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繼承三千年笔趣-931無價之寶看書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肖遥刚刚拿到这块玉牌的时候还不是很在意,以他现在拥有的修炼资源,一般的修炼物品对他的帮助已经不大了。
这块玉牌看上去虽然像是玉质的,但他却一眼就能辨别出来,这绝对不是任何一种美玉雕琢而成,至于到底是什么材质,就连他也得好好鉴别一下才能得出结论。
他没有急于鉴别,而是把一百多件物品都看了一遍之后,这才重新把这块儿玉牌拿到手中,细细鉴赏。
看到肖遥神情专注的样子,展天岭和杰克马都不在说话,免得打扰到他。
这次肖遥鉴别的时间比较长,足足看了有一刻钟时间。
得出最终的结果之后,虽然肖遥的脸上还是很平静,但心中却非常激动。
他万万没有想到,展天岭的运气竟然这么好,或者说他的运气竟然这么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一件极其珍贵的九级物品。
这块玉牌的主材料确实不是玉质的,而是用玉角青犀的独角炼制而成,当然了,其中还掺杂了一些其他的珍贵材料,至于所用的辅材料都有哪些,就不是肖遥能够鉴别出来的了。
玉角青犀的独角有多珍贵?肖遥知道,就算是在上古时期,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九级稀有级珍贵物品。
玉角青犀是神兽级的生命瑞兽,就算在上古时期也是传说当中的生物,极少有人能够得见。
玉角青犀可谓全身都是宝,哪怕是一滴血一根毛发也是极其珍贵的生命之宝。传说当中,只需要玉角青犀的一滴血就可以让即将死亡的高级修炼者重新焕发生机,玉角青犀的血肉,甚至不需要炼制成丹药就可以大幅增加修炼者的寿元。
而玉角青犀最珍贵的地方却是他的那一根独角,若是有人能够拥有这样一根玉角,哪怕是不懂修炼的普通人,长期佩戴的话,也可以大幅延长寿元。
据说玉角青犀的这一根独角可以炼制成生死人肉白骨并且让人拥有无尽寿元的生命神牌ꓹ 盘午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传说ꓹ 并没有亲眼见到过所谓的生命神牌。
而肖遥却有幸见到了。
这样一件极其珍贵的生命之宝,有一些匪夷所思的神效并不奇怪。当然了,任何物品的效果都有其极限ꓹ 传说中生命神牌的作用肯定是夸张了一些。比如让人拥有无尽寿元ꓹ 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但大幅增加佩戴者的寿元肯定是没问题的,至于能够让佩戴者的寿元增加多少ꓹ 那就不得而知了。
肖遥能够鉴别出结果,并不是他对生命神牌有多深的了解ꓹ 恰恰相反,他对生命神牌的了解不过就是一点皮毛。
他能够得出结论是基于两点判断。首先他鉴别出了这件物品的主材料肯定是玉角青犀的独角;其次ꓹ 玉牌背面的一些符文被他辨认出了一少部分。
再结合盘午记忆中那些和生命神牌相关的少部分资料,肖遥得出最终的结论并不难。
这件生命神牌带给他的震撼很大。
除了所用材料无比珍贵之外,炼制的手段更是让他叹为观止。
盘午对于炼丹、炼器和制符都有研究,但他成就最高的是制符ꓹ 其次是炼丹ꓹ 他在炼器上的成就是最差的。
对于肖遥来说ꓹ 这一块生命神牌的炼制手段实在是太精妙、太高端了ꓹ 随便一个细节,都值得他耗费大量的时间去研究。
虽然他的心神都被这一件生命神牌所吸引,但现在不是他研究的时候ꓹ 只能留待以后的闲暇时间再继续深入的去研究和学习。
肖遥暂时把这一块生命神牌收起来,对展天岭说道:“这块玉牌是我需要的ꓹ 其他物品你就都拿回去吧。”
然后他转身拿过来一块儿玉符递给展天岭,“这枚平安符就是你的了ꓹ 现在就戴上吧。”
他从展天岭手中得到的这块生命神牌实在是太珍贵了,当然不能仅仅交换给他这一枚平安符就算完事了。
但他不想对展天岭解释这块生命神还有多难得ꓹ 价值又有多高,完全没这个必要。
他自己心中有一个衡量标准ꓹ 以后他会对展天岭另有补偿,而且这个补偿绝对不会少。
在肖遥拥有的所有宝物之中,圣魂戒自然是排第1位,排在第2位的是气运神印,那么接下来排第3位的就是他刚刚得到的这一件生命神牌了。
圣魂戒就不说了,气运神印也是超出了9级范畴的先天宝物,生命神牌自然远远不能和这两件重宝相比。
但在接下来的9级宝物当中,生命神牌的珍贵性绝对是排名前列的。哪怕是在上古时期,那些无所不能的大能者,也未必拥有一件这样的宝物。
展天岭也没客气,把平安符接过来,直接戴在了脖子上。
杰克马看着一脸笑容的展天岭,满脸的羡慕之色。
这种能够在危机时刻保住性命的珍贵宝贝,他也想拥有一件,但他现在只能干看着,因为这是用钱买不来的东西,只能用肖遥看中的东西来交换。
注意到杰克马眼中羡慕的神色,展天岭很得意。
杰克马现在也已经是逍遥会的一员,而且即将被增补为理事之一,等程序走完之后,逍遥会的理事又要增加一位。
但就算杰克马正式成为逍遥会的理事,他也不可能有最初的那些待遇了。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逍遥会刚成立的时候,为了增加几位理事的归属感和凝聚力,肖遥炼制的回春丹等神奇物品,花钱就能买到。
但放在现在,这种好事却很难再有了。
会长似乎更愿意用交换的方式,而不是把这些无价之宝换成钱。
杰克马很有钱,这一点全国人民都知道,但他想要从会长那里得到平安符或者回春丹,却不是他有钱就能办到的事。
看到展天岭这么简单就得到了一枚珍贵的平安符,杰克马的心中当然非常羡慕,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对展天岭说道:“展总,回头我请客,你得好好的给我传授一下经验,我也想从会长这里求取一枚平安符,但该怎么做,我是两眼一摸黑,你经验足,兄弟的心愿能不能达成就要看你的了。”
“没问题,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是我吹,咱们这些理事里面就属我的经验丰富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你一半年之内就能达成愿望。”展天岭的心情很好,吹个小牛也是难免的。
两人正说着话,楚运文等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
他们出来的晚,并没有听到先前的那些话。
于宗文和展天岭更为熟悉一些,他直接问道:“展总、马总,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俩刚过来一会儿,你们怎么也过来了?”
于宗文担心展天岭和杰克马会和他们竞争肖遥的画作,所以避重就轻的说道:“我们几个都喜欢收藏,会长正好也有同样的爱好,所以就相约来他家里鉴赏一下会长的藏品。难道你们两个也是来看藏品的?”
展天岭和杰克马都不是热衷于收藏的人,如果不是肖遥手中的平安符、回春丹等更有吸引力,他们或许还会感兴趣。但现在他们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这些无价之宝上面,古董艺术品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就是个大老粗,不懂得欣赏艺术,会长肯定不乐意给我看他的那些藏品,我过来是给会长送东西的。”展天岭答道。
“是什么好东西,应该很珍贵吧,我们能看一看吗?”郑孝武来了兴致。
他觉得展天岭送给会长的礼物肯定不简单,有些好奇也是难免的。
“那有什么不能的,就是会长手中拿的那一块玉牌。”
看到郑孝武一脸的好奇之色,肖遥干脆把手中的玉牌递给他,“想看就看吧,看看你能不能看出个什么名堂来。”
“玉质挺特殊呀,不是和田玉更不是岫玉,肯定也不是俄罗斯玉,这到底是哪里产的玉,我怎么鉴别不出来?”
郑孝武拿出放大镜来看得很仔细,“这上面的花纹看上去很古朴呀,但从风格上却很难判断出出自于哪个时期。”
仔细细细的鉴赏了几分钟,郑孝武还是没有得出结论来,“我还以为展总送给会长的礼物得有多珍贵呢,这件玉牌似乎很一般呀,这算是古玉牌,价值应该也有限吧?反正我是看不懂。”
郑孝武可不仅仅是一个收藏爱好者,他的鉴定水平也不差,尤其是在玉器的鉴别上,他的水平绝对不比普通的专家差。
看到郑孝武没有鉴定出一个结论来,楚运文也来了兴致,说道:“肖遥你先别说结果,我也看一看。”
郑孝武闻言,把玉牌交给楚运文,“我的水平还是不行,就看你的了。”
楚运文看了半晌,同样也是一头雾水,没有得出一个结果来。
展天岭哈哈笑道:“你们两个要是能看出一个结果来,那就厉害了,咱们会长最喜欢的就是这些东西。我跟你说,别看这一块儿玉佩不起眼,可珍贵着呢,你们谁手中要是有这样的宝贝,我愿意花10亿购买。”
“真的假的?就这么一块普普通通的玉牌,顶多也就是几十万吧,这还得碰到有好奇心的。正常情况下,凡是有点鉴定水平的肯定会认为这是某个时期的臆造品,几万块钱都不一定有人敢买。展总你能不能说一下这块玉牌珍贵在哪里?你怎么会给出这么一个天价?”郑孝武心中太好奇了。
“我不懂古玩鉴定,会长最喜欢的东西也不是古董。要说这块玉牌为什么值这么多钱,我就说一点:这块玉牌是现在已知的世界上最坚硬的物质。我曾经用了种种手段,但却不能在这块玉牌上打出一个孔来,肖遥看中的就是这一点。”展天岭简单解释了一下。
“是吗?这块玉牌竟然这么坚硬,你要是不说的话,还真是看不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玉牌确实很有研究价值,但十亿的价格是不是还是有点太高了?”郑孝武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展天岭开出的价格。
“如果用来研究的话,这块玉牌肯定不值10个亿,但谁让会长喜欢呢?如果你手中有类似的东西,别说10个亿了,就是更高的价格,会长肯定也会眼都不眨的买下来。”
展天岭这样说,郑孝武就无法反驳了,“你说的也对,谁让咱们会长太有钱了呢。我这个人爱好比较广泛,藏品比较杂,回头我整理一下我的那些藏品,看看有没有类似的东西,要是有的话,那我就拿过来找会长换钱。会长的爱好特殊,说不定我还能发笔小财。”
这几年给肖遥收集物品,已经成了展天岭的一个习惯,很多时候,哪怕只有一点可能,他都会有枣没枣打上一竿子。
“老郑,你要是有这样的东西,别交给咱们会长,你交给我。只要确定是咱们会长想要的东西,那我给你20亿。”展天岭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假的,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展天岭说话从来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绝对不是开玩笑。”展天岭很认真的说道。
郑孝武狐疑的看了展天岭一眼,又扭头看了看肖遥,他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简单,很可能有他不清楚的内幕。
“会长,说说呗,到底是怎么回事?”郑孝武直接询问肖遥。。
“事情很简单,我就喜欢一些奇奇怪怪或者特殊的东西。如果你们手里有这样的东西,那就拿过来给我看一看,只要确定是我需要的,10亿还是20亿那都没问题。或者你们提出一些其他的需求,我也都能答应。”多一个人收集就多一分可能,肖遥没必要隐瞒。
“你这说的也太笼统了,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东西多了,我们哪知道哪一种是你需要的。”郑孝武觉得事情似乎不那么简单。