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激將法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迎着青丘王迥然目光,张道玄微微一笑。
“呵呵,既然青丘王如此看得起贫道,那说什么也得好好让阁下称心如意!”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激將法相伴
说罢,他轻轻一挥手中拂尘,旋即缓缓站起身来。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无形的气势如同汹涌潮水一般,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抵挡而出的气势,即便是正在交手中的江如流等人,都是神色一怔。
这股气势,对于各大宗主而言,无疑是十分熟悉的,毕竟当年宗门修者在昆仑墟内准备要拼命的时候,正是因为这道气息,最终不得不停止干戈。
道主要动真格了!
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张道玄和青丘王两人的战场。
旋即,战斗彻底爆发,不过却并非是众人想象中的那样火星撞地球,那两位正在交手的存在,似乎都有所收敛,并没有将彼此的绝对实力展现出来。
很显然,不管是青丘王和张道玄,眼下都非常担心激活那座恐怖的大阵,从而不敢大开大合的进行战斗。
用拂尘荡开青丘王那携带万钧之势的尾巴,张道玄有些无奈道:“只可惜因为这座大阵的缘故,贫道并不能和青丘王巅峰一战,不过你我之间,想要分出胜负也就是一招的事情,咱们便看看谁才能够把握住最后的机会吧!”
高手之间的战斗,往往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够奠定战局。
毕竟双方都已经是站在了修界顶端的人物,实力之间根本就不会有太大的差距,考验的也就只是各自的战斗经验已经把握机会的能力而已!
说起战斗经验来,青丘王自认在同类之中已经找不出几个对所了,出了已经死掉的黑蛟王之外,昆仑墟内他已经没有了敌手,狂狮王之流,那不过就是跳梁小丑而已。
人氣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激將法熱推
之前甚至都不用他动手,这等小丑就已经被江如流的血海魔功给化成了一滩血水,不复存在!
张道玄同样也是人类修者中的佼佼者,即便是长生天尊在他的面前,也还是差了点火候,自然不认为自己的经验会比青丘王弱,相反更是一副稳操胜券的心态。
即便此刻两大高手相互有所收敛,但是他们的战斗依旧引人注目,几乎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魔尊看了片刻,心中不由激荡,旋即收回目光瞥了眼面前的道主分身,笑道:“呵呵,他们那边打的不可开交,咱们也不能落了威风!”
说罢,便携着翻涌的血海扑向了对手!
瑶池等人也是定睛关注了战场片刻,旋即又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各自的战斗中,无暇他顾。
此时此刻,四象封天阵内,复仇者联盟中唯一还没有动手的人,就只剩下了灰袍人一个!
感受着身旁传来的波动,他心中早已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杀父仇人清算,只可惜鹤贯天竟然完全不予理会,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一副不急着动手的模样。
蛊修诡计多端,在加上那出其不意的蛊虫和蛊毒,导致灰袍人不敢率先出招,而是保持警惕等待着对手的主动出击。
突然,鹤贯天怪笑了两声:“嘿嘿,小子是不是很恨本尊?”
这句话,其实就是一句废话。
毕竟这等血海深仇之下,说不恨那是假的!
看着鹤贯天脸上得意洋洋的神情,灰袍人知道敌人这是在有意扰乱自己的心境,想要调动自己体内的怒火,从而蒙蔽内心。
一念至此,灰袍人淡淡的笑了笑,看向鹤贯天的目光显得有些不屑:“如果激将法对我有用的话,我几百年前就已经过来找你当面算账了,又如何会隐忍到现在?”
被人一把识穿了把戏,鹤贯天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但却很快被他潋了下去,不动声色道:“对你一个小辈,本尊还犯不着用些阴谋诡计,可千万被以小人之心毒度君子之腹!”
闻言,灰袍人满脸鄙夷的笑了:“呵呵,君子?”
这个世界上,人都能当君子,但鹤贯天却绝对是个例外,就这等大奸大恶之徒,称其为君子简直就是败坏道德!
心中腹诽一番,灰袍人嘴上直言不讳:“我见过很多的君子,也见过很多的小人,以你的行为举止来看,称不上君子也谈不上小人,只能用猪狗不如来形容你这样的人物了!”
堂堂长生天尊,当年走到哪儿都是一呼万应从者如云,可今天竟然被一个小辈用猪狗不如来形容,这简直就是一种挑衅!
鹤贯天脸上顿时笑容消散,勃然大怒道:“小子,连你爹都不是我的对手,最终只能惨死在我手里,你现在却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莫不是想跟你那死鬼老爹相聚重逢?”
听他如此侮辱亡父,灰袍人原本波澜不惊的内心,裂开掀起阵阵狂流,目光森森的注视着仇人:“一对一,我父亲能把你打得找不着北,以多打少赢了,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鹤贯天大笑:“哈哈,对本尊而言,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千万别拿道德这种东西来批判我,因为它不过是弱者打抱不平的借口而已,只有不择手段的人,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
“是么?”灰袍人勾了勾嘴角:“那你今天大可以施展浑身解数,看看你那一套在我身上管不管用,我势必要让你死的心服口服,你这样的无耻之徒,只配躺在我脚下如同死狗一般颤抖!”
“砰!”
鹤贯天脚下的地面突然蔓延出了一道道的裂痕,刚才灰袍人一番话,气的这位大名鼎鼎的天尊是浑身颤抖,难以收敛自身气势,让那股怒火朝着脚下大地宣泄而出!
可笑的是,他一开始还打算用激将法激怒灰袍人,让对手被怒火充斥,从而在等下的战斗中无法做出冷静判断。
如今灰袍人不但没用中计,反而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性格孤傲的鹤贯天,气的是难以自持!
“终于发怒了么?”灰袍人饶有兴致的瞥了眼表情狰狞的鹤贯天,旋即淡淡一笑:“呵呵,你的怒火比我的来,还是差得远了啊,上次因为有混沌灭却阵的缘故,让你侥幸活命,这一次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啊!”
本来南极宫和鹤贯天的恩怨,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快要了结了,只可惜当时因为鸿蒙道馆护山大阵在,灰袍人根本破阵而出手刃仇敌,不过现在终于是到了最后清算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