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七十二章 小心家法!讀書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这碾压般的画面,就如同一把镰刀,割断了所有人的声带,让他们发不出声音。
即便是自认已经非常熟悉唐锐的唐进,此时都呆若木鸡的紧紧握住双拳。
他知道唐锐很强,却未曾想,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
“你,你偷袭!”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娇斥,唐元娇站出来为唐烈鸣不平道,“公子根本还没有准备好,你就开始动手了,简直有失你武协会长的身份!”
唐锐淡然的笑了笑:“那去问问你的唐烈公子,看他认不认可偷袭一说,如若他也是同样的看法,再过来挑战我即可。”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第八百七十二章 小心家法!
“你放心,公子当然会再挑战你的!”
唐元娇快步跑到唐烈身边,让他靠着自己的怀抱起身,“公子,我和司空跟他交过手,是有几分厉害,但跟您差的还远!”
“咳咳!”
回答她的,却是唐烈的两声剧咳。
以及咳出的两口浓血。
“公子!”
唐元娇俏脸唰一下惨白下来。
同时一股不安钻入脑海。
就算是趁公子不备,那一脚也不该有这么强的杀伤力,除非……
“我败了。”
唐烈面白如纸,气若游丝,“他是一品修为,集你我三人之力,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声音轻飘如烟,却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唐一桐几人原本还心有疑虑,听到这里,这丝疑虑也被彻底打消!
唐锐确确实实是一品武者!
刚才在提到突破一品时,唐锐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根本就不是不自量力,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
真凡尔赛大师啊!
众人脑海不约而同冒出这么个名字。
“还有谁质疑我唐锐兄弟的实力吗?”
唐欢得意洋洋的扫视众人,最后目光锁定,坏笑问道,“天策长老?”
唐天策极其尴尬的笑了两声。
双手更是连连摆动:“适才我只是怀疑玄镜与尹无相有什么不正当勾连,何时怀疑过唐会长,哈哈哈。”
尽管他也是一品修为,可他年长唐锐太多,如若下场教训,非但没有说服力,还会让他的离火长老身份蒙羞!
更何况,他对唐烈再了解不过,要让他一脚重伤唐烈,他自问没有这个本事。
不论怎么说,他都没有任何质疑唐锐的理由了!
“少把我搬出来背锅!”
唐玄镜脸色阴寒,一记白眼送上。
不过,唐锐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也让他的兴奋大于愤怒。
超棒的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二章 小心家法!熱推
如此年纪便能突破一品,自唐欢之后,唐门便再没有出过这样的天骄了!
换言之,没有人比唐锐更配得上第四顺位!
“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安分一点!”
前一刻,唐欢还笑盈盈的,顷刻便绽放一股凌厉气息,横扫全场,“在座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再让我听到有谁对唐锐兄弟埋怨报复,小心我唐欢不顾唐门之谊!”
比起唐锐的惊鸿一脚,唐欢毫不收敛他作为一品强者的气场,顿时把众人震慑的心神剧震,血肉寒凉。
而屡次冲撞的唐烈,此时已面容枯槁,如丧考妣。
直到唐欢拉着唐锐一众人兴高采烈离开,天唐居中只剩下唐天策和唐烈几人,堵在唐烈胸口的那一股憋闷,才终于发泄出来。
“天策长老,这是为什么!”
唐烈如烂泥般瘫在一张椅子上,痛不欲生的说,“我明明做了那么多准备,我明明就快要拿到顺位了,我明明……咳咳!”
抱怨才刚到一半,他便急火攻心,连连吐血。
“小烈,你先平静一下。”
唐天策长叹口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你折损了修为,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唐烈默然不语,唐司空则是焦急的问:“天策长老,难道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局面了吗?”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说话间,唐天策又挥动衣袖,打出他最擅长的真气屏障来隔绝声响,“尹无相身为棒子国的最强战力,如若能通过唐锐与他建立友好关系,对唐门而言自然是求之不得,可若是尹无相存在立场问题,比如说,他意图染指唐门利益,这种友好关系,便成了一颗定时炸·弹。”
尽管唐天策在竞选之时,对唐玄镜提出种种质疑,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唐玄镜能扩展到尹夫人这条人脉,还是非常厉害的,不然,唐欢和唐一桐也不会认可,把尹夫人邀请到这次的竞选之中。
但这里面,存在一个变数。
那就是尹无相的立场!
“我明白了!”
唐司空听懂了几分,转身扶起唐烈,“公子,看来我们要跑一趟棒子国了,您放心,我会请我的同门师兄一起出马,无论如何,都要挖出尹无相的立场问题!”
“小烈你且放心。”
唐天策也宽慰道,“再过几日,便是几大战王齐聚的时间,届时玄武战王陈玄南会分享他登临一品巅峰的心得体会,唐门也敲定了几人参与,我便是其中之一。”
唐烈心神一颤:“天策长老您是说……”
“我在一品境界滞留数年,如果能得陈战王点拨,更进一步,再想帮你说话,岂不就事半功倍?”
“我懂了。”
唐烈点点头,转眸看向大厅之外的那处深坑,眼神中越发杀气密布。
渐渐地,夜幕降临。
从天唐居离开之后,唐锐便带着几个女孩,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与唐欢把酒言欢,此时才刚刚散场回家。
坐在久违的沙发上,几个女孩都感受到一阵难得的宁静。
只因在天唐居的经历太过曲折刺激了。
“对了,刚才全是听唐欢卖弄吹嘘,根本就来不及问你,最后尹无相那一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歇息片刻,林若雪便弹坐而起,捏了唐锐一下问道。
唐锐好笑的说:“还记得我说过,我与尹夫人在紫涵棋社有过不小冲突吧,解决掉此事后,我留下来一部名为《神之一手》的棋谱,给墨千秋和尹无相研讨,今天这一票,便是为了《神之一手》而投给我的。”
说完,他拿出手机,找出一条短信。
发送人是一串陌生号码,但落款令人目瞪口呆。
正是尹无相。
内容只有一句话:“唐会长的神之一手,令尹某受益匪浅,望有机会能对弈一局。”
丝毫不提选票之事,但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姐夫,真有你的啊。”
林婉儿这才恍然大悟,而后又目光一瞪,“不过你把我们真是骗的团团转,以后再这样的话,小心家法伺候!”
唐锐头皮一麻:“什么时候立的家法?”
“以前没有,但以后会有的,而且只针对你一个人!”
“……”
唐锐一阵哭笑不得。
敢情自己都成了唐门第四继承人了,还是逃不出这几个小魔女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