子并不是很关心,只要别影响自己挣钱就可以了。
反正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着。
“这还用说!”贺勤劳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自己,连忙压低声音道:“魏王殿下推出来圈钱的东西嘛。”
“那你现在能不能买,你心中不是有数吗?等会就是大朝会了,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陛下要在今天册封太子,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了。魏王殿下现在是呼声最高的太子人选,一旦魏王殿下正式被册封为太子,那么阎记贸易的潜在价值就会上一个新台阶。可是我没有听说杨兄你有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啊?”
贺勤劳为了能够跟上杨本满的脚步,也算是下了一些功夫,对股票这个新鲜玩意好好的研究了一番。
事实上,这个年头,能在御史台一干就是十几年不倒的人,都不会是脑子不好用的人。
贺勤劳的级别可是比杨本满还高半级呢。
你要是把他当傻子了,那就只能说你是傻子了。
“现在去买阎记贸易的话,倒不如直接加入魏王党来的收益更大?贺兄,听说之前魏王殿下也对你颇为看重,也没见你投靠他啊。”
御史台的这些人,周边除了自己的同僚,往往不会有其他官员愿意跟他们站在一起。
在加上杨本满他们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倒也不用担心隔墙有耳。
“只要陛下一日还在,这天下就是陛下的天下,我等就是陛下的臣子,什么魏王党、吴王党都是虚的,你我为官几十载,好不容易才坐到这个位置,怎么能够那么早就押宝呢?”
贺勤劳这话,算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你要是不把自己内心里的话说出来,别人也不会轻易告诉你他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样的。
同理,贺勤劳把肺腑之言都说出来了,杨本满也不好意思再满口胡言。
“那就对了,押宝阎记贸易跟押宝魏王党,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我们做投资,不能老是依靠这种投机取巧,而是要通过这家公司的业务、发展前景来判断他的价值。你要是手中真的有闲钱,倒不如买点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虽然价格已经比之前涨了一些,但是跟几年以后的价格比起来,完全就是菘菜价呢!”
自从楚王府推出了暖棚种植蔬菜的技术,并且培养出了新式的菘菜种子,可以方便的将菘菜储藏在地窖之中,长安城的冬天就不再缺少青菜了。
而菘菜是冬天里最便宜的青菜,也是普通百姓唯一能够吃得起的青菜,“菘菜价”这个词,慢慢的就代表了便宜。
“东太平洋公司啊?”贺勤劳有点纠结了,“他们已经出发两个多月了,一点动静都还没有。再加上他们的股票价格已经不低了,这要是探险美洲失败了,可就血本无归了。”
贺勤劳的心态与许多人一样,觉得还没有尘埃落定的事情,投资了总是有风险。
但是等到尘埃落定了,这钱能够等到他来挣吗?
“这就看你的考虑了!反正我到现在为止只买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其他的是连一股都没有看。并且,这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我未来三年内都不打算出手!”
杨本满对探险美洲显然是很有信心。
这么多年来,只要李宽想要做的事情,似乎就还没有失败过。
他想象探险美洲也是一样的。
丹凤门旁边,聚集了一大堆臣子,除了贺勤劳和杨本满在聊天,其他人也没有闲着。
“马署长,这两天长安县的警察都忙坏了吧?据说每天晚上都有很多官员不遵守宵禁管理规定,在界面上行走呢。”
谢天武往日是没有机会来含元殿参加朝会的,但是碰上了这种大朝会,他这个长安县县丞就有资格参加了。
马周是他比较看好的一名官员,借着这个机会,他想要表示一下自己有意靠拢的想法。
当然,他也可以直接投向李宽,可是李宽收不收,怎么安排他,就不好说了。
毕竟,有时候大家的级别差异太大了,能够帮忙的事情不一定就很多。
“非常时期,自然很多官员都希望努力一把,为自己搏一个前程!再加上现在的宵禁本来就比以前轻松了,巡夜的警员只要上前询问登记一下即可。”
马周跟谢天武算是老熟人了,自然不会因为自己如今的官职大了,就不搭理人家。
“听说魏王府这个月的访客数量,比去年全年还要多。也难怪,毕竟现在魏王殿下是呼声最高的太子人选。就是不知道楚王殿下对太子人选有什么看法呢?”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谢天武作为长安县的县丞,见证了楚王府十几年来的变化,对于楚王府的实力及影响力,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
而根据谢天武的了解,楚王府跟魏王府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用不好来形容。
可是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察觉到楚王府有什么行动,这让谢天武赶到了一丝不对劲。
魏王殿下马上要被册封为太子了,将来就是大唐的天子。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到时候楚王殿下怎么应对新的局面?
难不成,今天陛下册封的太子不是魏王殿下?
谢天武心中认不出冒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想法。
“喏,楚王殿下的马车过来了,你要是想知道他有什么看法,直接过去问就行了!”
就在这时,丹凤门口聚集的朝臣越来越多了。
各个国公、王爷都陆续到场,等待着丹凤门开启。
“马兄说笑了,我哪里敢去问楚王殿下啊。只是我担心魏王殿下将来继承大统之后对楚王殿下不利。”
谢天武发现马周很谨慎,并没有要拉拢自己的意思,心中有点失望。
看来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长安县县丞,在很多人心中已经是一个价值不大的“混子”了。
自己得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呢。
……
“二哥,你也来的这么早啊!”
国公站一堆,王爷站一堆,朝臣站一堆,丹凤门口的人虽然很多,但是认真看一看的话,会发现大家的站位都是有讲究的。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华夏人对位置都是很有讲究的,哪怕是过个一千多年也不例外。
“吴王殿下,听说你前阵子身体抱恙,现在好多了吧?”
李宽刚刚从马车上下来,李恪就很热情的上来招呼。
“好多了,这还得多亏了同仁堂出品的‘保健丸’,让我少受了很多疼呢。”
看到李宽居然愿意搭理自己,李恪有点忐忑的心,稍微镇定了一点。
虽然他知道李世民今天册封自己为太子的可能性不是很高,但是没有公布之前,一切都有可能啊。
因为这段时间,李世民见李恪的次数,超过了去年全年,也算是给李恪传达了一些不一样的信号。
“嗯,怎么就没话了?”
李恪正等着李宽接着跟自己说话呢,结果那家伙找了个位置站在那里,低着头开始眯着眼打盹了。
这让他感到一丝尴尬。
“二哥,难得见到你也来参加早朝啊!”
李恪不远处的就是李泰,比李宽早到了一会会。
刚刚他可是把李恪与李宽交流的一幕看在了眼中,心中不由得开心了几分。
看来,李宽也还是识时务者啊,知道自己今天要成为太子了,现在就开始跟李恪保持距离了。
要知道,李恪这段时间也算是太子之位的有力竞争者呢。
“普通朝会不来就算了,这大朝会要是也不来,陛下可就要发飙了。”
李宽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虽然他不喜欢李泰,不过也不至于搭理都不搭理人家。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都是在线的。
“那你今天可算是来对了。我觉得,以后的朝会,你还是都来的好,这样就不会错过了什么。”
李泰满怀深意的说了一句,不过李宽再次恢复了打盹的状态。
都以为古代的官员日子过得很爽,其他的先不说,单单早朝这件事情上面,李宽就觉得一点都不爽。
鸡鸣起床,这是最基本的。
你要是住的离大明宫稍微远一点,那么还得更早一点起床才能赶上朝会。
像是现在夏天还好一点,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如果是冬天的话,那还是一片黑暗呢。
李宽真想说把早朝改在八点钟开始得了,哪有这么早的?
“二哥!”
这个时候,李治也来了。
李宽睁开眼朝李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废话。
“雉奴,你来凑什么热闹?朝中大事,你听了也听不懂啊!”
李泰一看李治过来了,脸上很是轻视的说道。
虽然李治也算是太子之位的竞争人选,但是李泰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中。
在他看来,哪怕是输给了李恪,自己都不可能输给李治。
父皇这么英明的人,怎么可能把皇位传给一无是处的李治呢?
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的嘛。
这家伙,还想跟自己争,正是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
“四哥,今天是大朝会,在京的所有七品以上官员都可以参加。我现在是教育部的部长,来参加朝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一向懦弱的李治,居然敢反驳自己,这让李泰稍稍诧异了一下。
“哼,还教育部长,如果不是许敬宗在那里顶着,你这个教育部长早就被弹劾下来了。往常也没有看你那么积极的来参加朝会,怎么?你不会是觉得父皇会任命你为太子?还是你想过来祝贺四哥?”
左右不过是差个一小时半小时的时间,李泰觉得自己哪怕是在李治面前态度嚣张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四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来参加朝会!”
李治面无表情的接了一句,心中对李泰却是多了几分厌恶。
还杀子传弟……
呵呵!
“当!当!当……”
伴随着城门上的大笨钟敲响了六下,丹凤门的大门按时打开。
众人也都纷纷伸直了身子,不再闲聊,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按照级别高低,鱼贯而入!
一场影响大唐未来格局的大朝会,终于要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